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手握圣女剑的男人

突然平静下来的破庙,让楚易有些不适应,他偷偷的朝外望了一眼,却是惊奇无比,只见三大老邪,都倒在地上,身体还在颤抖,却已经动弹不得。

叶胜眉也同样如此,靠在神龛上,重重的喘息着,那颤动的身体,让人有些心疼。

“好狠的摘星圣女,不愧是叶先武的女儿。”木木哈拉挣扎了几下,靠着墙壁坐了起来。

同一时间,蝙蝠道人跟杨虚也挣扎坐起,因为是后面两剑,所以他们的伤势,比起木木哈拉,可轻了许多。

“你身上还有多少符纹可以融化?恐怕现在连催动符纹的力气都没有了吧。”杨虚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正如杨虚所料,叶胜眉此刻连握剑的力气都没有,若是不是融化符纹,所带来的剧痛,恐怕此时她已经疲惫的睡过去了。

这是她成为摘星圣女以来,最狼狈的时刻,她甚至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终究是太过倔强执拗,不然只要稍稍多几分力气,刚才那三剑,绝对能够杀死这三个老怪,而不是重创他们。

“若论恢复,传承大周诸圣的摘星圣法,可比你们几个的杂毛小术,强了百倍。”哪怕是嘴上,叶胜眉也不愿意服输,“等我恢复过来,必然斩下你们的头颅,送到神策府领赏。”

三大老邪一听,顿时毛骨悚然,摘星圣法确实要比他们所修的符纹之术厉害太多。

“哈哈哈。”木木哈拉突然大笑,道,“即便你恢复的快又如何?可惜你没有时间了。”

他看向破碎的神像,叫道,“乖徒儿,你还不快出来,帮为师斩下这妖女的人头?”

其余两位老邪一听,也看了过去,脸上露出了笑容,要不是木木哈拉提醒,他们都忘了这两人的存在。

叶胜眉却是心中一动,万万没有想到,放过的两个年轻人,竟然会是木木哈拉的徒弟。

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狠下心来,将他们刺死,以绝后患了。

听到老邪的叫唤,周玉琢是不敢动的,可是楚易却不得不动,他强作镇定,笑道:“好戏结束,终于到我出场了吗?”

周玉琢拉了拉他的衣袖,好似在说,你疯了吗?他们可都是符纹武士啊。

楚易不理会她,缓缓的走了过去,这背影让周玉琢突然想到了昨夜的经历,莫名其妙的多了几分信任。

“杀了她,你就是我老夫的嫡传弟子,我会倾尽所学,让你成为最强大的符纹武士!”木木哈拉保证道。

“哦。”楚易走到中央,捡起了地上的圣女剑,原本以为会很沉,却发现这把剑,轻飘飘的,很顺手。

他转过身,看着叶胜眉,问道,“我算不算是握住圣女剑的第一个男人?”

月光下,那张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那清澈的眸子里,却透着几分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楚易挥剑,朝叶胜眉刺了过去,一旁看着的三位老邪,都兴奋了起来,无论楚易能不能杀掉叶胜眉,这一剑都能给她造成不小的困扰,想要恢复也没那么容易了。

更何况,叶胜眉此时已经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更遑论反击了,这一剑必死无疑,只是可惜,堂堂摘星圣女,竟然死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小人物手里,也是讽刺的很。

然而,剑在叶胜眉前方一丈的地方停了下来,三大老邪立即皱起了眉头,木木哈拉急道:“你怎么啦?刺啊,刺死她啊!”

叶胜眉都已经闭上了眼睛了,却没想到这剑竟然没刺过来,她古怪的扫了这个青年一眼,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楚易把剑收了回去,转身道:“您老人家,是不是先把那精气丸的解药给我先?”

木木哈拉一愣,冷道:“你杀了她,还怕我不把解药给你吗?”

