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成爱

第1章 不堪入目的一幕

2015年春,国都中心一处高级公寓,一双红色高跟鞋节奏有序的踏过地板。

来人单手推开公寓玻璃门,面无表情的走入大厅中。此时,天色渐暗,都市早已是华灯初上。

林洁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电梯数字的滚动,最终停留在顶层位置。

“咚、咚、咚。”高跟鞋摩擦着地板,一声一声轻微的响声徘徊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

她的手滑过密码锁,轻轻的按下数字。

“叮”的一声,房门开些些许。

林洁钰嘴角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

房间有些昏暗,显然屋内的主人并没有打开过多的灯光,从玄关一路延至客厅,地面上散落着一地的衣裤。

有蕾丝纹边的内衣,有这一季刚出的精致礼服,而最醒目的莫过于那一件镂空的黑色小裤。

林洁钰未曾吭声,一路铿锵有力的迈动着双脚。

卧房前,女人的喘息声,男人的呻1吟声,以及空气里飘散而出的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

她抬起手,毫不迟疑的推开了那扇紧闭的房门。

屋内,奢靡的味道混合着难以消散的膻腥味扑鼻而来,她急忙掩嘴,目光冷冷的落在床帏上目瞪口呆的两人身上。

一丝不挂,精彩绝伦!

林洁钰忍不住的拍了拍手,她本以为自己这个花心的未婚夫至少会等到订婚结束后才会跑去偷腥,却没有想到,订婚前一晚,他就给自己上演了这么一出精彩纷呈的现场直播。

大床上,凌乱的床单里裹着瑟瑟发抖的女人,她外露在被子外的小腿上纹着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果然,今天的她成功的破茧了。

“钰钰。”男人慌乱的捂住身体,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破门而入的身影。

林洁钰浅笑,一如既往的淡然随性,“挺精彩的。”

“钰钰,你……你别生气,我……我今天就是一时糊涂。”

“不,陈景然,你不是今天一时糊涂,你是今天特别聪明。”林洁钰上前一步,目光直接落在他的大腿上,“从我得到消息到现在,少说也有半个小时了,不得不佩服,你功力不错。”

“钰钰……”

“林沁噯,出来吧,别把自己给闷死了,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别得不偿失。”

林沁噯脸色一白,掀开被子,毫不怯场的对视着她的双眼,眉梢眼波只剩下得意。

“这些日子还真是委屈你了,既要给我周旋,又要背地里勾搭,真够忙的。”

“林洁钰,别少装清高了,你如果不是大伯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跟景然订婚?我林沁噯长得不输你,气质不输你,学历不输你,唯独就输在父亲只是股东而不是董事长。”

“那你可真是遗憾,要不重新投胎试试,或许下辈子会摊上一个高位的爹。”

“你——”

“看你们两人,还真是天作之合。”林洁钰握着门扶手,笑靥如花的对视着两人,“这个男人,我送给你了。”

言罢,她反手一拉,房门再次阖上。

“林洁钰,我要的不需要你施舍,景然只会娶我。”林沁噯将水杯砸向墙壁,随着玻璃碎片的洒落,屋外轻微的传来一声大门合上的震动。

林洁钰保持着最初的微笑,从公寓走出,又坐进车里。

手机在皮包里锲而不舍的震了又震。她深吸一口气,打开窗户,迎接着城市璀璨的灯光,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爱情就像是一朵玫瑰花,有的人在花下寻刺,有的人却在刺上寻花……

红色张扬的法拉利寻着海岸线一直疾驰到汽油耗尽。

林洁钰打开车门,夜深下,只有她一个人清清冷冷的站在岸边吹着海风。

风,凌迟着面容,一下一下割得她觉得眼睛有些发酸发胀。她仰头,对着天上仅剩的一颗星辰,竖了竖大拇指。

整个B市都知道,她林洁钰是品性不好的败家女,喜欢泡酒吧,嗜酒嘴又毒,如果不是因为有个睁只眼闭只眼,几乎不闻不问的父亲,恐怕她早就进拘留所好好改造了。

是啊,有个不喜欢自己的父亲,又有个早亡的母亲,还有一堆对着林氏企业虎视眈眈的亲戚,她狂妄的仰头大笑,笑的眼睛抽筋,泪流不止!

