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刺客长得好妖孽

“是。”本来青儿怕小姐去了受婆子挤兑,想到今日小姐的转变,也没有阻拦。至于蓝儿,还在房里睡大觉。

“谁是掌事婆子?”厨房离后院不院,以前在饭点总闻到阵阵香气,去领的却是粗茶淡饭。

“呦,三小姐找老奴何事?”刘嬷嬷打着笑脸走来。

“知道自己是奴才就有个奴才样子。怎么,我一个主子连碗饭都吃不起了?”

刘嬷嬷听说了慕容玉的事,却丝毫不避让,毕竟有二夫人撑腰。

“瞧小姐说的,奴婢哪敢,只是每日做饭都是有时辰的,再多做一顿,费时费力,这损耗我们没地要去啊。”

“哼,”慕容玉上前,揭开锅,里面六样大鱼大肉和点心,都是慕容玉的份例,八年来都被奴才们贪吃了。

“几个婆子奴才,也配吃这么好的东西?”慕容玉冷冷盯着她们。

“这是二夫人赏的。”嬷嬷狡辩。

“到底是二夫人赏的,还是克扣了我的份例?青儿,把饭菜装进盒子里。”

“是。”青儿伶俐的装盒。

“小贱蹄子,你干嘛呢!”刘嬷嬷刚要阻止,却发出一声惨叫。

只见自己的手被慕容玉死死握住一推:“啊!”估计不是骨折也是脱臼。

“还愣着干什么,她就是个不受宠的小姐,打死她。”刘嬷嬷发狂道。

另外几个丫鬟婆子一齐上,慕容玉一脚踹一个,一手打一个,不多时,都倒在地上。

“青儿,走。”慕容玉拍拍手上的灰。

“是。”青儿觉得自己活得从没这么痛快过。

慕容玉走后,刘嬷嬷一瘸一拐的去找大夫人告状。

“什么?这是真的?”大夫人不可思议。

刘嬷嬷和其受伤的丫鬟龇牙咧嘴的说着,还不忘添油加醋一顿。

“难道这几年,她都是在装傻?去,把蓝儿叫来。”

蓝儿已经睡醒,看青儿和慕容玉带着一堆好吃的回来,十分惊讶,慕容玉招呼了几个人一起吃,蓝儿却吃得心不在焉。

大夫人身边的丫鬟来招蓝儿去,蓝儿心里一惊,看了看慕容玉。

“既是掌家主母找,那就快去吧。”慕容玉笑吟吟的说,蓝儿行了一礼下去,慕容玉看她的眼神越发狠毒。

“小姐?”

“盯住她。”

“是。”

大夫人的春宁院。

“蓝儿见过大夫人。”蓝儿跪下到。

大夫人侧躺在美人榻上,手执白玉骨扇,眯着眼睛不说话。气氛越发压抑。

“这几日那贱婢有没有什么异常?”大夫人懒懒开口。

“这……奴婢没发觉什么异常。”

“那她为何又会拳脚又会作画?”大夫人压制住怒气。

“回夫人,奴婢,奴婢不知,她每日除了做工也没做别的,晚上也没起来偷偷学过,奴婢有时候守夜都不敢睡觉,还是没发现异常。”蓝儿说的时候身子颤抖,预感自己要挨罚。

“没发现异常?她不知不觉会了这么多东西,你竟然没发现异常,你这蠢货。”大夫人怒目看着她呵斥。

蓝儿吓得直磕头,“夫人饶命,蓝儿日夜监视,真的……”

“做事如此不用心,要你何用!来人!”

“在。”两个一看手劲够足的嬷嬷上前一步。蓝儿吓得瑟瑟发抖,上一次受刑是在五年前,慕容玉受罚三天不准吃饭,青儿给她偷了窝头,蓝儿没及时发现,被大夫人杖责三十,那滋味现在想想都让蓝儿害怕。

“打三十大板。”

“夫人,这几日还要让她盯着那贱婢,打了板子得躺几天,不如……用针刑吧。”一个婆子道。

“动手吧。”大夫人继续眯着眼睛摇着扇子,她喜欢听丫鬟受刑的惨叫,这样让她觉得她当家主母的地位无法侵犯。

“不要……大夫人,奴婢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奴婢吧。”蓝儿哭着道。

两个嬷嬷端来一盘银针,蓝儿吓得后退,一婆子摁住蓝儿,另外一个嬷嬷拿起针,刺向蓝儿后背。

“啊!不要啊!”蓝儿惨叫着,并不能阻挡银针落在她胳膊上,手指上,肩膀上。

行刑完毕,蓝儿摊在地上,听大夫人说:“再不用心,直接杖毙。”

“是。”蓝儿受了命,走出大殿,生怕晚了一步再受罚。

夜,深沉。

今日是青儿守夜,慕容玉沐浴完之后换上中衣休息,看青儿挺累,便道:“你今晚回去睡吧,不必守夜了。”

“是。”青儿白天跟着一顿折腾实在是累,便回房了,也想盯着蓝儿有什么动静,但回去一沾着枕头就睡得死死的。

“嘭。”原本就破的窗户不知被什么打破了。听动静像是有人掉下来了。

“谁?”前世东宫进刺客,让慕容玉敏锐察觉外面情况不妙。

果然,一支剑伸进帷帐:“别动。”慕容玉咬咬牙,扯开帷帐,站在黑夜人面前,黑衣人微怔,一般的大家闺秀,不是得吓哭了吗。

黑衣人虽然蒙着面,但不难发现他眉宇俊朗,星辰一般的眸子盯着慕容玉,全身散发着难以掩盖的王者之气。

窗外,却有阵阵火光,伴随着家丁的声音,“抓刺客啊。”

慕容玉皱眉,却有一支剑突然抵住她洁白的脖颈。

“快把我藏起来。”

……

“开门开门。”家丁们拍门的声音,明显冲着自己来的。

“谁?”慕容玉镇定道。

“三小姐,府里进刺客,我们正搜查。”

慕容玉眼珠一转,用假的不行的声音说:“我这里没有刺客。”

“有没有我们进去搜一下就行了,你们几个,把门撞开。”大夫人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撞开。慕容玉终于知道什么叫破门而入了。

“大伯母怕是找错地方了。”慕容玉中衣外面披上一件披风,夜风起,吹得衣角阵阵撩人。

“有没有搜一下不就知道了,有人看见刺客来了后院,为了避嫌,还要委屈一下三妹了。”慕容棠高傲的说。

“不行……你们。”没等说完,家丁们就撞开房门进去。

“母亲,你看床上被子里是不是裹着个人?”慕容棠眼尖的发现床上不对劲。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