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复制

第九章 我忘记说了......(下)

“咔嚓,咔嚓!”

就在众人以为尘埃落地的时候,被林凡镇压在天碑之下的林雄忽然间脸颊通红,四肢像是打了气一样变得粗壮起来。他的力量暴增,身后隐约浮现出一头金毛巨猿的虚影,他双手撑地,背负天碑,猛然发力竟然把天碑生生撑碎!从镇压里解脱了出来!

“好!好!好!”变故横生!

林啸看到林雄背后虚影不惊反喜!

“林雄的母系,相传有黄金神猿的血统,林雄返祖,天生神力,没想到他知耻而后进,将血脉觉醒!黄金神猿附身,肉身暴增十倍!以林雄之资,哪怕林凡全盛都是无惧!刚才施展天碑,已经耗尽了林凡仅有的真气!

林天败了,此战的结局已然无疑!”

林啸发生大笑,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仿佛在响应林啸的说法,林雄捶打的胸膛,向着林凡扑杀而来,凶气滔天,身形敏捷,此刻的林啸速度惊人,所有手段让人避无可避!

“血脉觉醒?觉醒了也是垃圾!”

林凡不咸不淡,随口评价的一句。他悠悠抬手,天碑虚影浮出,天碑凝实,更加的厚重与古朴,石碑的体积放大十倍,向着林雄镇压而去!

轰隆一声!

林雄被天碑砸到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天碑放大,将林啸镇压于下。

林雄背后的神猿挣扎,但他每挣扎一下,都会伴随背上的石碑更加沉厚一分!

血脉觉醒,还没来得及大显神威,林雄就被林凡在抬手之间再度镇压!

林啸看着眼前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幕,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打脸!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他刚说完林凡必败,话音未落,林雄就惨遭镇压。

这不仅是在打脸,而且还打的啪啪直响!

“怎么,怎么可能!你以养气四层初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打出如此威力的石碑!”

林啸胸中闷气,感觉肝疼,胃疼,浑身都疼!

“哦!我忘了说了,我虽然丹田被废,但老天垂怜,还能让我全力出手三次!这三次,我可以达到巅峰实力,施展手段!刚才林雄太凶,我怕受伤,所以破例,用了一次!”

林凡的笑容人畜无害,仿佛邻家男孩。但这笑容却让林啸很是受伤,终于忍不住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口深红的老血……

众人无语,这货真的废了吗?只能全力出手三次,第一次就在抬手间镇压了一位神猿血脉觉醒的天才,我的天呐,好嚣张哦……

林凡见好就收,在镇压了林雄片刻之后收回了天碑,没有得理不饶人。

不是林凡不想将林雄镇杀示威,而是他隐约察觉到了人群中一缕缕无名的杀机锁定。

林雄的血脉觉醒,惊醒了附近其他几脉沉睡的老祖,他们对林雄的前途很是看好,绝不会容许林家未来的一颗明星天骄葬送在自己这样一个觉醒失败,修为半废的废物手里。

林凡甚至猜测,如果自己坚持出手,很可能引来一些它脉长老的无亲斩杀。对年轻弟子,他们看重的是潜力多寡,“情不得已”之下,他们将会主动现身,成为一些潜力弟子的护道之人!

深夜沉寂,白日的风波与喧嚣渐渐归入平静。

林凡在自己的卧室里呼吸吐纳,无穷无尽的天地精气,化成一片片茫茫苍白的雾霭,百川如海,顺着林凡微微张颌的嘴巴,汇涌到了他脐下三寸的丹田之中。

《轮回法诀》运转,天地轰隆,与道相合。

林凡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三百六十万毛孔,都好像幻化成为了一只只婴儿的嘴巴,不断开合,吸收着天地之间如潮如海的精纯元气。

莫名的,林凡陷入到了一种混混沌沌的境界之中,头脑之中意念迷蒙,分不清具体的东西南北。像是岁月倒逆,重回到天地初开,混沌朦胧的时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