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恶魔画像

当年我肖大公子可是拍卖会的常客,这幅画是当年我从佳士得拍卖会上拍来的,价值五万美金。

现在这笔钱对我而言是天文数字,但对于当年的肖大公子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说实话,这幅画并不是名家所作,甚至它的作者默默无闻,连我都不是很清楚这是什么来头。

我之所以花这么大价钱从拍卖会上拍下这幅画,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幅画的内容太过于诡异,让我感觉到十分的好奇。

画中的内容是一个恶鬼被囚禁着,无数的铁链从他的身躯中穿过。

只有我知道,这恶鬼和我在地狱中见到的恶魔一模一样,所以我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十分心惊。

我本来以为这幅画是作者臆想出来的,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既然这恶鬼真实存在过,那么画这幅画的人,一定是一个高人。

从画的艺术表现手法来看,也是栩栩如生,比之当代的著名画家也毫不逊色。

我曾经仔细研究过这幅画的主人的真实身份,但始终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不是因为我肖大公子人脉不够,而是因为这幅画的年代太过久远了,久远到让人无法去追查了。

整个人类前进的历史,有无数精彩的故事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这幅画也是如此的。

在这幅画之上,明显标有作者的名字,他叫吴牙子。

我查遍了整个历史,都没有发现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记载。

我只是从拍卖会上的专家口中得知,这幅画的年代应当是明代,而且保存的非常完整。

这也是它值五万美金的重要原因。

我将它拍卖回之后,当时就潘子来我家就非常喜欢这幅画,出于我们俩私下的交情,我把画送给了他。

当时我们俩讨论这幅画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潘子一直都认为,这画中的恶鬼是地狱的阎王。

而我则和他的意见完全相反,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

这画中的恶鬼,就是和我做交易的那个恶魔。

关于那个恶魔的身份,其实我现在都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我做这个交易。

其实我的重新和这幅画有很大的关系,也许就是我从拍卖会上拍下了这幅画,恶魔才会盯上了我。

潘子看到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幅画,他的表情也有些怪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为了让他彻底相信我,我必须有一块敲门砖,所以我向他摊牌了。

“潘子,你还记不记得这幅画?”我指着画有恶鬼的那幅画对潘子这么说道。

潘子瞪大眼睛望着我,没有回答我说的话。

事实上他也无法回答。

“这幅画是我送给你的,当时你说这画的是阎王,我说阎王不可能是这副模样,而且还被人锁了起来,这些你还记得吗?”我又开口对潘子这么说道。

“你……你真是肖俊,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已经被推进了殡仪馆的火化炉。”潘子喘了口粗气,脸色凝重的说道。

“推进火化炉的只不过是另一具死尸,是我寻找的替身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对潘子说了假话。

潘子傻乎乎的在屋里走两圈,低着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借着我和肖俊的关系,想诈骗什么钱财吧!”

这话一说出来,我肺都快气炸了。

唯一再能让他相信的方法,就是讲以前的事。

确切的说,这是只有以前我们俩人都知道的事。

包括他把哪个大家闺秀给上了,哪个女的放他鸽子的事情,我全都给抖了出来。

他潘子的这些烂事,只有我肖俊一个人知道,而且我向潘子保证过,绝对不会向外人透露。

当我讲完这些的时候,潘子眼睛瞪的老大,他终于相信了我是肖俊。

说实话,潘子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我肖俊,连他住的这栋别墅,都是我花钱替他买的。

我相信凭着这些恩情,潘子一定不会出卖我,而且他是我行动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你整容了?”潘子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似乎还不太相信的样子。

我只能点点头承认了,因为除了这个,我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

“可是我明明看见你被推进火化炉了。”潘子之后还不依不饶的追问着,仿佛一定要刨根究底问出个究竟。

虽然我信任潘子,可是有些事情还是少让他知道的为好。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时的处境,如果姜玲知道我还活着,她能放过我?”我只能这么说服潘子。