她本以为陈景然是爱自己的,哪怕他花心,也不会跟自己的堂妹睡在一张床上,用这样的方式羞辱自己。

今天,她看清楚了,这场婚姻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自欺欺人罢了。

陈景然需要一门门当户对的婚姻做交易,她何尝不是需要一门婚姻来巩固父亲的财势。

如今,订婚典礼估计得泡汤了。

手机一直在闹腾,她不用看也知道是林嘉承打来的,林陈两家联谊,在B市而言,绝对是轰动全城。

“叮……”

林洁钰打开车门,将车座上还在打着旋儿震动的手机拿出,随后迎着海风,一把甩出,未曾有半分犹豫。

“咚。”手机坠入海面,砸出一个个涟漪漩涡。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机械式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林家大宅,林氏总裁林嘉承重重的砸向桌面。

桌前,所有人为之一颤。

林夫人嘴角牵强的挤出一抹笑容,轻声道:“或许洁钰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什么事能重要到明天的订婚?”林嘉承打开香烟盒,看了一眼桌边的众人,“派人出去找,无论如何都得把她给我找回来。”

“老爷也别太担心了,洁钰可是成年人,自有分寸。”

“她最好给我真的知道分寸。”

月上中天,喧闹的都市慢慢沉寂。

无人的海岸线上,林洁钰提着高跟鞋一拐一拐的走着,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抽筋了,否则怎么会大半夜的跑来这种荒郊野外,这倒好,油没了,连辆过路车的影子都没有。

她只能凭着自己的一双腿一步一步的挪着,只怕天亮也挪不出这里。

也罢,反正明天也没有男主角,她这个女主角去了也是被嘲笑的份儿,索性,一起散场吧。

“咕噜。”她摸了摸肚子,饿,真饿。

“呲,咚。”

刺耳的刹车声由远及近,随后,一辆银灰色小轿车撞入视线里。

林洁钰诧异的眨了眨眼,瞧着大约几百米距离外突然冒出的一辆车,而车头因为与海岸边的石墩撞击过后明显凹进一块,显然撞的还不轻。

林洁钰有些不确定的往前走了几步,当靠近车子过后,这才发现这是一辆现代,车内的驾驶师毫无动静,不知道是人被撞晕了,还是舍不得出来似的。

她试着敲了敲窗子,趴在车窗上瞪着里面,夜色暗沉,借着微弱的月光她只能确定车内是一个男人,他一动不动的趴在方向盘上,应该是被撞晕了。

林洁钰并不认为自己胸襟宽广可以做到大无畏的救人一命,可是,这辆车只有车头撞进了一块,看这样子,应该还能驾驶。

秉持着大家互惠互利的想法,林洁钰拎着石头毫不畏惧的砸向玻璃。

车子微微晃了晃,窗户也碎裂了些许。林洁钰吸了一口气,再次重重的砸向玻璃。

“啪。”车身一晃,车门被一人打开。

“咚。”林洁钰手中的石头失去脱力,径直的砸向地面。

男人捂住有些昏沉的脑袋,甩了甩头,这才看清对着自己一脸呆愣住模样的陌生女人。

林洁钰斟酌着措辞,见他清醒的状态,毅然决然道:“我在救你。”

男人依旧沉默,空旷的海岸边,夜风肆虐着,呼哧呼哧的徘徊在耳畔。

最终,在男人摇摇晃晃了数下过后,单手重重的靠在车门上,因着气力的耗竭,他抬头看向女人,深邃的眸光氤氲着淡淡一层水雾。

他道:“会开车吧,我要去黎城。”

林洁钰愣怵片刻,幡然醒悟,“好,我……我会开车。”

男人又一次恢复沉默,绕过车头,直接坐进副驾驶位置上。

林洁钰酝酿好的措辞被生生的阻拦在喉咙里,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纵有豪情壮志,奈何遇人不淑,空有一腔抱负而郁郁而终,怎么想怎么憋屈。

“开车。”男人压着声量,显然很是疲惫。

偌小的车内空间,有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弥漫着,她不由自主的瞥向一旁,光线昏暗,只得模糊的注意到他的大致轮廓,很精致的侧面痕迹,从眉峰到喉结,随着他呼吸微微起伏的胸膛,不可抑制的,男性荷尔蒙充斥着整个嗅觉。

她收回赤果果的眼神,点火,踩着油门,一冲而去。

……

天色微亮,一缕曙光穿透厚实的云层,洋洋洒洒的落在车前。

林洁钰不会抽烟,可是当她看见男人衣服口袋里露出的烟盒过后,不知为何,竟然拿出来默默点燃了一根。

呛鼻的烟味熏得她呛咳不止,可是她依旧自虐般的吸一口吐一口。

平静的车子突然震动一下,副驾驶位置被人打开了车门。男人好像恢复了神色,目光灼灼的落在她的身上。

“你醒了?”林洁钰尴尬的丢下烟蒂,指着身后的高速路入口,“上高速,直达黎城。”

男人看了一眼日头,嘴角微微扬了扬,很淡很淡的笑容,像极了苦笑,“不用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