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纹至尊

第5章 激战破庙

进了破庙,叶胜眉一拂袖,大力将门关上,转身就朝神台后而去。

剑气如虹,破开了遮掩的幕布,楚易与周玉琢两人,出现在她面前。

这一剑若是下去,两人必定被绞成碎肉,但看到他们惶恐的样子,叶胜眉却长剑一收,所有的剑气敛去,冷道:“你们是谁?”

饶是楚易意志坚定,也被刚才那一剑吓的不轻,旁边的周玉琢更是不停的打着哆嗦,眼泪直流,就差没晕过去了。

“良民。”憋了很久,楚易才鼓起勇气,“被他们抓来的良民。”

楚易毫不怀疑,自己如果说句废话,叶胜眉会一剑将他们绞杀,除去所有的威胁,再面对那三个老邪。

仔细的打量了两人一番,叶胜眉迟疑了片刻,道:“留在这里,若敢妄动,杀无赦。”

这可不是警告,而是真正的禁令,没等楚易点头,叶胜眉离开了神龛,走向了庙口,果然三个老怪见自己进来,并不敢轻易闯入。

“我的符纹之力,已经将近枯竭,刚才那一剑,逼杀木木哈拉,让他有所忌惮,却不知能拖延几时,若是这三个老邪强闯进来,殊死一战,也只有败亡一途。”想到这里,叶胜眉心底沉甸甸的。

如果她死在这破庙,当是摘星阁唯一一个被异族斩杀的圣女,也是唯一一个半路夭折的圣女。

原本进入大唐境内,她可以向天书院和符文神殿求助,只要表露出摘星圣女的身份,立即会有高手护送她回长安。

只是,身为摘星圣女的高傲,不容她去求助,从来只有摘星阁出手救人,哪有摘星阁求救的道理?

楚易不知道外面的动静,但叶胜眉刚才的那一剑,却让他不敢妄动,此时他的心底,除了方才的惊吓之外,还有些酸楚。

他认识叶胜眉,大唐三大世家,楚家和叶家可是姻亲,从小就跟叶胜眉订了娃娃亲。

依稀还记得,小时候有个胖嘟嘟的小姑娘,时常会跑到叶家来,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叫他夫君,而他总是被吓的慌忙逃离,惹的整个楚家鸡飞狗跳,最后被她爹擒回去才罢休。

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但楚易记得那双眼睛,像井水一样,清澈透明,却又倔强和执拗。

十五年过去,什么都变了,就只有那双眼睛的色彩没有变过。

两人再次相遇,却是在此情此景,她再也不是那个胖嘟嘟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叫他夫君的小女孩,她是摘星阁圣女。

而他,只是一个死里逃生的囚徒,自打楚家被灭门的那一刻起,两人的命运便已经注定。

“同是天涯沦落人,只识摘星不识卿。”楚易心中叹息。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是门被踹开了,三大老邪似乎识破了叶胜眉的虚实,冲了进来。

“叶胜眉,你的死期到了。”怒喝一声,三大老邪朝叶胜眉攻去。

三个人进入破庙,却久攻不下,狭小的空间叶胜眉反而更利于发挥。

只是,原本破碎的庙宇,在打斗中又遭了秧,也没有人去在乎这破庙的感受,就像那破碎的神像,没有人在乎。

或许是因为恐惧,或许是因为叶胜眉的警告,躲在神像后的两人,一动不动,周玉琢已经吓的蜷缩成一团,不断的往楚易这边靠。

醉人的女儿香,以及那被汗水打湿的娇躯贴在他身上,透着一股奇异的诱惑,只是楚易根本没心情欣赏。

他偷偷的望向了外界,却见刀光剑影,被围攻的叶胜眉已经越来越不济,三大老邪的强攻,像暴风骤雨一般,不断消耗着她的体力。

符纹的力量,让楚易不由的心颤,若是加入其中,哪怕一招一式,不,不用一招一式,余波便能让他丢掉这条金贵的小命。

自从恶魔岛出来之后,楚易一直觉得自己的性命比别人的性命要金贵,身负血海深仇,他可不能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

可是对叶胜眉的同情,又让他心底不忍,或许他应该出去,不,他绝对不能出去找死,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死在他面前,他甚至不能表露出丝毫对她的同情。

