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敢开枪

王凌站在人群中观察着场中年轻人的路数,发觉对方绝对接受过系统的训练,每招每式看似杂乱无章却是直接有效。王凌判断这个青年接受过自由搏击的训练。而且这个青年成就不低。

“李慕君,我知道你能打,但是今天我把铁叔和柳叔请了出来,我看你今天往哪跑,看小爷今天不打断你的狗腿,敢跟我做对。”白发青年嚣张的叫嚣道。

王凌听到白发青年的话开始观察起他身边站着的两个黑衣大汉。暗暗运功,王凌的双眼渐渐镀上一层紫光。

单从两个人的站姿上王凌就可以看出这两个人绝不简单,必定练过外家功。左边大汉双手环抱站的笔挺两条腿刚劲有力必定腿力过人而右边大汉双手自然垂放,手上满是老茧定然手上功夫了得。

但从两人的气息上判断应该没有习得内家功。

对于王凌来说这些外家高手并不是多大问题,现在他要做的只是等待一下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

因为临走前一晚老头子说过,京城内防严格,一旦动用内力必须尽快结束战斗,以免被盯上。

此时场内那个叫李慕君的年轻人已然打倒了五六个大汉,但是李慕君出售仁慈,并未打击对手要害。

而他自己也因为体力消耗甚多而不断喘息,防守逐渐不再严密,时常出现被打中后踉跄的情况。

而站在烧烤棚里的李记烧烤众人却无奈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看着打斗进行着。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战斗结束。

场中只剩下剧烈喘息的李慕君怒目盯着白发青年道“张白飞,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没有背叛白虎会,更没有告密给”

“哼,有两下子嘛李慕君,不过你也就是强弩之末了,柳树,这小子交给你了,我爸说了,要对他实行帮规,你可不要失手打死他。”张白飞无视李慕君的话对自己左边的大汉说道

大汉轻叹一声上前两步对李慕君轻声道“小李,我挺看好你的,张少已经给你留后路了,行大事不拘小节你.....”

“柳老大你不用说了,我李慕君为人你知道的,我虽说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绝不会用牺牲妹妹一生的方式来换我的前途,要么我想办法把空缺给你们补上要么你们今天便杀了我我也无怨,只要你们放过我家人,我会让他们远离京城此生绝不会为我寻仇。”李慕君打断道

“哼,你现在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么,柳树不要说了,将他带回去。”张白飞冷哼一声督促大汉道

大汉冷哼一声快步向李慕君走去,李慕君强打精神全身戒备大敌到来。

大汉似乎是想速战速决,他擅长腿功,快走几步上来就是对李慕君一个连环踢。

柳姓大汉本身练过十几年外门弹腿功夫又入过伍,退役后便做保镖,数年前被张白飞父亲看中,带回京城,以上宾礼待。

虽看不惯张白飞的所作所为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决心踏上这条路便没打算当什么劫富济贫的大侠。

一阵猛烈的腿攻使得李慕君已然捉襟见肘防御不过,硬挡了一腿后终于被大汉抓住机会一腿踹进空门,李慕君闷哼一声倒飞而去,狠狠的砸进烧烤棚门口。

顿时引得李老板和妹妹李慕仙的惊呼声纷纷上前抱住倒地的李慕君。

“哥,你不要打了,我跟他们走就是了,再打下去你会死的啊”李慕仙哭着说道

“不可以,妹妹,我不会让你过去的,除非哥哥死,否则我决不会让你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李慕君捂住胸口说道

“柳叔带他们走,小爷今天倒要看看你李慕君能不能保住你全家”

柳姓大汉一挥手,刚刚被打倒的十几个大汉便要上前。将父子三人带走。

“爹,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如果我不让你们来京城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李慕君悲愤道

“不要说了哥,爹从来没怨过你,你是好心。怪只怪我,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的”说完李慕仙从身边拿起一把切肉的见到向自己脖子割去。她做得很突然,所有人都没想到刚刚还很抒情的少女竟然如此刚烈,转眼间拿起尖刀做出这种自我伤害的事情。

所有人都无力阻止之际,之间少女却是惊呼一声,手中尖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一枚。随即她的父亲哥哥伸来阻止她伤害自己的手才紧紧抱住少女,两声充满惊慌和悔意的呵斥声“慕仙!”

