异世无邪

第一章 牟生

“司徒贱淫,你给老子站住,你要是再敢跟着我,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圈圈你个叉叉的,追着老子跑一天了,你还有完没完?”牟生回头愤愤的冲着后面的胖子吼道。

胖子满脸的委屈:“生哥,我的亲哥啊,你把我家的传家宝都拿走了,我能不跟着你嘛还有拜托我叫建仁不叫贱淫啊”胖子低着头流着泪,不过眼底闪过了猥琐的亮光。

“生哥你要是实在想要也不是不可以,虽然这个东西从天元年传到我这代有1000年了,不过只要你答应把你妹子给我当老婆,这个你尽管拿去,全当我孝敬您老人家的,咱俩谁跟谁啊”!

“滚,1000年你个头,这破玩意不就是昨天你爹给你的庆年礼吗?别当我不知道,还把我妹子给你当老婆,你丫的才几岁啊,就想着找老婆!再说了凤儿才5岁,你比她大3岁你怎么好意思下手啊?”

“抢我东西你还有理了,我不就是喜欢凤儿吗,我容易吗我!”胖子小声的嘀咕着。

“你说什么呢死胖子?”

“大哥我没,我没说什么,我就说咱哥俩谁跟谁啊!这个传家宝不就是个玉佩嘛,我送你了,你不要都不行,不过你别告诉凤儿哈!我是真心喜欢她的,男大三能顶天嘛,我会在凤儿成人礼时向她表白的!”。

牟生一阵无语,看来死胖子是真心喜欢妹子,不过这丫的也太早熟了吧8岁就想着娶老婆,想了想胖子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不过也是个敢做敢当的主,做自己的妹夫也可以。“死胖子,这事不告诉我妹子到是可以,看在你孝敬我这块玉佩的份上,我不就不管这事了,不过你要管好你的咸猪手,小心我给你剁下来炖了!”。

“谢谢生哥啦,吼吼!”。

“瞧你这熊样没救了,哎,我走了,这回你别再跟着我了!”。

“生哥,走好哈!”胖子满脸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迈着得意的八字步,朝着司徒府走去。

……

牟生已经回到了府里,坐在床上仔细的看着手里的玉佩,泪滴形的玉佩,两面光洁无比,没什么异处,可是今天看见胖子带的时候内心一直躁动,就有很强烈想占有的冲动!于是乎直接抢了过来!两人家里是世交,从小光屁股一起耍到大,抢了大人们也不会介意。牟生看着玉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挂在自己脖子上了。

吃完晚饭后牟生躺在床上,往事历历在目,牟生前世名为张桀玮是个孤儿,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读到大学毕业,之后在一家国企工作,工资不低不高,由于长时间在电脑面前工作,一不小心就腰间盘突出了,29岁的年纪得了个老年病,没娶媳妇没生娃,一天下班躺在公司宿舍床上忍受着腰部疼痛看着穿越小说,意淫着自己也穿越到异世成为牛逼人物进入了梦乡!

醒来后他入眼的是古色古香的建筑,跟中国清朝的风格很是类似,红檀木,方桌木凳青花瓷茶壶!牟生震惊了,“圈圈你个叉叉的,老子不会真穿越了吧!还是谁拍电视剧把我当群众演员了!”。

牟生想下地看看结果一翻身傻了,“啥米!这是我吗?”,左看右看牟生乐了,果然是穿越了,现在明显是个婴儿啊!瞧这细皮嫩肉的瓷娃娃,不可能是拍电影啦。哥真的穿越啦啦啦啦!!!当然被丫鬟听到的就是小少爷又哭了,赶紧进屋里来哄着。

转眼间八年已过。在这八年里牟生没习文也不练武,表现成一个普通小孩子,就是不求上进!这样好好的享受着家里的温存。前世孤儿受够了孤苦。这辈子尽情的享受了着孩童的快乐!

父亲牟振远,母亲欧阳依依,爷爷牟天山,还有奶奶2个叔叔2个姑姑都很疼着自己,再者大哥牟风14,二哥牟雨12,小妹牟凤嫣5岁这一大家子都很和谐,都围绕在镇国将军牟天山的领导下其乐融融。

整整8年了,牟生很安逸,很快乐,很享受!但是他知道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因为刚来到这个龙宇大陆的时候就给自己定好了目标:先无忧无虑玩八年,之后要达到武道巅峰只有自己厉害了才能生存才能保护好自己这世珍视的家人!

