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相师

第三章 卧龙之脉

陈观正听得入神,听姜浩反问,他立即在星落石走动几圈,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考古用的定位器,取景镜,反复测量之后,看向姜浩的目光有些古怪,说道:“此处高出岐山县近千米,若不细看,的确很难发现此地是一龙腹断头之地,我虽然不懂风水,但也听李教授说过‘睡龙无须,九世为蛟’,龙脉与蛟脉相比,相去甚远,可为什么,不让此地成为卧龙之脉呢,要知道,此地可是卧龙衣冠冢之地啊。”

姜浩略一思索,说道:“教授,龙脉之地,也分先天之脉和后天之脉,先天龙脉,自古以来为皇室朝代阳居阴葬之地,所谓‘紫气东来兮,天家之贵胄,庚精盘旋兮,九天而不坠’说的就是两种龙脉出现时的征兆,我想,那位徐姓风水师,是因为担心引来异象,才组织了观光缆车的修建吧,况且诸葛庙建于龙头之上,已是天地极难寻找的风水宝地之一,月盈则亏,水满则溢,风水也讲究缺憾之美。”

陈教授面露沉思之色,这时,姜浩身后响起啪啪的掌声,一名体态微胖,红光满面的老者向姜浩和陈观走来,“我是诸葛庙风景区的负责人郭正,见过两位先生。”

姜浩见男子称他为先生,有些不适应,尴尬一笑,而陈观则面带笑容,“馆长,你误会了,陈某只是一个教书匠,这是我的学生姜浩。”

“姜浩,五丈原镇那个姜浩?都长这么大了,这么说,您老是京北大学的教授了,失敬失敬,刚才我听见姜浩同学的见解,听到精彩之处,忍不住鼓掌,打扰了。”郭正带着好奇看了一眼姜浩,冲陈观拱了拱手。

陈观见郭正虽然冲他拱手,看的却是姜浩,心中却越加疑惑起来,难道,这个姜浩,在岐山县很出名?不过,刚才那一番见解,倒也新鲜,就是不知道对也不对。

姜浩见陈教授目光古怪,只得解释道:“教授,我年幼时父母双亡,家庭条件不好,是当地政府资助我上的学,我很小的时候,郭馆长曾送过我一支钢笔,郭馆长,谢谢你。”

“额,姜浩同学,你这样说,就见外了,当年你祖公曾与我有恩,不过一支笔,还提他做什么,你考起了京北大学,我为赠送过你一支笔而感到荣幸,你不但读了好的大学,还成为了年轻的风水相师,当真了不起,姜浩同学,你有一个好老师啊。”郭正把姜浩和陈观一并夸了一通,并邀请两人去他那里喝茶。

陈观与郭馆长两人年龄相仿,而且都是富有知识的人,倒也不显得生分。

三人来到景区一处清静的房间,郭馆长用紫砂壶泡了三杯茶,一番寒暄之后,郭馆长说道:“姜浩同学,刚才你在星落石所说的话,与当年徐先生所说相差无几,都说名牌大学老师传授知识很有一套,郭某今日算是见识到了,陈教授,郭某以茶代酒,敬你。”

陈观一愣,慌忙解释道:“郭先生,你误会了,陈某并不懂风水,只是姜浩的专业老师而已。”

郭正以为陈观谦虚,说道:“这些年我也见过不少相师来此地堪舆风水,可是能说出与徐先生如此相近话语的人,只有姜浩同学一人,姜浩同学这么年轻就在风水方面有如此眼力,不是陈教授你所教,又是何人?”

陈观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听郭馆长说他的见解与当年的徐先生相差无几,脸上不免有些震惊和意外。

“风水之说,陈某真是一窍不通,姜浩,你……当真只是随意看了一本书?”

姜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郭馆长,那徐先生是何人?刚才,我只是胡乱说的,当不得真。”

郭正见陈教授是真的不懂风水,大感意外,转而看向姜浩,“要说这徐先生,在二十年前,那是国内有名的风水大师,京北双生大厦,苏城观景大院,西南隆家第一风水坟地,五丈原风景区的规划,都是出自徐先生之手,只是近些年徐先生已归收罗盘,不再堪舆风水,有多少人想出钱请他,却不知他身在何处,姜浩,你师傅是谁?”

“这个……我真是胡乱学的一些本事。”姜浩见郭正说他刚才的话与当年的风水大师相差无几,心中更是对神鬼八阵图充满了好奇,自然不会说真话,只能继续撒谎。

郭正见姜浩不说真话,微笑不语,心里早已把他当做风水大师,端起茶杯正要喝,忽然手一抖,似想起了什么,话题一转,“对了,今天是腊八节,是姜老爷子一百零五岁的寿辰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