见女儿没事,李老板颤颤巍巍的抱住一双儿女仰头看天,两行滚烫的热泪顺着脸颊流下,却是无声的哭泣

此时两个黑衣大汉却是浑身紧绷的靠在张白飞身边,四处扫视的眼中精光四射。

王凌带着面具穿着人字拖提着一个超市便利袋的身影映入二人眼中。两人同时认定王凌这个带着面具穿着随意的青年正是那个关节时刻救下李慕仙的人。

王凌见对方已经察觉自己也很无奈,只得提着手中的购物袋走出人群向场中李家三人走去。

“兄弟,这是白虎堂的场子,如果扰了你的兴致,还请绕路,事情办完必有重谢,否则可是不给我白虎堂面子,咱们可就得掂量掂量阁下的分量了。”柳姓大汉看着王凌高声道

“别他娘的跟小爷说黑话,小爷不是道上的,只是看不惯你们的所作所为,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你们走吧,这个场爷爷我救了。”王凌捏着嗓子高声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来搅小爷的场子,信不信我废了你!”张白飞见有人来搅场子有些愤怒了

“少爷,点子有些门道,不如我们改天再来吧,相信我白虎堂盯上的人他们跑不出京城这一亩三分地。”另一个铁姓大汉轻声对张白飞说道,毕竟张白飞不是武者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他和柳姓中年人虽没有看清王凌怎么出手但是隐隐的猜出王凌绝对有很大可能是内门中人。

“铁叔你不要说了,眼看猎物就在眼前了,还请两位叔叔帮我啊,回去我一定好好孝敬两位叔叔”张白飞轻声商议着两个大汉。

二人见张白飞如此执着,只能相互看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缓缓移动向王凌。

王凌见二人缓缓向自己移动便知道这一架是免不了了,走动的脚步顿时停止,对李家三人打了个离开的手势,缓缓将手里的购物袋放在脚边后站直身躯。

李慕君见王凌只是那么静静站立顿时皱眉,因为在他眼中王凌似乎并不是一个武者,对方已经快要形成合围之势竟然不做防守姿态便出生劝道

“兄弟,你没必要卷入我家的事情,那铁柳二人在这京城有些名声,你救小妹的恩情我李慕君择日再报,只是......”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轻重,你放心吧,今天你们一家我保定了,管他白虎堂黑虎堂,若是不给小爷面子这个梁子就算结下了。”王凌手一挥打断李慕君的话。

“阁下说的有些过了吧,那我二人倒要领教领教了。”铁姓大汉听了王凌的话顿时忍不住,一个箭步冲向王凌一个直拳捣向王凌胸口

“太慢了!”王凌口里不屑说着身体却是一晃猛然加速躲过铁拳一个铁山靠闪右肩撞在大汉左胸。

“嘭”的一声闷响铁姓大汉便倒退三步。铁姓大汉一声闷哼捂住捂住左胸疾喝道“老柳,你下我上!”柳姓大汉直接抬腿攻向王凌下三路,铁姓大汉大吼一声挥拳攻向王凌上三路。

王凌不断挥拳抬腿挡住二人凶猛进攻但仍有余力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场中精彩的打斗吸引了,却无人注意场边的张白飞在见到铁柳二人进攻被人不断挡下时面目狰狞的缓缓将手伸入怀中。

被铁柳二人一阵穷追猛打虽占据上风不曾受创但仍觉得心中一股火气上行王凌大喝一声猛然击出单拳与铁拳对击左腿轻巧的踢在柳姓大汉扫堂而来的脚跟暂时脱离了战圈。

刚要放狠话陡然觉得如坠冰窟仿佛被死神双眼盯住,下意识的看向场边的张白飞瞳孔陡然收缩,

“砰”枪响之际头部不自觉跟着感觉一歪,一颗子弹擦着头发飞过打在后方烧烤棚的立柱上王凌调整的很突然重心没有把握好右手摁在地面上

紧接着头皮又是一阵发麻,“砰”又是随着枪响右手陡然发力整个身体凌空翻越一枚子弹打在他身下的路面溅起的的水泥渣打在王凌脸上。

王凌向后翻越落地后迅速双腿发力后空翻落在烧烤棚的烧烤架后方

“砰,砰”连续两声枪响打在烧烤架上,王凌一阵火大,闹市区竟然公然用火器随手抄起一把烧烤用的铁签继续蹲在架子后王凌吓得不轻躲在架子后破口大骂道

“操你大爷,你敢开枪”

此时场面既然混乱起来,围观群众在听到枪声后已然开始四散奔逃。却无人敢往场中跑。此时烧烤摊位只剩下了王凌以及李家父子三人。

张白飞满脸狰狞的举枪向前,铁柳二人此时满脸阴沉,赶忙上前下了张白飞的抢,架起张白飞无视他歇斯底里的吼叫向附近的胡同跑去,随之而来的十几个大汉也是化整为零四散冲进人群消失不见。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