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要命了?

此时的西厢房佛堂内烟火缭绕。

战老夫人手持佛珠,跪在观音像前念着大悲咒。

“刚才少爷吐血了,好像……事情没成……”一旁的嬷嬷回禀着前院的事情。

战老夫人念经的声音停了下来,却不知是想到什么,眉头皱的更深,“看来我还高估这个女人了。以北昊的性子,又怎么可能对一个当初抛弃了他的女人念念不忘。”

“老夫人,那您看……二姨太派人把她关到东厢房偏房这事儿,要不要管一管?”

毕竟为了可以让战北昊祛毒,默许景佳人入府侍疾,是战老夫人默许了的。

老夫人闭着眼,冷笑了一声,睁开的一双眼中满是漠然,“既是无用,便让她自生自灭吧。”

想到老夫人和景佳人此前多少恩怨,怕是恨极了她,嬷嬷便不敢再多言。

……

一连数日,景佳人都被关在暗无天日的东厢房偏房中。

因为都是剩饭剩菜,菜叶子还没挑干净,甚至都有菜虫在米上爬,身子很快的便单薄了下去。

她知道,景悠然这是想活活的饿死她。

可是,她怎么会轻易死了呢?

战北昊的蛊毒还未清楚,她必须强撑着一口气,熬着日子,哪怕等他蛊毒祛除了,她再死也不迟啊。

反正,她的日子本就不多了……

破旧不堪的床榻上,景佳人面黄肌瘦的靠着,不多时,吱呀一声,门便开了。

纱幔被风吹起,斜卧在床上的女人尽管脸色苍白,却透着一股倔强。

景悠然的脸色难看起来。

在景悠然的眼神示意下,一旁两个嬷嬷相视一眼,快步朝着床畔走去。

“你们想干什么?”景佳人面上多了恐惧之色,这时一人按住了她的肩头,另一人手中寒光一现,一根银针插入大腿。

“啊!”景佳人尖叫出声。

身上的针扎感不绝,景佳人费尽力气挣脱后缩到床角,发丝凌乱地大叫,“景悠然,如果我死了,少帅的蛊毒无人过继,你这个帅府二姨太还能得意多久?!难道你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吗?!”

“景佳人,你还真是够贱的,你以为少帅只会要你一人吗!帅府那么多女人,还愁没人替少帅解毒吗?!”

一时间,景悠然怒火攻心,当下三两步上前,拔了针亲自上手,朝着景佳人的肩膀狠狠刺去。

“那么他呢?他允许你靠近了吗?啊!”又是一阵扎入肌肤,她疼的无处可退。

可就是这话,惹恼了景悠然,娇俏的脸上颜面尽失。

景佳人的话刚好戳在了她的痛处,虽然她在外是帅府风光无限的二姨太,战北昊喜欢她,欣赏她,洞房之日陪她身侧,邀她弹琴奏乐,可是三年了,她还是个雏儿!

处子之身保留至今!

还记得那日他挥刀割开手指,将血滴上白帕,当作一门差事般的交给帅府当家主母。

他对她说,“我可以宠你,疼你,唯独爱,这辈子你都不要奢望!”

他一身戎装,是那样的冰冷无情!

只因他将她所有的爱都留给了景佳人!留给了她的亲姐姐!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