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相师

第八章 夫妻相

姜浩笑而不语,在这山沟里,大学生这个光环还有些神秘面纱,可到外面,学生多如狗,教授遍地走,加上他本身学的是考古专业,毕业出来,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三哥,我劝你啊,以后还是少赌点,三嫂家是县里人,嫁给你那是你的福分,人家把馆子交给你打理,那是看得起你,照我说,你就老老实实认个错吧。”

姜武一听,顿时不乐了,“阿浩,连你也看不起我?以为我是吃软饭的?我为什么要赌,还不是因为馆子生意不好,他们到我馆子里赌,还不得点几个菜啥的。”

“三哥,我不是这意思。”姜浩见姜武面色难看,便不想劝说,一来他也明白,姜武打小脾气倔,不听劝,二来他老丈人和媳妇都很强势,作为一个男人,被老婆穿小鞋,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不就输了五千块钱嘛,给你说,阿浩,我那老丈人,真不是个东西!”姜武骂骂咧咧,姜浩怕他分心开车出事,一直保持着沉默。

一小时后,两人进了岐山县,面包车停在一家叫做客满饭店的门口。

“到了,这就是我媳妇租开的馆子。”姜武把车门一关,却见姜浩愣愣地盯着这间饭店打量,正想让他进去,却听见里面传来挫麻将的声音,一听见这声音,姜武整个人就来了神,一溜就进去了。

姜浩被晒在一边,一双眼睛把姜浩这两层楼的饭店给看了个大概,门开南北,门高二米四,南宽北窄,南门对着大街,后门对着老街,对当口是一个十字路口,左右都是饭店。

不过,别人家饭店都张罗着做饭煮面蒸饺子招呼客人,生意兴隆,姜武这家饭店,里面却传来麻将声,客人也无。

“怎么会这么冷清?”姜浩嘀咕一句,脑海不由地浮现诸葛内经中,关于安宅篇和财运对照。

南门大开迎财气,北门宾客广进财,姜浩一时之间看不出这店风水有问题,不由地认为是姜浩夫妻不会打理生意。

按照人财运之说,财也分命财和手财,所谓命财,是指一个人生来的财运,而手财,则是通过双手制造的财富。

姜浩昨天看过姜武面相,虽然他鼻尖略灰,有败财之兆,但他颧骨紧收,鼻正庭满,不说大富大贵,但也绝不是为财奔劳辛苦之命。

姜浩正疑惑,里面却传来了姜浩她媳妇不满的声音:

“我玩了一晚上也才输两千,你上来就给老娘败了五百,姜武,闪开,你这臭手气,换老娘来!”

姜武二十五岁,她媳妇二十七岁,按照农村老一辈的说法,就是妻大一岁扛断背,妻大二岁万万累。

但婚姻这事,也是命中注定,姜武和她媳妇两人走在了一起,本来夫妻感情也不错,可最近两人饭店生意不好,都迷上了麻将,输多赢少,难免吵架。

加上姜武媳妇柳凤在县城,脾气难免大,压过了姜武一筹,姜武脾气倔如牛,昨天他本来想赢点钱给老太爷祝寿,不想却输了几千块,媳妇气不过,这又合同几个麻友,打了一晚上。

看这阵势,估计也是输了不少,夫妻两人脸色都极为难看。

“老板娘,付钱付钱,一炮两响,这一把,是三百块!”里屋一肥胖女人,手挂一镯子,脖子挂一项链,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其余两人则是一微胖微瘦男子,面前也堆着几张红钞票,红光满面,似乎也赢了不少钱。

反倒是姜武的媳妇柳凤,一脸灰白,原本长得还不错的脸,熬出了两个熊猫眼圈,怒瞪着一旁给她助阵的姜武,两人都摸着兜,不想掏这个钱。

“媳妇,你别打了,让我来!”姜武挪了挪凳子,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姜浩,略显尴尬,“你看我这记性,阿浩跟我来的,怠慢了怠慢了,媳妇儿,快炒几个菜招呼一下阿浩。”

姜武嘴上念叨着怠慢,把她媳妇给拱到一边,噌上了桌子,从裤带里摸出钞票,搓起了麻将。

“哟,这是你兄弟啊,长得这斯文,会不会打麻将啊,让他来陪姐打几圈。”坐在姜武对面的肥胖女人瞄了一眼穿得干净的姜浩,不由多看了几眼。

“少废话,我弟是文化人,别带坏他,你看我不把你们吃下的赢回来。”姜武点燃一支烟,玩起了麻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