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训妻成瘾

第1章 失身之后

圣威尔最顶层的总统套房内,昏暗的灯光让室内的一切全部笼罩在一片暧昧之色下。

男人冷然地看着床上不省人事的冉亦贝,目光顺着她的脚,一点点向上移,最终停留在那张清秀可人的脸上。

巴掌大的鹅蛋脸,薄粉敷面,紧闭着的双眸,睫毛如扇子一般,笼罩在一层昏黄的光晕之中,唇色朱樱一点,唇瓣饱满,微翘,自然上扬,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半响,他终于抬手,不紧不慢地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脱下,随手丢到一边。他迈开脚步,缓缓地向那张巨大的水床靠近,一步,两步……终于走到床边。

床上的冉亦贝,双眉轻蹙,翻了个身,嘴里发出一声嘤咛,似是在对他做出盛情邀请。

男人嘴角邪魅上扬,猛然栖身压了下去,下一秒,他的唇便压在了那诱人的唇瓣上。

窗外,一片乌云遮住了弯弯的月牙,半掩的窗子,初夏凉凉的夜风吹了进来,米色的真丝窗帘随之翩翩飞舞。

冉亦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了。

金黄色的阳光被窗帘阻隔在外,只能透过被微风吹开的细缝洒进三两光线。

前不久刚下过一场雨,一直到现在,天空仍是湛蓝湛蓝的,让人看上去很舒服。

不过不论世界再怎么美,对于冉亦贝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模糊一片,所有的东西都像被搅拌器搅在了一起一样,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这种感觉她很清楚,是宿醉,她第一次喝酒的时候,体会过这种感觉。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她背着家人,和林紫琪偷偷跑到酒吧,尝试一下传说中的酒是什么滋味。

她已经忘了当时喝了多少了,也不记得她们两个是怎么回到的海边别墅,只记得第二天醒来,宿醉带来的痛楚和现在是……也不是一模一样,那天明显痛苦多了。

也许是她昨晚喝的很少的缘故吧。

她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一阵剧烈的头痛又无情地传来。

她感到有血液在太阳穴涌动,不禁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痛苦地闷哼出声。

这可是很少见的现象啊,在此之前,除了第一次喝酒有过宿醉的体验之外,这种感觉对她来说简直是太陌生了。

“桂嫂……”她大喊了一声,双手撑在床上,想要坐起来。没想到刚一动,整个身体立刻如散了架一般,一点力气都没有,酸痛不已。

冉亦贝蹙了蹙眉,又大喊了声“桂嫂”,却仍没得到回应。她再一次用双臂支起上半身,终于成功地坐了起来。

然而,她却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她居然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的,而且是一张陌生的床。不仅如此,连她此刻身在的房间,对她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

她的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半晌,才回过神来。四下望去,她看到了昨晚穿的礼服,此刻正安静地躺在地上,旁边还有她的内衣。

昨晚的事情瞬间如过电影一般在她的脑中回放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