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纹至尊

第4章 摘星圣女

“我的先祖,曾是龙的传人,大周诸圣的一位?”楚易强忍着心底的痛楚,回想起了自己能够看到未来瞬息片段的那一幕。

这不是跟九大星龙掌控时间的那一个星龙一样吗?难道自己得到的不是天灵雕的传承,只是星龙的天赋觉醒?

突然,外面传来“呼呼”的风声,阴凉无比,紧跟着一个阴沉的怪声传来:“木木哈拉,你来的可真快呀。”

不等楚易反应过来,只见木木哈拉已经站在门口,手放在刀柄上,一脸凝重:“杨虚老怪,你也不慢。”

紧跟着,一道黑影闪过,落在了门口,却是一身穿异族服侍的老者,身材高大,红光满面,气血浑厚,迎面而来,便给人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跟木木哈拉完全是不同的两个风格。

老者刚进门,便扫向了庙内的两人,冷道:“这两个小娃娃不会是你抓来修炼巫蛊符纹的炉鼎吧?”

他看了楚易一眼,露出不屑,很快把目光锁定了周玉琢。

原本在一旁,生怕被关注的周玉琢被这一盯,顿时毛骨悚然,只听老者说:“这女娃娃到是长得不赖,给你做炉鼎可惜了,要不先送给我,让我快活快活,再还给你?”

“哼,你那采阴补阳的图腾之术,若是施加在这女娃身上,不用三日,就得被你吸成人干,还回来有用吗?”木木哈拉冷哼,道,“这女娃还是个处子,老夫要用来血祭夜叉神,送不得,送不得。”

“小气鬼。”说话间,杨虚又盯上了楚易,奇怪道,“这男娃体质如此虚弱,你不会也要拿来血祭夜叉神吧?”

“嘿嘿,这可是我的捡的宝贝。”木木哈拉得意的瞥了楚易一眼,收起脸上的笑容,凝重道,“不提他们,老蝙蝠怎么还没到?”

话音刚落,庙宇外一个黑影闪过,发出一阵怪声,落下来一青年,身穿道袍,却一身邪气,月光下那张苍白的脸,显得十分邪异。

“贫道可不会迟到,咦……”青年立即发现了庙内的两人,直接忽略了楚易,目光落在了周玉琢身上,上下打量,“嗞嗞,不错,股缝贴合,一看就是处子,这是你们两个谁掳来的,送给我吸几口怎么样?”

周玉琢吓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这却激起了青年的兴趣,身形一闪,来到了周玉琢身边,用那纤细苍白的手,勾住了周玉琢的下巴。

出奇的是,周玉琢竟然没吓晕过去,一旁的楚易背着手,握紧了匕首。

“等办完正事不迟!”木木哈拉有些无奈,冷道,“你们确定叶胜眉会经过这里?”

一听到叶胜眉,青年闪身到了门口,快如鬼魅,脸上全是凝重之色:“她被光明神教的神殿骑士追杀,一路逃回大唐,这里可是她的必经之路。”

“她背后没有跟来神殿骑士吧?”木木哈拉有些紧张。

“不会,她夺了我们的宝物,一路逃入光明神教的地盘,我可是一路都追踪着她。”青年邪笑道,“若不是我,那些神殿骑士又怎会知道她这位摘星阁的圣女,进了神教的地盘?”

“不错,光明神教才刚刚跟大唐休战不久,双方正在谈判,神殿骑士绝不敢贸然追进大唐境内。”杨虚道。

“这个小婊子,敢夺我们的宝物,抓到她,非得让她生不如死!”木木哈拉面露狰狞。

“若是能尝到摘星阁圣女的味道,此生无憾啊。”杨虚微笑道。

“此女也是武宗的实力,虽说一路来连遭追杀,受了不轻的伤,却也很难对付。”青年却是一脸凝重,转而笑道,“不过,杀之前,可得先让我尝一口圣血的滋味。”

三个老怪,各有打算,却没发现,庙内的楚易听到“叶胜眉”三个字后,神情大动,魔怔了一般。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了一片黑色。

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啭着它的喉咙,不久之间,这小鸟儿又好象明白这是半夜,不应当那么吵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

忽然,一道白色影子山下的林子里窜出,若不是停在山脚,还以为是鬼魅,但世上若有如此美貌的鬼魅,怕是无数人,都愿意为之倾倒。

这是一名女子,身着白色长袍,肩上披着轻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面似芙蓉,眉如柳,像是画中的女子,透着几分仙气。

唯一的缺点,便是脸上有些苍白,却并不显得柔弱,锐利的眼神,如有刺人的光射出来,就像腰间那把未出鞘的剑一样,沉寂而威严。

抬起头,女子望了望这座山,犹豫了片刻,便小跑了上去,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庙前,却不见丝毫的烟火气。

女子没有停顿,小步走了过去,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女子的脚步很轻灵,明明踩在地上,却寂静无声。