的确,我从摩天大厦的顶楼摔下来,已经血肉模糊,想来面目肯定会扭曲。

这时候,恐怕潘子也不敢相信我的惨状。

所以这时候潘子有几分相信了。

为了稳妥期间,潘子死死的盯着我这张脸,想要发现昔日肖大少的痕迹。

可是赵飞的脸和肖大少完全不同,而且年纪也对不上。

无论如何整容,年纪都很难变轻的,这也是整容界的一个难题。

所以潘子不清楚,我如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因为我能洞察人心,所以我很快就发现了潘子的欲望。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有一种十分不安的因素,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说出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主要原因。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偷梁换柱的。”潘子一脸慎重的对我说道。

“能允许我先保留这个问题吗,我现在需要的是帮助。”我一脸诚肯的对潘子说道。

潘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问道:“好吧,你说要我怎么帮你。”

“你在海星集团认识什么高层吗?”我立即开口这么问道。

“除了忠叔,其他别的人我都不认识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姜玲的狠辣,这个女人已经把你的势力扫除的一干二净了。”潘子吐了一口烟雾,开口对我这么说道。

对于潘子的话,我丝毫都不表示怀疑,这也符合姜玲一贯的作风。

“潘子,你听我说,我现在就职于南华科技,我们正好有一个项目和海星集团要合作,所以请忠叔无论如何都要帮忙。”我开口对潘子这么说道。

“这对你很重要吗?”潘子开始反问我道。

这话一说出来,我就感到了不高兴,以前的潘子可是不会对我这么说话的。

这代表人心变了。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就算是以前再铁的铁哥们,当你落魄的时候,他们都有可能背叛你,在姜玲的身上,我已经得到了很深刻的教训。

虽然我通过精神念力,感觉到潘子并无背叛我的意思,但是有了以前的教训,这让我不可不防。

但是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我就已经无法再回头了。

我点了点头对潘子说道:“这对我真的很重要,我希望通过你能见一见忠叔。”

潘子没有丝毫犹豫,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我会帮你安排,至于肯不肯帮忙,我也不敢肯定。”

听到潘子这么说,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抓起桌上的一张白纸,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潘子,并且对潘子说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联系到忠叔之后,就打电话给我。”

临走的时候,我又望了一眼那幅恶魔的画像。

就在这时候,怪异的情况突然间发生了,我感觉到恶魔的眼睛似乎活了,而且如针般的目光突然间直刺入我的心中,让我的心直接疼痛了一下。

这一怪异的表情很快就被潘子捕捉到了,他感觉到非常的奇怪。

“怎么,你的身体有问题吗?”潘子开口对我这么问道,他想知道真正的答案。

因为潘子的话让我感觉到了不悦,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他真正的原因。

其实我觉得,这幅画上的恶魔似乎和我有着某种心灵感应。

“潘子,你能把这幅画还给我吗?”我对潘子这么说道。

要是在以前,潘子肯定会毫不考虑的答应,可是现在世道变了,人心也就变了,所以连我都不是很清楚,他倒底会不会还给我。

我的目光注视着潘子,见他似乎犹豫了一下。但很快,他就爽快的说道:“既然肖哥喜欢,那么就拿去吧,本来这幅画就是你的!”

但是,我还是能从他的心灵波动之上,感受到他有些不情愿。

正常情况之下,我是不会夺人所爱的,但是这幅画对我真的非常重要。

我从地狱归来的时候,可是和恶魔订立契约的,按照这个契约中的描述,我的结局也会非常之惨。

我显然不甘心这样的结局。

我隐隐觉得,既然这个契约是由这幅画引起的,那么结束这个契约,肯定也和这幅画有关。

这是我向潘子讨要这幅画的根本原因。

其实潘子可能还不知道,这幅画之上,带有可怕的诅咒,或许有一天,厄运就会降临到潘子的身上。

我带着那幅画有恶魔的肖像画,离开了潘子所居住的别墅。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