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相师

第九章 指点赌博

姜浩见人家夫妻双双如此,正觉得无趣,不想姜武媳妇却起身说道:“阿浩,你回来了,你三哥把你带来,是怕我骂他吧,这家伙,也忒没出息,你虽然是弟弟,但你是有文化的,走走,上楼去,我让厨房的炒两个菜,我家开店,你还没来吃过呢。”

姜武的媳妇虽然输了钱,可对姜浩很是客气,让晾着没事干的两厨师点火烧菜,又忙把姜浩领上二楼一雅间,亲自给姜浩泡了茶,还带了一盘点心,格外的热情。

“我和你三哥结婚,你远在北京,这顿饭,当嫂子请你的。”柳凤一边说着,又端来两盘水果,“有时间你劝劝你哥,再不打理生意,这店迟早关门。”

柳凤唠叨着,又问了问姜浩在北京学习如何,吃得好不好,有没有钱用,没钱的话,让姜武拿出来一些,以后也不用还啥的,又问交没交女朋友,又说城里的女人如何娇贵,连菜都不会炒云云,虽然都是些琐碎问题,倒也让姜浩对姜武的媳妇改观不少。

厨房厨师也麻利,不一会就上来三个小菜,上桌之后,整屋飘香,菜式也好,姜浩一夜未睡,胃口反而大好。

“三嫂,你这菜味道挺好,这生意……”姜浩本来不想管别人的家事,可他总觉得,这店有哪里不对。

见姜浩一提到生意,柳凤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姜浩对面,“阿浩,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原本这店是今年春天开的,刚开始的时候,生意挺红火的,可最近不知咋的,顾客全跑没了,这不,换了两拨厨师也没用,你是文化人,能帮嫂子出出主意不?”

对面而坐,姜浩才注意到柳凤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浓眉大眼,唇红肤建,田宅宫开阔,乃是旺夫之相,只是长蠢略薄,易与丈夫发生口角。

从面相上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柳凤见姜浩愣着神,不由在姜浩面前挥了一下。

姜浩眼神犀利,却见柳凤右手无名指与小志并排,开与中指之间,手心泛白微灰,按照神鬼八阵图之说,乃是气聚不顺,僵于肩胛胫骨所致,一般只会在女子身怀六甲和长期沾染阴气才会得这种小染。

“三嫂,你最近是不是觉得天特别冷,还冒虚汗?”

“阿浩,我给你说生意的事……你说我身体干啥……咦,你怎么知道的?”柳凤瞪大眼睛看着姜浩,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你没怀孩子吧?”姜浩又问一句。

这一问,柳凤就不乐意了,“阿浩,你啥意思?我和你三哥这生意不顺,老太爷莫非催着要抱墨孙不成?”

姜浩站了起来,“三嫂,你误会了,我是说啊,你这店里的生意不好,估计是店的风水有问题。”

“是吗?”柳凤似信非信,“你们读书人也学这个?”

“三嫂,这房子啊,他也讲究风水,也许……”

姜浩正要说话,没想姜武跑了上来,一脸灰败之色,“媳妇儿,你那儿还有钱不,给我点儿。”

“啥?姜武,你不会又把老娘的钱给输光了吧,不准赌了!”

姜武搓了搓手,有些害怕柳凤,“媳妇儿,就给我两百,我一准扳回本来。”

“扳本,扳本,就你这怂样,行吗,姜武,我告诉你,你要是个男人,就别管女人要钱,自个儿输内裤去!”

柳凤果然是嘴尖牙快,两句话就把姜武给说愣在地,大约是觉得当着姜浩的面,有些不太好,柳凤又摸出三百块出来,“早点输完上来陪自家兄弟才是正事。”

姜武得了钱,眉开眼笑,“阿浩又不是外人,我就赌几把而已,图个乐呵。”

姜武转身要走,姜浩却拽住了他,说道:“三哥,我看你别赌了,你今天就是使着背篓装钱,也得输个精光。”

“啥?姜浩,你别咒你三哥!”

姜武本来就输了钱,心情不咋滴,见姜浩这么数落他,顿时就不乐意了。

“三哥,我进来的时候看了,你坐于西北,今天又刚好是财星移位,主星不明,天府星东移,就是你们夫妻两一起去赌,也赢不了,更别说对面又是一开胸女人,左边坐着胖子右边坐着瘦子……”

“阿浩,你会看财?”姜武在沟里长大,对民间学说那是深信不疑,听姜浩说得有理,眼睛便亮了起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