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之地

第10章 被老婆赶出卧室

这一问让我懵了,我怎么把这档事给忘了!

此刻老婆一脸愠怒,扬着眉梢睥睨着我。

我的生活圈子简单,平时在老婆面前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总之我对她说过的谎言,不管大的小的,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然而今天我真是迫不得已,那是丈母娘,不是别人啊。

我只好一脸赔笑,极尽所能地哄慰她:“婉婉,你信不着别人还信不过我吗?就算你不信,我有多少能耐你心里总该清楚吧。”

“呵!”老婆冷笑了一声,转过脸不再看我。

眼下我心里还惦记着老婆刚才难得的温情款款,一句话没用,我又说了第二句第三句。

总之能说的、好听的各种解释,我都绞尽脑汁想出来,然后一一对老婆倾吐。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老婆仍然油盐不进,愣说我心里有鬼。

这时老婆打了个哈欠,换上她昂贵的真丝睡衣躺在床上侧身背对我。

看着老婆就这么把我扔到地上不闻不问,我心里也有些恼火。

自打发现那些聊天记录后,一根刺就深深的根植于内心,随着时间推移越扎越深。

老婆不理我,我只好独自上床躺在她身边。

躺下后,我没好气地把她身上的被子往自己这边一拽,这不经意的举动立即令老婆怫然不悦。

她猛地翻身坐起,用白皙修长的指尖戳着我的胸口说:“王吉忠,你能耐没多少,脾气倒是见长啊!跟我抢被子?”

老婆颐指气使地斜睨着我,嘴角漾起一抹鄙夷的嗤笑。

我心里越来越不舒服,瞥了她一眼,声音寡淡地说:“我是没能耐,所以我也没本事在外面乱搞,不像有些人,趁着加班时间还去快捷酒店……”

话还没说完,我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

接着耳边便是“啪”地一声,老婆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娇容顿变怒容,两条细眉向上挑着。

“王吉忠,你说得是人话吗?我大晚上加班为了什么?你自己没本事还穷横穷横的。”

老婆说着从床上爬起来,抱起我身后的枕头摔在我怀里。

我垂头丧气地捂着脸,心里愈发愤愤不平。

我他妈到底有没有被戴绿帽子还是个未解之谜,现在反而被倒打一耙。

心里正在窝火着,我的耳边突然飘来老婆尖细的音调:“王吉忠,你不是怀疑我吗?那你就别和我在一张床上睡觉!”

老婆不由分说拽着我就往门口拉,但毕竟她是个女人,力气有限,见拽不动我,于是她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

“王吉忠,你自己滚出去,今晚睡客厅别来烦我!”

“好,我滚,我滚行吗?”

很长时间以来我对老婆都是千依百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几个男人能够真正做到。

因为我处处不如老婆,所以我做到了,什么我都能忍。

但今晚借着一点酒劲,我心里实在感到窝囊,被老婆驱逐之后,我心一横,抱着枕头就走了出去。

夜阑人静下,客厅里静悄悄的,我把枕头放在沙发上,仰靠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开始打瞌睡。

不知睡了多久,我一睁开眼睛才发觉外面依旧夜色浓郁,原来是被冻醒的。

我趿拉着拖鞋走到卧室门口,转了转门把手,才发现老婆竟然把门锁上了,轻叩了两下门她也没反应。

想想今晚我把她惹毛了,不管她现在睡没睡恐怕都不会给我开门。

初冬的深夜沁凉如水,我的身体哆嗦了一下,只好去丈母娘的房间找被子。

换作平时我肯定会敲门,但今晚的尴尬事令我不想与她有所交谈。

我知道靠墙的衣柜里放着一个毛毯,于是蹑手蹑脚地打开丈母娘卧室的门,想拿出毛毯回客厅继续睡觉。

轻轻推开门,我放缓脚步抬起脚尖一步步走向柜子,然后拿出毛毯转身欲走。

“阿吉……”

听到来自床边的声音,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自己这么谨慎,却还是把丈母娘吵醒了。

平时我很少会晚上去她房间,被她叫过去训话那是例外。

丈母娘不会误会我有所图谋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