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鬼先生 

第1章冥妆

我叫米卿,今年22岁,是一名遗体整容师,给死人化妆是我的工作,但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死人会给我化妆……

那是半夜,外面雷声阵阵,倾盆大雨,我冒雨来到殡仪馆,是因为上头告诉我有一具尸体要化妆,而且对方家属要求在凌晨三点三十三分火化。

冰冷的停尸间里摆放着一具很年轻的女尸,头顶一盏白炽灯驱散着黑暗。

从右侧方看去,瓜子脸上细长的柳眉似月牙般弯着,睫毛似蝉翼般安然停在眼睑上,鼻梁很挺,下巴削尖,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可让人惊悚的是她的左半张脸,已经重度腐烂,要是再深一些,只怕是连骨头都能看得见!

据说是被人泼了硫酸。

我心中一阵恶寒,她的左边脸蛋跟边上放着一件鲜红的喜服,形成一种诡异的阴森感。

我遗憾的叹了口气,这么年轻就死了。

放下工具箱,我掀开尸单,把那身红喜服给她穿了上去,进来的时候死者家属告诉我,要给死者画新娘妆,至于毁去的那半张脸只要尽力修复即可。

我当时点了点头,也没多问。

因为也有一些家庭会给死去的孩子配冥婚,只为了让他们在阴间有个伴。

我拿起海绵,沾着清水给她擦拭完整的一半面容。

不大的房间里,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我拿着化妆工具一笔一划的勾勒。

突然间,安静的空间里,徐徐传来一个声音,有些像小曲儿。我一愣,左右望了望,什么也没有,再侧耳倾听,又没声了。

“听错了吧?”

没有多理会,我继续化妆,可那声音仍旧断断续续的传来,由远及近飘来,仿佛带着哀怨。

一道冷风夹杂着曲儿的声音自耳畔划过,激起我一身鸡皮疙瘩,拿着眉笔的手一松,转身过去,可是身后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有门微微露了一条缝隙。

我朝门走去,外头风声吹在门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和刚才的曲儿有些相似。

原来是门的声音。

我微微一笑,把门关上,转身回去,弯腰捡眉笔的时候那声音再次响起,忽近忽远,凉风飕飕,如冰凉的手轻抚皮肤,带起阵阵颤栗。

做这行的要的就是胆大,我深呼吸几次调整后,就继续手头的工作。

可忽然间,闪电乱挥,接连落下,雷声则像爆炸似的紧接而上,吓了我一跳。

我抬头看去,外面电闪雷鸣煞是恐怖。

突然拿着眉笔的手腕被握住,冰凉刺骨的寒意刺激的我一个哆嗦,紧接着小鱼际处就是一疼。

我本能的回缩,可手腕上的禁锢让我挣脱不了。

转身过去,愤怒还没发泄就化作了一汪冰冷,是透彻心扉的冷意。

面前的女尸握住我的手腕,死死的咬住我的手,一双漆黑的眼睛直瞪着天花板。

“啊——”

我反射性的尖叫,挣扎间化妆盘被我碰翻。安静的夜里,金属和地面碰撞的声音格外刺耳,手腕划过金属,破了皮流了血。

那女尸从台上坐了起来,双脚塌地竟然朝我走来!

我连连后退,惊恐的问,“你、你是人是鬼?”

“咯咯,咯咯”的笑声从她嘴巴里传来,她抬起手戳进了腐烂的左半张脸里,溅撒不明的污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