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农夫

第4章 进城

“第一批健阳酒算是制作完成了,今天就去县城看一下销量吧。”

两天之后,周游挖出埋在院子里的药酒,给妹妹留了一张纸条,一大早便往县城出发。

灵泉村和县城隔着九座大山,只有一条土路,只能靠步行和牛车。周游现在身无分文,连个牛车都坐不起,只能徒步二十几公里的土路。

不过这些运动量对曾经军中无冕之王的周游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两个小时不到便已经来到了县城。

帝王宫是县城最大的一家风月场所,周游打听到具体位置之后,便直奔帝王宫。

“周游?”

周游刚来到帝王宫门口,忽然听到一个惊讶的声音。顺声望去,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惊讶的看着自己;而这女人的身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搂着女人的腰肢,一双小眼睛不断的打量着周游。

没想到会遇到他们!

这女的叫卫惠,周游的高中同学;男的叫周文……灵泉村村长周路的儿子!

“周游,你不是去参军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周文看到周游身上穿的那身破旧的迷彩服,一脸的不屑,“看你这穷酸样,在军队混不下才退役的吧?看样子当初卫惠甩了你,跟我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卫惠是高中时期的班花,周游和周文两人都追求过她。尽管周文家中富裕,但周游长得清秀,学习体育无一不精,最后卫惠选择了周游。

可没想到周游帮周文考上大学之后,卫惠毫不犹豫的甩了周游,和周文好上了。周游后来去参军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周文,我早就听说了,我好不容易帮你考上京都大学,不到两年你就被开除了?”周游不屑的哼了一声,“真是一个付不起的阿斗,本质上永远都是白痴,别在我面前瞎逼逼,我怕白痴病会传染。”

周文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大学期间因为挂科太多而被劝退,这件事情好像时刻都在提醒周文永远比不上周游。这是周文最大的心结,所以刚才看到周游这落魄的样子,才忍不住出言讽刺,想要借机满足自己内心最阴暗的爽感。

周文顿时暴怒的说道:“周游,你还以为现在是在学校呢?现在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屁,就连你当初的初恋,现在也成为我的身下之臣!”

周文说着,还狠狠的在卫惠胸部上狠狠的抓了一把,一脸炫耀的看着周游。

周游不屑的说道:“不过是我高中时期玩过的坏鞋,你捡去穿有什么好炫耀的?”

这下周文彻底被激怒了,破口大骂:“周游我弄你老母!一个死穷鬼而已,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周文说着就卷起袖子想要朝着周游冲过来。

周游看着周文这差不多被挖空的身子骨,估计都禁不住自己的一小手指头,强忍着笑意说道:“来啊。高中时期就没少揍你,现在让你好好回忆一下。”

“周文。不要啊!”卫惠连忙一把拉住周文。

“臭三八,你心疼这小白脸了是不是!”周文被卫惠拉住,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扇了过去,怒吼道,“上了老子的床,心里还敢想着这小白脸?”

卫惠捂着红肿脸颊,心中无限委屈,但周文可是自己好不容易钓上的“金龟婿”,只能小心翼翼的说道:“周文,我是怕你打不过周游吃亏啊……”

卫惠说的是大实话,但这更加刺痛了周文本来就脆弱不堪的自尊。周文的耳光一记又一记的落在卫惠的脸上,打的啪啪直响。

卫惠被打的抱住头,下意识的大喊:“周游,快救我!”

“你和这小白脸果然有一腿!”周文听到这话,更加暴怒,连打带踹的把卫惠打到在地上。

周游看着这场闹剧,面无表情,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这卫惠和周游已经没有一点关系,就算被打死在自己面前,也不会有一点同情了。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看着快失去理智的周文,皱着眉头说道,“小文,你在帝王宫门口这么胡闹,算是怎么回事?”

周文立刻冷静了下来,眼珠子一转,指着周游说道:“大舅,这家伙非礼我女朋友卫惠!”

刚才分明见到周文在使劲的殴打卫惠,张力一听就知道周文在说胡话,但谁让这小子是自己的亲侄子?张力打量了一眼周游穷酸的打扮,毫不犹豫的说道:“保安,将这穷小子带出去,哪只手不干净,打断哪只!”

周文见到张力替自己出面,顿时大喜,狞笑着说道:“他两只手都摸了!”说着还给卫惠使了个眼色,卫惠尽管被打成了猪头,但还是附和周文。

一群保安立刻围了上来,周游被团团包围,眼神冷冷的看着张力:“你确定要这么做?我怕你等一下就会后悔!”

张力身为帝王宫的经理,哪里把周游的威胁放在眼中:“给我拖下,别打死就行!”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爆喝声从楼梯处传来。只见一个穿着西服的胖子快步走过来,在室内都还带着一副墨镜,鼻孔朝天的嚣张德行。

张力见到这胖子,连忙弯着腰迎上去,卑躬屈膝的说道:只不过教训一个不知好歹的穷小子,怎么惊动宋少你了?”

“啪!”

被称为宋少的胖子一耳光狠狠甩在张力的脸上。张力一脸懵逼的看着宋少。

宋少摘下墨镜,一双小眼睛却是阴沉的盯着张力:“你可知道刚才你口中的那个不知好歹的穷小子,是我宋福最好的兄弟!”

张力听到这话,整个人差点当机。宋福还不解气,拿过一瓶红酒狠狠的砸在张力的头上,张力握着头痛苦的倒在地上,宋少还不依不饶的往张力身上狠狠的踹去,嘴里还大骂道:“他吗的!还敢打断我兄弟的双手,看老子今天踹不死你!”

张力心里那个拔凉拔凉的!自己只是帝王宫的一个经理,这宋福可是帝王宫第二大股东,没想到这穷酸小子是宋福的好兄弟。早知道就不帮这个败家的侄子,否则也不至于自身难保啊!

一边的周文听到这话,也是当场呆住了:张力还不容易给自己在帝王宫找了份体面的工作,这宋福想来是只闻其名,总共也没见过几面。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么会和周游这样的穷小子成为兄弟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