就在楚易心中挣扎不断时,突然破庙里亮起了光,不知道还以为已经是白昼了,但这光太亮了,太刺眼了,显然并不是白日的光所能岂级。

“啊……”一声惨叫传来,听的出是杨虚的声音,随后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

“符纹战甲。”木木哈拉的惊讶声传来,打斗声持续不断。

楚易身旁的周玉琢,紧紧的闭着眼睛,刚才的闪烁的光芒,让她睁开了一下,但很快又闭上了。

“这是一次性的符纹战甲,力量持续不了多久,全力出手。”蝙蝠道人的情况不好,身上全是剑伤。

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是叶胜眉却掏出了符纹战甲,这不是真正的战甲,而是由符纹阵列组成的战甲,融汇于皮肤的表层,只能用作一次性的战斗所用。

只有高阶的符纹师,才能够炼制出来,而在大陆上,像这样的完整的符纹战甲,大多是古时候留下来的。

用得好这样的战甲,绝对可以救人一命,比起那些笨重的符纹铠甲来,这种一次性的符纹战甲,也十分的昂贵,即便是一个大世家,也不一定能够拥有。

叶胜眉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弱,这套符纹战甲,是她成为摘星圣女后,她师父送给她的。

除了圣女剑之外,这也是她唯一的傍身之物,虽然也有很多符纹武器可以挑选,但她不屑于使用,她可是摘星圣女,用不着那些东西。

正是因为如此的倔强和执拗,造就了她今日的局面,虽然三大老邪的力量,也被她消耗的差不多了,可比起她来,却强了太多。

眼看着符纹的光芒渐渐消失,叶胜眉心一横,体内的熔炉震动,身上的符纹如同活过来一般,融入到圣女剑中。

顿时,圣女剑亮起了古老的光芒,其上符纹与她灌注的符纹遥相呼应,散发出一股古老而圣洁的气息。

这一刻,叶胜眉如同天外的谪仙,沐浴在星辰之下,她脚步轻点,施展出摘星步,挥剑刺了出去。

“疯了,竟然融化符纹!”三大老邪大惊失色。

符纹入体,经过熔炉炼化,便如同身体的肉一般,强行分离,那种痛苦比割肉还要强烈十倍,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痛苦,直接晕死过去。

各国对符纹武士最残酷的刑罚,便是强行剥离符纹,无数强大的符纹武士在这种刑罚下,都屈服于这种残酷的刑罚之下。

剥离符纹,虽然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力量,可是却会造成永久性的创伤,就如用一座高楼,被拔掉了地基,可能摇摇欲坠,也可能在顷刻间倒塌。

这一剑快的如彗星闪过,但在巨大的威胁下,三大老邪也各自使出了压箱底绝活,首先是木木哈拉,他身上所有的黑气释放出来,化作一狰狞的怪物,融入了全身。

巫蛊符纹十分毒辣,乃是融入各种毒虫毒素所刻画的符纹,施展出来,煞气滚滚,一不小心沾惹上,便会彻底化成一滩脓血。

此时木木哈拉是把身上所有符纹中的毒素都释放了出来,并且辅以夜叉神庙的禁术,化作了一尊夜叉神,格挡在前。

只是他的功夫还未到家,所以这夜叉神看起来,就像是一尊怪物。

杨虚也将图腾之术发挥到了极致,身上吸食的所有精气,都被融入到了符纹中,化作一头三丈巨虎,几乎凝聚成实质的肉身,格挡在前。

但他的图腾之术,显然并不正宗,这些精气都是他采阴补阳而来,所以虽然气势汹汹,却看着像随时都要溃散一般。

而且,在精气释放的瞬间,他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速度老去,瞬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蝙蝠道人同样是展现出了最强的禁术,身上血光闪烁,化作一座大钟,护住了周身每一寸的肌肤。

但血气的释放,也让蝙蝠道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原本年轻妖媚的脸,瞬间干巴巴的,就像一具尸体,死气沉沉。

然而,三大老邪释放出的最强禁术,却也没能抵挡住叶胜眉的剑,只见星光闪烁下,剑朝前一点。

那刚凝聚成形的夜叉神破碎看来,剑气落在木木哈拉身上,发出“啪”的一声,将他重击了出去。

同一时间,叶胜眉的剑刺向了蝙蝠道人和杨虚,看起来好像是两个人一样,可其实是一人,只是速度太快。

一前一后,却像是同一时间刺出,血钟破碎,老虎崩溃,两人被剑气所慑,全都倒飞了出去。

“哇哇哇”几口老血吐出,呈乌黑之色,只是刹那间,形势大变,叶胜眉占尽了上风,将三大老邪同时击溃。

月光透过房顶的缝隙,落在叶胜眉的脸上,原本苍白的脸,此时毫无血色,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确定三大老邪,也没有反击之力后,才退后两步。

“噗”的一口逆血喷出,染红了她的白袍,她靠在神龛上,绝美的脸微微颤动,这是融化符纹,所产生的后遗症,比割肉强烈十倍的痛苦,而且是由内而外。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