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墙难越空长恨

第六章 成了痴傻

傅意宁的呼吸开始变得紧促起来,她只听龙泽煜扬高声调:“来人,将她送入长乐宫!若没有朕的命令,不准放她出来!”

傅意宁被那两个大汉在地上拖行着,她的耳边还残余着龙泽煜的威胁:“你若敢瞎折腾,那就莫要怪朕不客气了……”

一个月后。

“姑娘,陛下要奴婢带您去御花园里遛弯,这可不是变相解了您的禁足?”说话的人是眉儿,龙泽煜安给她的婢女,心眼不坏,就是有些嘴碎。

正望着远处呆愣的傅意宁登时回过神来,她神情雀跃,提起裙摆,朝椒房殿跑去。

殿中的林季昕打扮富贵,正在为指甲沾染颜色,见傅意宁过来,她并不意外,抿嘴笑起来:“好妹妹,本宫这回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才让阿煜将你放出来。”她的面色红润,完全不像刚坐过小月子的人。

她凑上前,探在傅意宁耳边,笑语吟吟:“你不在,本宫少了许多乐子呢。”

傅意宁不愿听她废话,也不理她挑衅,冷眼望向她:“云儿在哪?”

“自然是在寝殿中歇息着,”林季昕嘴角带笑:“阿煜让本宫照顾云儿,本宫不能有懈怠之处,每日都亲自熬汤药给她,那药的成效倒是不错……”她口中的汤药,自然是那日喂云儿喝下的那些。

说着,有宫人将云儿送了上来,云儿仍然一味地喊着爹娘,但却眼神迷茫,谁都不识,歪头咬着指头,口水直流,抱她的嬷嬷也是一脸嫌恶。

傅意宁慌忙扑上去抱过云儿,云儿笑着拍手,口水霎时间就流满了一身,还沾到了傅意宁的衣服上,冲谁都是喊着爹娘。

林季昕俯下身,想要逗弄云儿的脸蛋,却叫傅意宁躲了过去,稍一抬眼,傅意宁就看见了林季昕玉颈上的红印,一个又一个……

扎入了她的眼中。

她的动作就此僵住,而林季昕则是在假装害羞:“昨夜本宫就叫阿煜不要……可他却偏偏不听,这还叫妹妹你看到了,真是羞死人了。”

傅意宁听出林季昕话中的得意,心头泛起酸涩。

她低下头,望着云儿那不知世事的笑脸,傅意宁的心里涌起一个想法。

龙泽煜与林季昕想要她手里的百草灵丹……

“把龙泽煜叫过来!”傅意宁的眼神分外坚毅,如果一颗百草灵丹能够换取她与云儿的自由,那也算物超所值。

林季昕眉峰一挑:“阿煜曾说,不想见你,他应当是不会过来……”

话音刚落,林季昕就感觉到有硬物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低头一看,竟是一把匕首!

她的耳边则传来傅意宁的冷笑声:“那这样呢?他莫非还是不肯来?”说着,她又将匕首逼近一分,威胁意味十足。

“傅意宁!”林季昕顾不上伪装,歇斯底里地喊道:“你莫非是疯了?”

“我这还不是被你和龙泽煜逼的?”傅意宁眉稍平静,可眼底却带上了十足的恨意。

林季昕刚做好的丹蔻深陷到手心里,心中惶恐不已,瞪向一旁已经被吓傻了的婢女:“还不快去请陛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