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悠闲生活

第四章 萧远

吃过早饭后,程冉说要回家收拾屋子,并拒绝了要来帮忙的刘家阿娘。程冉可是想要进山,要是被刘家阿娘知道了,怎么可能让她进去。

答应了中午回来吃饭的叮嘱,程冉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脚步轻松的回到家里。

找出原身的挖药草装备,背在身上,根据记忆中的路线,向后山前进。程冉沿途发现了几株常见的药草,想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程冉都小心翼翼的挖了出来。

程冉想去山里的深处,平日里也就只有经验丰富的老猎户才敢进去,里面听说有很多大型的野兽,就连大虫都有,危险得很。

不过,程冉有空间这个金手指,想着遇到危险就往空间躲,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因此程冉想了一下,没有犹豫的一直前进。

富贵险中求,既然没人敢进去,说不定真的有人参这般宝贝等着她呢。程冉乐观的想到。

越往山的深处走,树就越高大,那茂密的枝叶,把阳光都遮住了,阴森森的,还好程冉的注意力在寻找草药上,要不然还真有可能被吓得下山去了。

果然没猜错,这深山没人敢来,里面的药草都有好些年头了,还挖到好几种比较珍惜的药草,想着空间空着的黑土地,程冉还移植一些药草的小植株到空间。

不过,就是一直没有看到人参,一直弯着身子挖草药的程冉,累得坐在大石头上,捶了捶酸痛的腰,她可能是个假的穿越女吧。

程冉从空间拿出一个香甜的桃子,刚想往嘴里送,就听到远处灌木丛中传来很大一阵响声,程冉吓了一跳,该不会真遇到什么大型野兽吧,她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吧。

程冉小心翼翼的藏在石头后面,要真是什么野兽的话,就躲进空间里。

那响声越来越大,灌木丛也四处乱晃,一看就是个大家伙,程冉已经做好了进空间的准备,只是这大家伙还没出来,就听到一阵痛苦的哀嚎,程冉被吓了一跳,探身出去看。

发现有鲜血正从灌木丛中流出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大家伙在灌木丛中,把自己弄伤了,程冉有些无语自己的脑洞,应该没有这么傻的野兽吧。

声音慢慢的微弱下去,程冉想应该是死了,听着刚刚的声音有点像野猪的声音。

程冉有点想去看看情况,可是又害怕。

就在程冉纠结的时候,萧远收回手中的箭,放进箭筒里,看着死透的野猪,平静的脸上也不禁闪过一丝激动。这个大家伙能卖到不少钱,今晚,他和他家大花也能大吃一顿了。

萧远在想,如何将野猪搬回去,听觉灵敏的他听到了踩断枯树枝的声音。萧远警惕的拿起弓箭,弓着身子前进。

程冉还是压制住了自己强烈的好奇心,好奇心害死猫,她还不想做那只猫。

只是这一不留神的,就踩断了脚边的枯树枝,声音那叫一个清脆。程冉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

不行,她还是早点离开吧,她的小心脏承受不来。程冉抬脚向反方向轻声离开。

萧远扒拉开灌木丛,隐约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向山林深处走去。萧远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大虫,只是这山里没有什么人会进来,进来就是相当于送死,萧远顿时紧张地朝程冉的身影喊了一声,快步朝程冉跑过去,“别进去了,危险!”

程冉听到这声音被吓了一跳,不是说这深山不会有人吗?

蒙了一会,萧远赶了上来,看到程冉的样子,马上认出了程冉的身份。想到程冉最近发生的事情,还以为程冉是想寻死。

“程姑娘,你这样做对得起辛辛苦苦把你养大的程奶奶吗?”萧远看着程冉黑黑的清澈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生起了一股莫名的气。

程冉看着眼前高大的黑脸汉子,吓了一跳,妈呀,他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呀。

只是,听到男子的话,程冉有些哭笑不得了,这话该不会以为她是想自杀吧。

程冉认真的找了找原身的记忆,找来找去,也就只有传说中“又丑又穷”的萧远符合条件了。

看到低着头不说话的程冉,萧远以为程冉是被他发现,心虚了,想到心善的程家奶奶,萧远看着瘦弱的程冉心里闪过一丝怜悯,想着该怎么才能打消程冉这个危险的想法。

“丑”,程冉想起刚刚看到的脸,五官棱角分明,眼神深邃,不丑呀,明明就是一个帅气的小哥哥。程冉忍不住抬起头看了萧远一眼,没想到却刚好撞到萧远的眼神。

尴尬,程冉脸一下就红了,怎么会这么巧呀,为了缓和这种尴尬的气氛,程冉对萧远笑了笑。这个时候,笑一笑应该没错吧,程冉有些不确定的想到。想起刚刚萧远的话,程冉赶紧说,“那个,我只是来挖草药,你看我挖了一大篓呢,不是你想的那样。”

萧远一直没回话,程冉看过去才发现萧远正在发呆,程冉习惯性的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了手,让他回神,做完才发现,在古代做这个动作好像挺不好的,程冉赶紧收回双手。

萧远从程冉伸手过来就回神了,想到刚刚他竟然因为程冉一个笑容走神了,萧远眼中不禁闪过懊恼,可是真的很好看,女子脸颊微红,嘴角扬起甜甜的笑容,双颊还隐约露出浅浅的梨涡,萧远就感觉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程冉看到萧远回神了,又重复了一遍。他闹了一个大乌龙,萧远感觉这一天的懊恼简直比他前二十年的生活都来得多。

不过想到程冉竟然就一个弱女子便进来这危险的山中,要是遇到什么野兽,或者刚刚他没及时射死那头大野猪,说不定程冉就横尸荒野。

萧远不敢想象程冉横尸荒野的样子,内心又是害怕又是生气,想教训一顿程冉,看她还敢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可是萧远又想到他们非情非故的,根本没有资格说她什么,只好生起了闷气。

程冉哪知萧远的心情,想起刚刚那疑似野猪的哀嚎,好奇地问道,“萧大哥是猎到野猪了吗?我刚刚听到好像是野猪的声音。”

萧远闷闷地应了一声。

程冉好奇心又起来了,小跑过去,真是一个大家伙。看到野猪脑袋上的箭,箭法真是精准,一击必杀。程冉忍不住看了身旁的萧远,忍不住露出一丝崇拜。

咦,这野猪嘴里的叶子怎么有点像人参的叶子?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