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纨绔小王妃

第1章 穿越变成小女婴

凌笙歌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有点蒙。

古色古香的木质大床,床板略硬,长及地面的厚重床幔颜色深的让她喘不过气,满屋子的药味儿熏得她想吐。

这不是她现代的家,没有弹性十足软绵绵的厚床垫,也没有明亮晃眼可以一览整个花园小区的落地窗。

这里是一个让她内心崩溃想要骂娘的地方。

作为一个阅文无数的玛丽苏专家,凌笙歌表示她这是一例很典型的穿越案例。

至于怎么穿的如何穿的,她竟然完全想不起来,心塞塞。

床幔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凌笙歌立刻闭上了眼睛装睡。她初来咋到对这个地方什么都不了解,她少说多听就对了!

穿越定律第一条,先摸清自己的底细再说。

“夫人,小姐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徐大夫开的药不顶用,小姐到现在还没醒。夫人,要不要再找个大夫来看看?”

凌笙歌听到床幔外传来一个很稚嫩的女孩声音,一口一个夫人的听上去年纪应该还小。

“先看看笙儿再说,小玥,你去把我熬的粥端过来。”一个极为温柔的声音传进了凌笙歌的耳朵里。

这个夫人说话的声音还真好听,柔柔的像潺潺流淌的溪水,光是听就觉得心情舒畅了。

凌笙歌感觉床幔被拉起,然后闻到一股很淡雅的香气,当一只很软的手覆盖在她额头上的时候她竟然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已经不烫了,谢天谢地。”余紫真松了一口气,两只手合在一起拜了拜。

凌笙歌对这个夫人很好奇,她慢慢睁开双眼看到面前坐着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子。

女子身穿月牙白的牡丹圆领上衣,黄色的蝶戏牡丹绮罗裙。乌黑的秀发在头顶梳着百花髻,头上只插着一支蝴蝶簪,肤若白玉眼眸流转,美得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漂亮啊,和仙女似的,凌笙歌呆呆的看着眼前美女就觉得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看到凌笙歌突然睁开双眼余紫真都愣了,发现凌笙歌目光呆滞她心疼的把凌笙歌抱进了怀里。

“笙儿,你终于醒了,娘快要被你吓死了!”

“娘?”

从这美女口中听到自己是她的女儿还是觉得有些接受无能。她大学都毕业了喂,可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似乎还没她年纪大啊好么!

在现代她老妈就是个在外女强人在家女暴君的比汉子还要汉子的女纸,突然有个温柔似水还如此年轻的女人说是她娘,她觉得很惶恐。

不过,更让她惶恐的是,她这一说话声音怎么弱得像蚊子?

这么娇滴滴的声音和她坐在电脑前抠脚女汉子的形象完全不符啊喂!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小手就有种日了狗的感觉,这白胖的小手是她的?

“笙儿,你怎么了?连娘都不认识了吗?”余紫真看到凌笙歌还是一副呆傻的模样,忍不住眼圈一红,“笙儿,是娘不好,娘没能保护好你。”

凌笙歌差点被勒死,她暗搓搓的想,这个便宜娘才是真汉子啊!

小玥端着粥进屋的时候看到自家夫人抱着小姐流泪,而小姐一副快要被勒死的模样。

“夫人,你快松开小姐,她快要没气了!”小玥吓得放下粥跑过来。

被余紫真松开后凌笙歌万分感激的看着小玥,救命恩人啊~

被美女娘喂着吃了一碗粥后,凌笙歌摸了摸肚子,“还饿!”

听到凌笙歌说饿,余紫真都要高兴哭了,“小玥,给小姐盛粥。”

小玥屁颠屁颠的又端了一碗粥过来,“夫人,还有些烫,小心点。”

凌笙歌打量完便宜娘就开始偷偷打量这个叫小玥的丫鬟,小玥年纪肯定是比她大不过也大不了两岁,可那细心的样子倒是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

“笙儿,慢点喝。”余紫真此时的注意力都在粥上,她吹了又吹才递给凌笙歌。

凌笙歌看着坐在面前的余紫真,“你真是我娘?”

余紫真眼睛睁大了一些,那水汪汪的翦水双眸里满是诧异。

“笙儿,你连娘都不认识了?”还没等凌笙歌出声她一把抱住凌笙歌,“我可怜的女儿!”

凌笙歌眼珠子瞪大,温柔美丽的娘女汉子模式再次开启,她要被勒死了。

“夫人,小姐肯定是病还没好呢,你快放开她。”一旁的小玥又一次成为了凌笙歌的救命恩人。

凌笙歌被松开后重重呼出一口气,这美女娘看着弱不禁风可这手劲儿可大得要命,她真是怀疑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原身是不是让亲娘活活给勒死的。

余紫真眼圈一红又是愧疚又是伤心的看着凌笙歌,“笙儿,你还记得小玥吗?”

凌笙歌摇了摇头,反正她什么都不知道,直接装失忆算了,毕竟年纪还小,因为生病性子大变什么的也不会引起怀疑。

小玥也是一脸伤心,“夫人,小姐大病一场把什么都忘了,是不是再找大夫来瞧瞧?”

余紫真脸上有些愁容,把头上的蝴蝶簪拿了下来递给小玥。

“小玥,你去请徐大夫过来。”

看到余紫真连发簪都拿下来了凌笙歌愣了一下,请个大夫要拿簪子当诊金,这家里是有多穷?

可如果是穷人家怎么还有丫鬟伺候?听小玥那夫人小姐的称呼凌笙歌以为自己也穿越到了哪个大户人家,然后被同父异母的姐妹陷害没了命什么的。

果然,穿越小说看多了脑洞开的有点大。

小玥接过簪子后看了余紫真一眼,“夫人。”

“去吧,先治好了笙儿再说。”余紫真看那簪子的眼神有些留恋,不过到底还是为了女儿把目光移开。

凌笙歌现在也搞不懂家里状况,看到小玥拿着簪子出门后她才弱弱的出声。

弱弱的没错,因为她此时说话的声音还没有小奶猫的声音大。

“我怎么病了?”

余紫真闻言拿着帕子擦拭了一下眼角,“前天你出去玩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救上来的时候大家都说你没救了,笙儿,是娘不好,娘不该让你一个人出去的。”

出门落水?凌笙歌眼眸动了一下,是失足还是被人害的呢?

不要说她脑洞又大开了,只是被宅斗小说荼毒得狠了才会这样想而已。

只是,这个时代当小姐的都能随便跑出去玩耍吗?她穿越的画风好像有些不对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