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小神医

第4章 寄宿大婶家

这时候有人看到了苏长勇,顿时心知要糟,不知道是同情苏叶,还是同情苏长勇,大声的提醒了苏叶一声。

苏叶转身,铁铲已经了下来。

嘭!

一声巨大的响声,铁铲被苏叶死死的抓在了手中,没有落下,但是,苏叶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在这瞬间,苏叶仿佛一只暴怒的狮子一样。

苏叶怒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宽容,换来的是苏长勇的变本加厉。

苏叶一把接过了铁铲,苏长勇吞了吞口水,想要跑,但是却发现,在这时候竟一步也无法退走……

“苏,苏叶……你可别乱来!”

苏叶二婶看着苏叶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一下子吓到了,惊慌的看着苏叶。

“苏叶,你要是打伤了你二叔,苏龙回来,要你好看!”

这时候自己这个二婶还不知趣的说了一句,这一句话瞬间惹怒了苏叶,苏叶一巴掌拍了下来,手中的铁铲瞬间被苏叶凝成了废铁。

“我到是想看看,我的那个好弟弟如何要我好看。”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脚将苏长勇踢了回去。

苏长勇哎哟的喊了一声,脸上扭曲到了极致……没想到今日接连被一个小辈给教训了,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但是,这苏叶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所有人都看着苏叶手中的铁铲,脸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苏叶拉着小妹走到了自家的土胚房附近,只是苏叶和苏晓晓刚走入到了土胚房的时候,土胚房忽然发出了轰隆一声炸响,下一刻,整个土胚房直接垮塌了下来。

“哥……”苏晓晓泪眼汪汪的看着苏叶,眼神之上带着一丝颤抖。

苏叶顿时轻轻一笑,道:“好了,没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苏晓晓微微颔首。

只是看着苏晓晓手上的老茧,苏叶的脸上顿时带着一丝心疼。

哎!

苏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是哥的不对,哥该早点回来看看你的。”

“没,没事……这些年其实过的也还好!”苏晓晓顿时咧嘴一笑,眼中的不知道多少委屈都一下子收敛了起来。

“哥,我们出去打工吧,我会做好多活,到时候我帮你。”苏晓晓看着苏叶,认真的说道。

苏叶顿时摇了摇头,道:“不用!”

只是回头,苏叶一时却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苏叶,来我家住吧!”

就在这时候,隔壁的大婶喊了一声。

苏叶的爷爷是四兄弟,苏叶父亲和苏长勇是一个爷爷膝下的孩子,而眼前这个大婶家是苏叶二爷爷的后人。

“大婶,这样好么?”

“没事,你不远万里的回来,总不能没个住处吧,放心在我家住着。”

这时候苏叶大婶和蔼的喊了一声。

苏叶大婶名为谭春云,在苏叶的记忆之中,这个大婶为人非常和蔼,对任何人都非常客气,在村子里面人缘非常不错。

“哥,大婶平日经常给我吃的!”

旁边苏晓晓轻轻的喊了苏叶一声。

苏叶微笑的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大婶了!”

“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来来来,屋里坐。”

谭春云顿时过来拉着苏叶的手,一起走入到了屋子里。

苏叶顿时带着苏晓晓一起走入到了屋子里面。

“小叶有什么打算没有?我记得你父亲以前到是给你说了一门亲事,那姑娘现在也还没有嫁人……只不过你也知道哈,现在的时代是这样,都是自由婚姻,在好十多年前,你二奶奶还是村里有名的媒婆,当时你二奶奶还传了不少媒婆的经验给我,但是没想到我这却根本没有开始,就已经不兴媒婆了。”

谭春云开口笑了笑。

苏叶顿时微微一笑,脑海之中确实想起几年前的荒唐事来,当时好像因为那姑娘得了什么病一直医不好,后面找了村子里面的那些念经的先生‘算命’,那老先生就翻书,最后说需要给她找个如意郎君,这样那姑娘的病就好了。

当时村子里面实在没有合适的人,到是当时苏叶成为村子里面第一个考上高中的孩子,一下子入了那女方家的眼……

稀里糊涂的那姑娘成了苏叶的未婚妻,说来也怪,那姑娘刚刚成了苏叶的未婚妻,那病就一下子好了,第二年那姑娘也一起考上了高中,一时间还沦为村子的美谈。

那时候,苏叶是第一个从村子里考上高中的人,那姑娘是第二个……只不过这些年来,国家教育越来越好,上高中已经没什么稀奇的了。

苏叶想到了这里,顿时开口,笑道:“这样的话怕是耽误人家姑娘了,我现在暂时是没有什么结婚的愿望。何况,人家怕是也看不上我了……”

谭春云听后点了点头,道:“这个也是,这些年那姑娘的父亲时来运转,做生意做的很大,早从村子里搬出去了,现在家里很有钱,那姑娘今年好像是大学刚毕业。”

众人一前一后的走入到了谭春云的家里,谭春云的家还是以前的土胚房,只不过因为有人修缮,所以并没有那么破损。

“奶奶,这谁啊?”

苏叶刚刚带着苏晓晓走入到了院子里,就有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

“这是你大伯苏叶,苏叶,这是我孙子苏牧云,你以前见过的。”

苏叶看着苏牧云,顿时心底微微一颤……

苏牧云父亲也就是苏叶的大哥,当年也是修路山体垮塌一起埋了。

“那我大嫂呢?”

谭春云的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好似不在意的道:“你大嫂人家还年轻,也不能耽误人家不是?”

苏叶顿时脸上微微一暗,不过毕竟也是人家的选择,苏叶没有权利去批判什么。

摸了摸小牧云的头,苏叶的脸上顿时带着一丝微笑,随后从包里抓出了一把糖果递给了苏牧云。

“快谢谢大伯!”

苏牧云顿时甜甜的喊了一声谢谢大伯,脸上带着一丝甜蜜。

“好了,别想这些糟心事了,快回来,屋子里来,牧云,给你大伯拿凳子。”谭春云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哎,大婶我大叔呢?”

苏叶忽然奇怪的问了一句。

“哎……”

谭春云顿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大叔一年前生了病,去外面也医了,可惜都没有办法治好,家里也没钱再治,现在躺在家里等死呢!”

啊!

苏叶惊呼了一声。

“还不是那点老毛病,早些年就告诉他别喝酒,别喝酒,他不听,现在好了,一病不起了……现在到也清静。”谭春云笑了笑,脸上虽然藏着一丝落寞,但是还是非常和蔼。

“现在就盼着这小家伙长大了,这小家伙也懂事……”谭春云摸着小牧云的头,咧嘴一笑。

看得出来,现在小牧云已经成了谭春云唯一的希望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