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相师

第四章 姜老太爷

“姜老爷子?”陈观眉头一皱,总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有些奇怪。

姜浩脸一红,“教授,郭馆长说的姜老爷子,是我祖公,今天是他老人家的寿辰,我正想向你请假……”

“一百零五岁!那可是高寿啊,你这孩子,怎不早说!我说你早上怎么有些走神,快收拾收拾,回家去吧,一个星期之后,你直接回学校就行。”

陈教授一拍腿,又在兜里摸找着什么,郭馆长会意,转身从房间的架子上拿出一对翡翠,用红布裹好,又取来毛笔在上面写上陈教授和他的名字,当做寿礼让姜浩带给老爷子,姜浩扫了一眼翡翠环玉,知道价值不菲,哪敢接受,万般推辞。郭馆长和陈教授又劝说一番,说是给老爷子的一番心意,又不是送他的,姜浩才接受了翡翠环玉,一番道谢之后,下山去了。

待姜浩走远,陈观教授取出一沓厚实的钱递给郭正,说道:“郭馆长,那一对翡翠环玉,产自天山之北,外泽内柔,莹莹剔透,价值不菲啊,我这里只带了这么点现金,待我回去之后……”

郭正把钱一推,脸上带着神秘笑容,“陈教授,想不到你不懂风水,却是鉴宝行家,你以为我是变相卖东西与你?你错了,这钱,我可不要你的,实不相瞒,这姜老爷子,可不是普通人……”

……

岐山县五丈原镇姜家沟。

一百零五岁姜老太爷正坐于堂屋太椅上,头发已经花白,牙齿也掉了了几颗,不过精神健硕,双眼毫无浑浊苍老之感,左右分别是他的四个儿子,他们最小的已有七十三,一个个正往老太爷碗里拨弄着长寿面。

“爸,快吃了这根长寿面,祝你老寿体康泰。”八十四岁的姜正江一嘴老牙全掉,精神头比老太爷差了许多,但这样一个耄耋老者,此刻却露出小儿姿态,着实令人他姓邻居羡慕,姜家沟虽然在五丈原镇不算富裕,但却是出了名的长寿村,可长寿的人,偏偏都姓姜。

姜老太爷用梨木筷子拨了一下长寿面,一双眼睛不由地盯着逐渐昏暗下去的外面,也不知谁在外面扯着嗓门阿浩回来了,姜老太爷手一抖,竟把面条抖落在桌子上,如橘皮般的脸上有了笑容,伸手把桌子上的面条抓起来塞进嘴里一口吃了。

“祖公,大公,公,三公,四公我回来了!”姜浩神色激动,把手上行李箱往地上一丢,跑到堂屋,冲老太爷咚咚咚就嗑了九个响头,又分别向四个公叔嗑了六个,起身之后额头挂着香灰,惹得老太爷和公叔几个高兴地合不了嘴,满堂客人更是短暂安静之后,称赞起姜家儿孙满堂。

“阿浩,坐车累了吧,来,到祖公这来,你这孩子,不是让你好好念书吗,非得赶来,不要耽搁了学业才好。”姜老太爷在儿孙五十多口面前,毫不掩饰对姜浩的慈爱,让他和自己、四个公叔一桌,坐在神龛正桌旁。

“祖公,今天可是您老过寿的日子,重孙正好跟随老师在附近考古,向老师请了假,回来看您。”姜浩被祖公握住手,祖孙二人聊了起来,家里其他人见姜浩一人坐在龛前,享受特殊待遇,难免有些羡慕。

姜浩也知趣,慌忙站起,对老太爷说道:“祖公,您老的长寿席还没开,也别让公叔哥姐门等着,这就开始吧。”

姜浩刚起身,姜老太爷却不松开他的手,眼中带着慈爱,他扫了一下正堂孙字辈,“阿浩,你这孩子懂事,可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你就坐这,看谁唠叨你的闲话,我家法伺候。”

姜老太爷发话,一干子孙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看向姜浩的目光充满羡慕。

老太爷对这重孙的偏爱,有些太过了。

姜浩无奈,只得和老太爷坐在一块,让寿宴开席。

百岁老人过寿,那是一等大事,姜家儿孙重墨五世同堂,外加邻居祝寿,流水席一直延续到子夜。

十二点,鞭炮声响,到了祝寿最后一环,跪拜唱礼之时。

若是寻常人家老人过寿,无非是吃长寿面而已,但姜家不同,这跪拜唱礼已延续千年,姜家人十分重视。

姜老太爷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十二根长寿香点燃,拜了神龛祖灵,才正坐于龛前的柔软太椅子上,龛桌上祭祖瓜果十二盘,长寿水一碗。

这椅子是姜浩用勤工俭学的钱从北京买来的,老太爷坐上去之后,连夸姜浩孝顺,精神头更好了一些。

八十六岁的大叔公第一个跪拜唱礼:

儿祝父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老太爷手用鸡毛掸蘸了一下长寿水,浇打在八十六高龄长儿天灵盖,如此反复三次,唱礼算是完成。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