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之地

第8章 小白脸和丈母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白脸捂着脸就要走:“遇到你们这帮酒鬼算我倒霉!”

我却不依,拉住小白脸道:“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走了?你给我说清楚!”

小白脸一把推开我:“说什么?她出钱,我出力,要问你也得去问她,关我什么事?!”

我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脊背发凉。

我看着小白脸要离开的背影,忽然嗷一声将他从背后扑倒在地。

“我TM打死你!”

我这次下了狠手,只恨不得将这个小白脸打死当场。

小白脸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我俩正打得难分难解时,一道熟悉的尖叫忽然窜入耳朵里。

“王忠吉,你这是要作死啊?!给老娘住手!”

我浑身一僵,条件反射的就回头,这两年来被丈母娘都虐成了受虐狂,居然就那么服从了她的命令。

我刚转头,就觉得一阵风从耳际刮过,随即丈母娘肥胖的身躯已经扑倒在那小白脸身边。

她心疼的扶起小白脸,肉麻兮兮的捧着他的脸道:“哎哟哟,都打坏了,我家小心肝的脸都被打坏了。”

我刚恢复了点儿理智的脑子再度炸了一个雷。

我看着丈母娘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将小白脸抱在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天知道那个凶悍如河东狮的丈母娘,居然还有这种梨花带雨的时候,我真是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半晌,林峰才咳了一声道:“那个,老王,我明天还有课,先走了。”

林峰刚走,丈母娘母狮一样跳起来,冲着我就是一耳光:“你长本事了是吧?居然敢打人了!”

丈母娘说着朝警察道:“你们还不快把这个杀人凶手给抓起来?”

我和警察面面相觑,警察尴尬的道:“家庭纠纷就回家解决,不要再骚扰周围邻居了。”

他们说罢,转身离开。

我尴尬的站在原地,任由战马姑娘一通数落,我低眉顺目,看着地上的小白脸,心底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一方面庆幸,一方面却又觉得恶心。

我想,再恶心,也总比这小白脸给我戴绿帽子强。

念头一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想到,今晚这事要是被老婆知道了,她会怎么想?!

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温柔至极的声音:“妈,阿吉,你们在这儿……干嘛?”

老婆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我心里异常的复杂而慌乱。

平时我在家里做软蛋做惯了,屁大点事就像打碎玩具的小孩,心里惊惧的不得了。

发生刚才这种乌龙事,丈母娘的火气还未消,现在要是让老婆知道我是因为怀疑她才痛揍小白脸,不知她们母女俩会怎么数落我。

但还没等我开口,丈母娘对我使了个眼色抢先一步说道:“没什么,有几个醉鬼在楼道里闹事,我和阿吉出来看热闹。”

老婆眨着如水的明眸,脸上带着疑惑,突然蹙起眉头凑到我身边闻了闻:“阿吉你喝酒了?”

我心里一惊,平时我在家很少喝酒,在外也几乎没应酬。

“嗯,今天学校来了一个新同事,主任说开欢迎会。”

“哦,你怎么没告诉我……”老婆小声嘀咕像是抱怨,说着挽起丈母娘的臂弯上楼。

我跟在她们母女俩后面,心里倒是踏实不少。

看来丈母娘不想让老婆知道她找小白脸的事,我算是无意撞到。

这算把柄吗?我思忖着把这个念头藏在心底。

回到家,我扶着鞋柜换鞋时,听到丈母娘声色疲倦地说:“我先睡了,你俩也别弄到太晚。”

丈母娘转身进了房间,眼下客厅里只剩下我和老婆两个人。

今天她一反常态,不但面色和悦,声音和姿态更是柔情万种。

“阿吉……咱们一起洗个澡?”

听到老婆故意将我的名字拖长音,莺莺燕燕的声音听得我骨头都酥了。

我有很多日子没体味到这种夫妻间的温存了,老婆隔三差五加班,每晚不是忙加班就是回来喊累。

今天是什么日子?

脑袋转了转,非年非节。

这一下子更引起我的警觉,迅速把老婆异常的表现与最近的一系列疑团联系起来。

可就在这时,老婆突然用纤细白皙的手腕勾着我的脖子贴了上来。

“阿吉,我帮你脱衣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