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婚宠:娇妻尚浅

第1章 虽剧情狗血但戏不能白看

碧海湾高级公寓D20栋1601室。

尚浅伏在卧室门口的墙壁上,手里拿着手机。

屏幕里有两个皮相不错的男女上拥抱着耳语。

“浩宇,你喜欢我还是尚浅?”

林浩宇坏笑,“当然喜欢你啦!”

……

尚浅摸了摸有些酸的后腰,看着手机屏录像的时间:1:00:08秒,撇了撇嘴,还真是个真男人。

没错房间里的男人就是她的男朋友,哦,不。是前男友。在她特意请假给他惊喜却发现他和自己的同父异母妹妹偷情时,她就已经把他拉入黑名单了。

徐微曾经问过她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你亲眼看见男朋友和别的女人躺在一个床上你会有什么反应?

那时候尚浅觉得这个问题有些无聊,更何况在她的印象中林浩宇不是个滥情的人。他温文儒雅,是个很懂得体贴照顾人的男生,在她还没和林浩宇交往的时候身边人就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林浩宇是个很会宠女朋友的人。事实也确实如此。

三年的恋爱,有一半时间他俩是在异地恋。但每年的节日他都会备好精致的礼物给她邮回来。每天至少通一次电话,可以说他们恋爱到现在没吵过一次架。

当她看到房间里纠缠的身影时,尚浅有一瞬间是懵的。

接着就是心痛,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冲上去分开如胶似漆的两个人,赏他们一人一个耳光。

可是当她亲耳听见尚暖问他真的要和尚浅结婚么?他说只是玩玩的时候,尚浅却觉得她有些自作多情。是啊,她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何德何能让一个未来林氏集团继承人一见钟情。

尚浅揉揉有些酸的眼睛,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这个男人不值她伤心!

卧室里稍作休息的二人感到一丝凉意一哆嗦看到门口站着的尚浅一惊。

“尚浅?!”林浩宇从床上弹起,不可置信的叫出声。

尚暖则是妖媚的倚在床头,挑衅的看着尚浅。

房间里灯光泛着淡淡的暖光,空气中夹杂着暧昧。

尚浅皱了皱眉,心中作呕。

“尚浅,我。”

林浩宇抿了抿唇,上前一步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无从说起。

这种你情我愿的事做了就是做了,要怪只能怪尚浅太保守,他毕竟是个正常男人。

看着面前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做的不对的二人。

尚浅冷声道:“怎么,算是默认了么?”

林浩宇弯腰捡起地上的睡袍穿上。

“尚浅,这件事我们都可以当做没发生,我还是会按约定时间娶你的。”

看着尚浅倔强的样子,林浩宇有些于心不忍。其实如果她可以娇弱一点小鸟一人一点他或许真的会爱上她。

“姐,浩宇都这么说了,你就不要太死咬着不放了,毕竟这事传出去,对谁都不好。”

尚暖缓缓的掀开被子,拿起地上的白色浴巾围在胸前。走到林浩宇身边语气带着几分威胁的味道。

就算尚暖不警告她,她也不会说出去,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尚浅勾唇一笑,林浩宇蹙了蹙眉,这时候她居然能笑的出来?难道他在她心里就那么可有可无么?!

“妹妹说的对。”尚浅走上前一步,尚暖直了直腰防备的看着尚浅。

尚浅拿下双肩包,拉开拉链:“不过……”

“这看戏哪有白看的道理。”

说着从钱包里拿出3000元钱,数了数,讥讽道:“一共三千,还你衣服钱二千,那一千算是看片费。”

“啪!”的一声,红色的毛爷爷在空中飞舞,二人皆被打脸。

林浩宇有些怒了,拂去眼前飘落的钞票,却看到尚浅已经走远的身影。

“浩宇!算了。”

尚暖拉住林浩宇的胳膊,娇柔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她一向这么不知好歹的,你就别气了,更何况你不是还有我么。”尚暖环住男人的腰肢,声音魅惑。

“明天我就去你家把婚退了,新娘换你!”林浩宇勾起尚暖的下白,眼眸透着怒气。

黑暗中,尚暖的嘴角微扬。

尚浅,我一定会将你赶出家门,尚家和林浩宇都是我的!

RED酒吧门口,jason咽了咽口水,低垂着头,拿着文件夹的手有些哆嗦。

“女人,放手!”

听着自家boss的冰冷声音,jason身子抖了抖。抬眼瞟了一眼一身白色衬衫牛仔裤的女生,白净的娃娃脸未施粉黛却别有一番味道。可惜啊……遇上了不该遇上的人。

尚浅熊抱着男人,醉酒的她丝毫不知此刻的危险,只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好好闻。

尚浅在洛西泽的怀里蹭了蹭,舒服的哼出声。

模糊不清的呢喃:“要亲亲,要抱抱,要觉觉。”跟个小孩子似的,说着两个小手就环住洛西泽的脖子。

身上的女人不停的在他身上磨蹭。

洛西泽深吸一口气,冷眼盯着尚浅的头顶,似要看出一个洞来。

今晚他在RED有一个局,刚刚结束出门时看到一个喝的烂醉被几个小青年骚扰的女生,这种事情很常见,尤其是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可当他走到门口时,那个女生居然一把从身后将他抱住,本能反应,他皱着眉挥手将女人甩了出去,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谁知那个女生嘀咕了几句“好疼”屁颠屁颠的又跟了上来,还不怕死的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夜色有些凉,尚浅缩了缩脖子,身子又往男人怀里拱了拱。

jison感觉到自家boss的周围空气仿佛要凝结般,用手搓了搓胳膊,哆嗦的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问道:“b,boss,要不要叫叫保安?”

洛西泽阴沉着脸,这女人真是找死!

还没等他回答,怀里快要睡着的人居然有了反应,拨浪鼓的摇着头,小手紧紧的攥着洛西泽雪白色的衬衫。

“不要,不要保安。”

粉嘟嘟的小嘴撅的老高,眯着大眼睛抬着头带着祈求的目光望着洛西泽。

洛西泽绷直了身子,沙哑着声音,语气危险的问道:“确定?”

尚浅觉得男人的黑眸带着星光,笑呵呵的抬起小手附在男人的眼角:“确定。”

说着便打了个酒嗝。

“咯~”

听到肯定的回答,洛西泽眸色暗了暗,将尚浅抱起打开车门扔进车里,侧过身向jiason伸出手:“钥匙。”

“啊?”jiason身着脖子似乎有些不确定自己所见所听。

他家冷情boss就这样从了一个陌生女孩的邀请?那老夫人和那些富商物色的尤物算什么?

“钥匙!”洛西泽声音又冷了几分。

“哦哦哦,给给。”

jiason猛地回过身急忙掏兜将车钥匙双手呈上。

一阵疾风,黑色的BugattiVeyron就消失在街角。

jiason一屁股坐到地上,身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总有一天他会成为全世界第一个被老板吓死的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