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遇见都带伤

第6章 你很廉价

他伏身在我耳边,隐隐吹着热气。

我透过镜子,看着身后一脸怒气英俊的男人,满心疑惑,白芷怎么了?为什么他突然提及陆卓然?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伴着臀部的疼痛,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苏韵,你现在想谁?嗯?”韩子尘伏身靠近我耳边,声音低沉压抑,隐隐带怒。

生气?因为白芷还是陆卓然?

臀部被他打了一巴掌,我吃疼,扭动着身子,“谁都没想!子尘,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对白芷做什么!”

顿了顿,察觉他下体有了反应,我身子一僵,尽量正常着声音,转移话题道,“白芷怎么了?”

他似乎已经来了兴致,抬手开口滑动腰间的皮带,随口道,“晚间她在小区楼下被抢劫了!”

再过平常的一句话,我却差点失笑出声,所以,只要白芷出事,他就能把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

不知道是那来的勇气,我猛的转身,将他推开,眼睛酸疼得厉害,对上他疑惑的眸子。

我开口道,“所以你刚才气冲冲的进来,就是以为白芷出事是我指使的?”

他蹙眉,没开口,显然对于我突然爆发的情绪有些不耐烦。

我突然失笑,“韩子尘,你把我当什么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么?”

白芷不过是被抢劫而已,还是在她自己的地盘上,为什么这种事都要往我身上扣?

他低敛了眉宇,极为讽刺的看向我,“难道不是?”

呵呵!

我重心不稳,失重般的后腿了几步,是啊!是这样的,于他而言,我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从遇上他开始,我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无论他多么讨厌,我从不知道疲惫,热情不减。

“是!”半响,我吐出一个字。

路是我自己选的,苦楚自然也要自己来担。

“还做么?”他看着我,脸上没什么表情。

只怕,他这一句还做么?我是听不懂的。

我抿唇,双手死死拽着身上仅有的吊带,“今晚可以不做么?”

陆卓然说,最近一个月都不能再有房事了。

否则加重伤口。

韩子尘眯了眯眼睛,双手环抱着身子,冷眼瞧着我道,“可我想做!”

他是故意的,他心里有气,我知道,他是因为昨天晚上我给他下药的事。

走到他身边,我主动贴上他的身子,声音软了几分,道,“那你可以轻点么?”

伤口未好,既然避不开,只能希望他稍微温柔一点。

他没回答我,只是猛的一把将我抱起,丢在床上,随后整个人都欺身压了下来。

他修长冰凉的手指落在我唇上,略微轻佻的摩挲着我的唇瓣,“怎么?”

我怕及了他这般似笑非笑,冰冷带狠的样子,“医生说昨晚太重了些,不能.....”

“医生?陆卓然说的?”他勾唇,冰凉的唇贴在我耳边。

瞧着是相依相偎,可四周隐隐冒着冷气,他现在心情不好,而且,还在生气。

韩子尘的脾性向来难琢磨,我不知道他现在生气的是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乖巧的让他继续接下来的动作。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