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之地

第9章 垃圾桶

老婆柔若无骨的声音听得我一阵躁动。

面对老婆明目张胆的撩拨,我只觉浑身燥热。

“哎呀!阿吉……”老婆褪去我的衣衫,脸上倏然羞怯不已。

那一丝少女般的红晕映得老婆特别漂亮,仿佛又回到我们热恋的时候。

我也把心中的疑虑抛之脑后,配合着老婆吻向她的脸蛋。

“咱们先洗澡嘛……”

老婆就在我即将方寸大乱时突然冷静下来,扭着娇媚的腰肢走向卫生间。

望着老婆婀娜的身姿,我走在后面感叹不已,我上辈子肯定修了不少福分。

但就在我暗自得意时,突然又发现了异乎寻常的端倪。

我疾步走上去,凝视着老婆束起长发后露出的纤长玉颈。

雪白的颈后竟然有一个醒目的红印,在明亮的灯光下格外清晰。

我脑袋嗡地一声,眼前又浮现出街头那个疑似老婆侧影的妖娆女郎。

“阿吉你愣着干嘛?快过来洗啊!”

耳边响声潺潺水声,老婆已经站在淋浴器下面洗澡。

“我琢磨点事……”

我并没有一语道破。

但发觉自己被绿了之后,一瞬间的恼怒和屈辱令我沉下脸色。

我走到老婆身边,一边帮她冲洗长发,一边盯着她的颈后问:“你脖子后面那个红印是怎么回事?”

老婆听罢身体猛地僵直起来,不自然地抬手触摸,随后继续洗头。

“午休我自己捏的,天天坐办公室都快得颈椎病了。”伴着淅沥的水流声,老婆的语气听来漫不经心。

“真的?”我微眯起眼睛反问。

老婆见我质疑她,顿时怫然不悦,握紧小拳头砸在我的胸口上:“废话!你想什么呢?”

我一时无言以对,老婆给的理由也确实没毛病。

这个插曲之后,老婆的心情直线下滑,氛围明显没有刚才那么温馨。

我挺后悔的,在这个时候问这个干嘛,难得老婆有兴致,先把事情办了再说啊。

眼下只能亡羊补牢,我帮老婆洗完头发后,从她背后环抱着她的细腰,嘴唇贴在颈后的红印上。

“老婆辛苦了,一会儿我给你做按摩好不好?让你放松放松。”

“行吧,看你表现。”老婆说着回手捶了我一下,口气云淡风轻。

不管怎样,总算把老婆哄好了,我也加快速度,随便冲洗几下准备出去。

就在我打算把老婆横抱进卧室时,她的一句话突然令我心头凌乱。

“阿吉,这是什么?”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马桶旁边的纸篓里惊然摆着一个用过的东西。

半露在一团纸下,里面泛着白色泡沫状的液体。

我喘了口粗气没有回应。

不用想,肯定是丈母娘玩完小白脸不经意丢在这里的。

“王忠吉,这是什么?”

老婆的脸色唰地变了,眼神也不再温柔,声音冷得像寒冬腊月。

“我刚才趁你不在家憋得难受…自己用了一个…”我的口吻虽然温吞,但谎言却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老婆似是而非地点头,没说什么用浴巾裹着身子走向卧室。

我又瞥了一眼纸篓,心想丈母娘这是玩我呢?

自己背后老不正经也就罢了,能不能谨慎点,我又不能在老婆面前捅她的篓子。

有苦难言。

我畏缩地回到卧室,一进去就看到老婆依然拉着脸坐在床上,神情若有所思。

“老婆,怎么了?还为那个耿耿于怀呢?最近你那么忙,我也有需要啊…”

我温声说着在她身旁坐下,拿起她手里的润肤露想帮她涂脸。

我刚把润肤露拿在手里,老婆又蓦地抢了回去。

再看她的面色,已经开始挂着愠怒,细眉像两条小虫子紧皱在一起。

“王忠吉,你什么时候开始说谎不打草稿了?”

老婆突然阴阳怪气地这么一句话令我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知道,今晚的温存缱绻估计是没戏了。

“别多想了,老公给你按摩哈。”我开怀一笑,手又朝着她白皙的香肩挪去。

“别碰我!”老婆厉声喝止住我:“你今晚不是和同事出去喝酒么?你还有空在家自己用?”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