昨天年庆已过,今天是新开始的第一天,结果还是没干什么不知道该修炼什么,只是抢了司徒贱淫的一块玉佩。牟生叹了口气,怎么就没从前世带个牛逼功法啥的过来?小说里不都是那么写的吗?算了,今天抢了玉佩后一直跑来着,全当锻炼了!牟生自我安慰着进入了梦乡。

“牟生,喂,醒醒,喂快醒醒你跟我来”。

牟生隐约的听到有人叫自己,忽忽悠悠的就起来了,低头一看自己还躺床上睡呢,吓得一个激灵:“我靠不是吧,灵魂出窍!”。强装镇静四处看看说道:“是谁在叫我?是白无常吗?”。

“臭小子,还黑无常呢!是我在叫你,你跟我来!”。

这时牟生看到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牟生也没办法瞬间随着老头消失了。牟生忽然眼前一亮四下一看,见老人还在而且对自己没有恶意,放松了一口气:“老人家这是哪里啊,我又死了吗?”。

“臭小子你没死,你现在是灵魂体,现在你在我的玲珑玉里”。

“您老一看就是得道高人肯定不会为难小子,我看您老人家还是放我出去吧,我这人一无所有,身上只有一个破玉佩还是刚抢来的,您老要是喜欢就送给您了,我这还不想死呢!”牟生双目含泪,给人流露出一种无助彷徨的表情!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不利。不过什么叫破玉佩?这是我毕生功力所化玲珑玉,我是留在里面的神念,来到这个世界1万年了,一直在皇家宝库里呆着没愿意出来,这不昨天刚从皇家宝库里出来找你来了嘛!”。

“您老别开玩笑了,我又不认识你,你找我干什么,再说了你找我怎么跑到死胖子那里去了,还得我把你抢回来,切”牟生一看老头确实没有恶意说话也胆子大了起来。

老头手缕胡须微笑不语看的牟生发毛,老头忽然说道“张桀玮,你打算怎么过此世?”。

牟生呆若木鸡,心思数变:“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自己是穿越来的,一出生我就告诉自己叫牟生,这八年把自己都骗了,这老头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无需惊讶,我为什么知道?告诉你,咱俩是老乡,我也是从地球来地!我先去到你朋友那里,就是考验你会不会感应到我的存在并把我弄到手,恭喜你,你过关啦!”。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牟生很激动一把抱住老者:“老乡,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地球的?”。

老头一愣,呵呵笑道“你小子少套我,我离开那会女娲还没造人呢!”。

牟生心里暗想牛人那,不过女娲没造人你咋蹦出来的,可嘴上不敢说啊。

老者继续说道:“我叫混元,乃天地所生,天地灵气造化万物,我是地球上第一个生命!”。

牟生此刻激动的无语附加,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刚想着练功就来了个牛人。急忙跪倒在地满口花花“师傅在上,请受徒儿牟生一拜,徒儿对您老的敬仰犹如淘淘江水连绵不绝,天崩地陷皆可见,徒儿的心永不变”。

老头一阵恶寒“行了,行了,快起来吧,我要是没事能找你吗!我就收了你这便宜徒弟,我的大道已至,马上就会回归天地,你穿越到此皆是定数,我毕生的精华都在这玲珑玉里,你能领悟多少,全看你的造化了,切记:天命不可违,除非你能突破玲珑玉的限制,呵呵呵呵”,随着笑声老者消失的无影无踪!。

牟生又跪倒在地,冲着老者刚才的位置磕了3个响头。牟生确实很感谢老头,不管玲珑玉是否真的很牛逼,但老头是老乡是他的长者都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不过牟生转眼就傻了,老头走了我怎么出去啊?当下大急,四处无门啊,无奈大吼了一声“放老子出去!”,牟生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天色也亮了,“靠!原来是做梦啊,牟生无语,做梦整的跟真事似的!”。

牟生一跃蹦下床头来到镜子前准备臭屁一番:“咦,脖子上的玉佩哪里去了?”,在屋子里翻了个遍也没找见,牟生叹了口气,“算了,反正是抢的,那个老头又是做梦!都当不得真得!”

又回到镜子前接着整理遗容,一甩飘逸的长发,右手拄着下巴摆了个自认为很酷的造型,冲着镜子嘿嘿的两声奸笑,不过下一刻,笑脸凝固了,“这额头啥时候破了相了,没磕着脑门过啊?这个泪滴形的标记哪里来的?莫非是学包青天月牙没学明白,整个泪滴上去?包公的月牙是因为白天不懂爷的黑!我招谁惹谁了这是?”

牟生又看了半天:“仔细端详和我这白净的瓜子脸还是非常般配的嘛!嘎嘎”。没两分钟牟生又自恋的臭屁起来了。忽然灵光一闪,这个印记不会就是是玲珑玉吧!

于是试探的问道:“你是玲珑玉不?”,泪滴没反应,“玲珑玉你能不能让我进昨天的地方?”唰的一下,牟生消失在房间里,出现在昨天老者带进的空间,牟生站了半天才缓过神来,爆出来一句:“我靠,昨天做梦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