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嗜血狂妃

第1章 阎王丑拒

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了月光,隐约可见大景的郊外电闪雷鸣。

电石火光之间,一道闪电劈开了黑夜,带来了些微光亮,一个羸弱消瘦的小身子在一堆尸体中忽然坐了起来。

好痛!丫的,坠落悬崖怎么像被人乱棍打了一通一样痛?!

痛过之后,沐清浅定了定神,却扬起了嘴角。

她是杀手界的首屈一指的一姐,刚刚正在做任务呢,却意外坠落悬崖。这任务是有点儿难度的,猎物是一个黑帮大佬,要不是为了给兄弟报仇,她也不想接这要浪费时间的任务。

她还以为手上沾了鲜血无数,这次阎王终于看不下去,要来收她这祸害除害了。

没想到祸害留千年,命硬啊,她竟然还活着。

环顾四周,这山下原来是个乱葬岗。

沐清浅淡定把压在自己小腿上的尸体推开,她还要爬上去,把刚刚临坠崖前,完成任务后留下的尸体,给处理好了呢。她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但是她惊喜地发现,她的腿怎么变细变短了?手也变得瘦瘦小小的,力气也变小了?

这不是她的手啊,穿的衣服也不是她的,看这款式,莫不是……

沐清浅忽然一阵头疼,浑身上下也猛地袭来一阵一阵的刺骨的疼痛。

来不及细思,就在这时,她身后的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有人来了,不止一个。这深夜里还来到这荒郊野外的,肯定没什么好事,先观察再说。她立刻滚向一块大石头后蔽体。

脚步临近,沐清浅从脚步声听出来是两个人。但听得那二人在说话。

“张二哥啊,我还真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是这样的人,人都已经死了,竟然还要咱们过来奸尸。”

“你刚成为夫人的人,不懂。二小姐叫咱过来破了她的处子之身,肯定还别有大用途!”

“真是没想到表面看起来像天仙一般善良无辜的二小姐,背地里竟对自己的亲姐姐这般狠毒,原来如此蛇蝎心肠……”

“你在小声嘀咕什么?这儿尸体多,你快过来和我一起找找,太子府把人丢哪儿了?”

“没,没什么!那大小姐的模样我可瞧见过,实在是太瘆人了!而且到这会儿估计都凉透了,我实在提不起杆。”

“唉惹,我看你是害怕了吧?!瞧你那个没出息的样!虽说那小蹄子模样是丑了些,但好歹是个雏儿啊!我可是好久没尝过雏儿的滋味了!而且好歹是养尊处优的将军府大小姐,肯定是细皮嫩肉的!一会儿拿布盖住她的脸就好了嘛……嘿嘿嘿……行了行了,瞧你那扭捏的娘儿们样!就在那边替哥哥守风吧!”

沐清浅的头痛终于过去,脑子也逐渐明朗起来,一大段一大段陌生又熟悉的记忆,随着那二人的声音一并入耳。看来她还真是狗血地穿越了……还是借尸还魂的这种……

现在的她,也叫沐清浅,是灵霄大陆大景王朝护国大将军的嫡女。

在这以武为尊的异世界,人人都修炼一种叫做灵力的内功,几乎人人都或多或少拥有灵力,就连普通百姓刚出生的婴孩,都有最初级的灵力。

拥有灵力便可以时习功法,修炼武术的称为灵士,修炼法术的称为灵师。灵士对灵力几乎没有要求,而灵师却要求修炼者的灵力必须至少达到三阶,所以灵师的身份就更显尊贵了。两者皆分为七阶九品。

可是身为天生灵力惊人的护国大将军嫡女,她竟然是颗没有丝毫灵力的超级废材!被世人嘲笑,家族不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翩翩随她之后出生的继妹却是个灵力天才,天生灵力三阶,直接修炼到了三阶四品的灵师。

除去灵力,连长相,一大块黑斑遮去了四分之三的脸的她,和沐婉云也是一个丑女一个天仙,失去所有疼爱也变得理所当然。

亲爹不疼,后妈狠毒,继妹欺负,这简直就是古代版的“灰姑娘”嘛!

这也就算了,继妹竟然还把她娘亲给她定下的好亲事——未婚夫三皇子给抢走了。末了,还要她替继妹去嫁给落没、残废又毁容,马上要落马的太子爷。

沐清浅自儿时对三皇子的惊鸿一瞥,便芳心明许,一发不可收,要她去嫁一个即将成为和她一样是个废物的太子爷,她自然心里一千万个不愿意,原主心里还怀揣着一颗满满的少女心呢。

结果今晚太子府遇刺,她竟被沐府的人带头指证为内应,直接被沐府的人给乱棍打死了。

死了还没完,继妹竟然还叫来了自己的人要来奸尸?!这到底是有多恨她?原主就是个废材,沐婉云至于吗?

沐清浅的心里燃起了一团一团的火:好姑娘放心地去吧,那些欠你的人,我会替你一个一个讨回来。报仇嘛,我的老本行了,你这副给我重生的身子,就当是给你报仇的佣金吧。

见前面的张二还在一个尸体一个尸体地翻找着,沐清浅在身旁找几颗顺手的小石子,眼里泛着精光,从大石头后面站了起来。

“我这么大个人,找这么仔细都找不到,我看你也是瞎了,这双眼睛就废了吧。”

语毕的同时,两颗带着棱角的小石子,直刷刷地朝张二的双眼,稳准狠地飞去!迅速得张二甚至来不及闭眼!

“啊啊啊!!”一阵惨叫声惊飞了周围的乌鸦。

张二疼得立刻跪了下来,捂住了双眼,可是两颗眼珠般大小的石子就像是镶嵌在了眼窝里一样!

一旁望风的另一个人闻声扭头,一下子并没有看见站在暗处的沐清浅。但他是听到了沐清浅的声音的,那声音就像带着温度一样,令他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

大小姐不是死了吗?怎地还能说话……

光这样想着,在这夜黑风高就觉得尤为吓人了,更别说亲眼看到几乎是一瞬间,张二的喉咙就被插穿了一截枯树枝了……

再看始作俑者沐清浅,神情淡然,漂亮收手,这哪里还是一个废材嘛?!说她是修炼武道的四阶灵士都不为过!而他只不过是个二阶灵士!

他已经吓得双腿都在颤抖了,牙齿都在打颤,“大大大小姐,你你你是人是鬼……我我我可什么都没做!”

沐清浅想了想,很随意地说道:“人吧。你,过来。”

那人颤抖着一双腿,都有点不听使唤了,跌跌撞撞地朝沐清浅挪过去,“可是……大小姐,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沐清浅嘴角挂着浅笑,淡淡地说道:“啊,阎王说我太丑了,拒收。”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