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出租

第1章:悲催她是毁尸贼

“咯噔咯噔”的声音从一个棺材中传出。

两分钟后,一双白嫩的小手推开了棺材盖,紧接着一个满头波浪卷的女子警惕的左右张望,这一望不得了。

一间大约一百多平的屋子,足足摆了几十口棺材,隐隐闻到一股尸臭,刺目的阳光由敞开的大门射入,可即便如此也只带来了光,没有将炙热的温度带进来。

女子哆嗦着抬起头,这不是姚思思是谁?她柳眉入鬓,双眸衔水,高挺的秀鼻,惹人香泽的唇,顾盼间倒是令屋内的阴冷之气消退不少,大概是因为害怕一时忘记了大叫。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啊……啊!”姚思思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那姿势,那表情就像一个突然被贴了符咒的僵尸。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女子手指动了动,幽幽转醒。

姚思思睡眼惺忪的望了一眼,伸手拍了怕胸口说:“还好,还好,原来是做梦。”

侧了侧身,打算再睡一会,突然她的手触摸到了一个冰冷,貌似还有一些弹性的东西,心里一惊,睡意顿时一丝不剩,跟打了鸡血似的直直的看着那“东西”。

那是一只白皙的手掌,如白脂般修长的手指,顺着看去一件银色衣袍胸膛微露,姚思思摸到那性感的喉结出,不由得吞了几口唾液,再看五官阴柔是阴柔了点,但依然风华绝代令人神往。

“太美了!”

姚思思轻柔的拍了拍男子的脸喊道:“喂,帅哥醒醒。”紧接着像触电一样将手抽回,“怎么会是冰凉的?”她强忍着害怕再次伸手,手指颤颤巍巍的伸到男子的鼻下,想要探一探鼻息。

“啊,死……死了!”

姚思思弹起身,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棺材里,这一认知更是叫姚思思的七魄少了三魄,鬼叫着就从棺材里连滚带爬的出来,刚刚普定了一下心神,再次看见满屋子的棺材,本能的就想要逃。

“哎呦!”姚思思无意间踩到了一截木棒,脚下一滑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什么人在里面?”一道彪悍的声音传来。

“妈呀,不会是牛头马面吧,左右都是死,奶奶的,我姚思思宁愿去当美男的陪葬。”说完手脚并用的就要再次爬进棺材里。

“刷!”

她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挂在棺材上,身体紧紧的贴着,一动不敢动,两把泛着寒光的大刀就架在她细嫩的脖子上。

“牛头大哥,马面叔叔你们就饶了我吧,我只是做了个梦,对,我是梦游来的,我保证我待会醒了就不在这了。”

一个三四十岁满嘴络腮胡子的大汉望着对面面向正直的汉子说:“牛大哥,这个怪异的女人肯定是来毁尸灭迹的。也不看看我马爷爷是什么人物?”

姚思思一脸黑线,她哪里怪异啦,地球人都这么穿,红色短袖T恤配上黑色迷你短裙,还有性感的藏蓝色丝袜,这话她可不敢说,她不想悲催的成为一个梦中被杀的女人,颤抖的问:“你是什么样的人物?”

马大汉一听,移开姚思思左边脖子上的大刀,粗粗的眉毛上扬,夸嘘道:“你这贼人还真是够笨,不知道我是谁你都赶来,进就叫你明白,马爷爷我是浦阳镇这里赫赫有名的尸守。”

“呵呵,笑死我了,还有人说自己是尸首,不过也对,呵呵。”

马大汉老脸一红,刷,大刀再次架在姚思思细皮嫩肉的脖子上,叱喝:“你敢笑老子,找死?”

姚思思赶紧小心的赔不是说:“马大叔,你是尸首,是赫赫有名的尸首还不行吗?”

右边一直没说话的牛大汉忍不住哧笑出声,马大汉难为情的喊了句:“大哥,我杀了这女人。”

“不要杀我,求你了尸首大大。”

牛大汉见情形出言阻止道:“马兄弟,我看这女人不像是凶手,即便不是凶手也是凶手派来的,咱们还是把她交给大人为好。”

姚思思微微动了动脖子朝牛大汉感激的笑了笑说:“对对对,交给你们大人,那个谢谢牛……哦,不,谢谢超级赫赫有名的牛尸首。”

“你……”牛大汉一听脸色顿时绿了。

姚思思疑惑不解的说:“难道我说错了吗?”下一秒又自己答道:“没有错啊,他是赫赫有名的尸首,你是赫赫有名的尸首大哥,那不就是超级呵呵有名的尸首吗?”

马大汉也气得不轻,他完全认为姚思思这是故意的,正要理论,却被牛大汉止住:“马兄弟,莫要跟着疯婆子理论,掉了我们的价,你在这守着,我将她带去见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