“那可不一定啊。”楚易微笑道,“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受制于人,所以,您老人家,还是先把解药给我,再谈其它。”

在两个老邪的目光逼迫下,木木哈拉伸手在怀里抓了抓,随后拿出一个玉瓶,从地上滚了过来:“红色的药丸便是解药,一共有三枚,也是强筋健骨的宝药,权当是为师送给你的见面礼了。”

楚易接过玉瓶小心的打开,一股沁人心脾药香传来,但他却并没有吞下,转而又封了起来,放都了怀中。

“赶紧杀了她,等她恢复点力气,就是你的死期了。”木木哈拉着急道。

“别急。”握着圣女剑,楚易一点动手的意思都没有,他突然看向了另外两个老邪,道,“我这也算是救了你们的性命了,怎么样,给点宝贝吧。”

看到他那一脸无耻的样子,蝙蝠道人和杨虚,却无可奈何,若不是动弹不得,可不得扒了楚易的皮。

蝙蝠道人在怀里摸了摸,道:“我这里有一枚血气丸,是我凝聚无数精血炼制的,本来是用来熔炼符纹所用,便便宜你了。”

又是一个玉瓶滚了过来,楚易接下查看了一番,很是满意,扭头看向了杨虚。

“小兔崽子,我身上没有什么宝贝,不过到是有一本荒国的图腾之术,在我的怀里,你要的话自己过来拿,我现在没力气。”杨虚露出和煦的微笑。

“前辈可不要框我啊。”楚易犹豫了一下,握着圣女剑,缓缓的走了过去,距离一丈时,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你害怕老夫伤害你不成?”杨虚一脸虚弱的样子,“我都这个样子了,你觉得我能伤害到你吗?”

“也是啊。”楚易却没有上前,摸着下巴道,“你丢过来的力气没有,拿出来的力气,应该还是有的。”

“小子,你别太过分了。”杨虚怒吼道。

“省点力气吧,你再不拿出来,我这就走了,你们自生自灭好了。”楚易毫不掩饰自己准备逃亡的念头,扭过头,道,“周玉琢,我们走吧。”

周玉琢战战兢兢的从神像后面伸出头来,却浑身打颤,哪里有逃跑的力气啊。

“算你狠。”杨虚抬手,从怀里拿出了一本书,道,“我没有丢过来的力气,你自己来拿。”

见到书上古朴的纹理,楚易眼中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却被杨虚捕捉到了,心底透着几分狠辣。

当楚易靠近时,他已经暗中开始蓄力,而当楚易伸出手时,他的另外一只手,突然挥出,发出“呼”的一声,拳风激荡:“受死!”

这一拳若是击中,别说楚易这弱不经风的样子,就是个符纹武士,估计都得重伤。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旁的两大老邪愣住了,不明白杨虚为什么这么做,就连叶胜眉,也皱起眉头。

然而,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这一拳明明是能够击中的,却走偏了,不是拳头走偏了,而是人走偏了。

却是危机时刻,楚易眼前出现了未来的片段,杨虚这一拳虽快,却被楚易提前预知,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但他并没有退后,眼中露出狠辣之色,抬手一剑就朝惊讶中的杨虚刺了过去。

圣女剑虽然没有符纹武士催动,可依旧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以杨虚现在的状况,若是被刺中,必死无疑。

“就知道你小子不可靠!”杨虚早有预料,闪身避了过去。

然而,胸口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感,两大老邪没想到,杨虚竟然傻不隆冬的,朝剑刺的方向滚过去了。

这一剑,正中杨虚的心脏,鲜血溢出,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易:“怎……怎么可能,你……你……”

话还没说完,杨虚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楚易长剑一收,脸上依旧挂着寻常的微笑,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也不是最后一次。

“果然是好剑,竟然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楚易打量着手中圣女剑,却不知道,此时破庙里的人,都惊呆了。

仔细回想刚才的过程,以及杨虚最后的绝望与惊恐,他们心中有些毛骨悚然,原本以为这个少年不过是个随手可拿捏的软柿子,谁想到他才是真正可怕的狼。

出手的动作,干脆利落,杀了人后,没有丝毫的惊慌,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少年能办到的。

若不是他身上没有丝毫符纹的气息,他们可能会怀疑这个少年身上,藏着什么惊天大秘。

“果然如此!”木木哈拉似乎理解到了什么,心底发毛。

叶胜眉显然没想到,形势竟然变幻的这么快,她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关键时刻反水。

刚才的那一剑,绝对是蓄谋已久,否则不会这么连贯,不会这么轻松,能算死一个老邪,少年的心机深沉,可见一斑。

就在此时,让人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楚易走到没有气息的杨虚身边,狠狠的又是一剑上去。

正当他们以为,杨虚跟这少年有仇时,却发现刺的位置很是讲究,显然这少年只是想试探一下,杨虚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

当他捡起地上的图腾秘籍时,无论是剩下的两个老怪,还是叶胜眉,都感觉毛骨悚然。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