每一步的动作,都十分讲究,看起来是走路,却找不到任何的弱点。

刚来到庙前,女子突然定住了脚步,随后飞快的退后,手握在剑柄上,一动不动,紧跟着庙里传来一个声音:“不愧是摘星圣女,先被我们追杀,又被神殿骑士追杀,逃了一月还有如此警觉,老夫佩服。”

木木哈拉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微笑中带着寒意,有一种猎物上钩的窃喜。

女子眉头微蹙,依旧没有动,正如她所料的一般,紧跟着便闪现出两道身影,互为倚角,可攻可守,堵死了她的退路。

刚才她若是退后一步,恐怕就会被三面夹击,立即陷入困境,而现在这个距离,这位置是最好的战斗地点。

出来的两人,正是杨虚和那蝙蝠青年,或许该叫他蝙蝠道人才是,看起来年轻,其实已经是个老怪物了,因为长年吸食人血,才能焕发出年轻之态。

“自陷龙渊,追到大唐境内,你们几个老邪也真是有心了。”女子张了张嘴,声音很好听,只是冷的如冰窖里的冰,“就不怕天书院发现,把你们架起来,活活烧成灰烬?”

若不是她身上透着的冷意,还以为只是对这三个老邪如此。

“哈哈哈。”蝙蝠道人大笑三声,满脸嗜血的表情,“叶胜眉,你少唬我们,我们都知道你向来独来独往,不屑于向天书院求助。”

女子正是叶胜眉,摘星阁圣女。

摘星阁则传承于大周诸圣,乃是历朝历代的圣地,也是朝代的守护者,不过摘星阁只管异族入侵,不管政权更替。

历代王朝都对摘星阁恭敬有佳,这也是为何大唐衰弱至此,内忧外患,光明神教的诸国在大战中占尽了上风,却不敢越过红线的原因。

三位老邪除了蝙蝠道人之外,其余两位都来自异域,若不是叶胜眉抢走的东西太过重要,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追杀摘星圣女。

“你若是交出宝物,再陪我玩玩,我保证留你全尸。”杨虚一脸淫笑。

叶胜眉嘴角上扬,释放出一股杀意,只听“锃”的一声,长剑出鞘,在月光下寒光闪闪。

这不是普通的剑,而是摘星阁的圣女剑,传承了数代,依旧锋锐不减,剑一出鞘,似与满天的星辰遥相呼应,剑身上的纹理,像是活过来一样,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剑快如闪电,叶胜眉更快,白衣下光芒闪耀,这是符纹的力量,让一个柔弱女子,瞬间变成了洪荒猛兽。

剑刺向的不是淫笑的杨虚,而是站在庙门口的木木哈拉。

这剑太快了,让木木哈拉毛骨悚然,他身上突然冒出乌黑的雾气,浑身的肌肉震动,雾气化作一头狰狞毒蝎,环绕周身。

“噗”的一声,长剑破空,刺在了蝎子的头部,瞬间将蝎子的头颅刺穿,终究只是雾气所化,怎能抵挡这绝世一剑?

眼看着剑势不可挡的刺向他的喉咙,木木哈拉趁着刚才的空隙,拔出弯刀,猛劈了过去。

“锵”金铁交加,火光四溅,剑虽被劈歪了,却并未受到丝毫伤害,反到是那弯刀明明是劈下之力,却被震了回去。

叶胜眉根本不给木木哈拉丝毫反击的机会,身上光芒变得极为刺眼,如同沐浴在月光下的谪仙,美的让人窒息。

可木木哈拉却没有心情来欣赏这美貌,他没想到逃亡了一月的叶胜眉,还有如此战力,此时性命危在旦夕。

突然,血光一闪,却是那蝙蝠道人出手,虽然慢了一步,却也赶了过来,一把血剑劈砍在了剑上,叶胜眉的剑立即歪了过去。

同一时间,杨虚也出手了,身上符纹闪烁,如同猛虎下山,朝娇弱的叶胜眉扑了过去。

两面夹击,眼看着陷入危机,叶胜眉脚步轻点,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先是避开蝙蝠道人的横劈,身形一闪,又躲过了杨虚的猛扑。

刚刚逃离的庙门的木木哈拉,正想反击,却发现叶胜眉的剑,再次朝他刺来,精准无比,直取他的喉咙。

“锵”弯刀猛劈而下,再次将叶胜眉的剑劈开,木木哈拉身形一闪,极为狼狈的避开了叶胜眉的攻击范围。

这时,杨虚和蝙蝠道人再次追击而来,叶胜眉脚步轻点,如同踏在星辰之上,快如鬼魅,刹那间便冲进了庙中。

见此,杨虚和蝙蝠道人正要冲进去,木木哈拉立即拦在前面,道:“不可,她的实力犹在,若是冲进去,对我们不利。”

刚才的战斗,还是三人互为倚角,包住了叶胜眉,才形成压制,可最后却让叶胜眉破开阵势,差点杀了木木哈拉,可见这位摘星圣女的实力有可怕。

三人停在了庙门前,进也不是,退也不甘。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