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小神医

第6章 起死回生

随着苏叶的手起针落,在针尖总带着一丝温热,这是苏叶以内力催动的灸法。

针灸疗法的特点是治病不靠吃药,只是在病人身体的一定部位用针刺入,达到刺潋神经并引起局部反应,或用火的温热刺激烧灼局部,以达到治病的目的。前一种称作针法,后一种称作灸法,统称针灸疗法,一般也都是分这样的步骤。

但是对于苏叶来说却完全不需要两步走,而是直接一步走下去。

在病患的身上的深浅苏叶的手法之中也有着一定的深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眼前苏长荣身上的病实在有些病入膏肓,想要拔除身体之内的毒,必须要更为深入。

如若不然,就只能如同古代所言的刮骨疗毒了,但是苏长荣现在这样,一个不好,就很可能让苏长荣彻底的无药可救,那时候就是真正的等死了。

但是苏叶这样,想要更为深入也有着一定的危险。

现代医学上针灸对于针有着很深的研究,很多医学都已经不是用真正的银针了,因为银针非常容易断裂在病患身体之内,所以都用很多铝合金代替了银针。

而现在,苏叶所用的却是纯正的银针,所以苏叶在每一步上都非常小心。

随着时间逐渐过去,苏长荣的身上已经被苏叶打入了一百多枚银针。

其实很多银针并不是真正的起到治疗的作用,相反,很多银针其实是对苏长荣的身体机能作恢复的这么一个作用。这一点在电影黑客帝国之中描述的非常好。

真正能起到作用的,是少数的几枚。

半个小时之后,苏长荣忽然啊的惊叫了一声。

“别动,别动!”

苏叶看到了这里,顿时喊了一声。

“有感觉了,我脚有感觉了小叶……”

苏长荣激动的看着苏叶。

而这时候,谭春云刚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听到这话,顿时惊讶的跑到了屋子里面。

“你说什么?”

“我的脚,我的脚有感觉了……”

苏长荣惊喜万分的说道。

“大婶,打一盆热水来!”

苏叶看苏长荣没有再动,手指认真的捻着银针,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

苏晓晓这时候也走了进来。

“找了多少药材?”

苏叶看着苏晓晓,问了一句。

苏晓晓拿出了一把干枯的药材,不算很多,但是也不少,苏叶顿时点了点头,道:“全倒在锅里煮出来,等下凉了给大叔洗脚。”

足浴这也是恢复身体机能的一部分,毕竟苏长荣躺在床上太久了,想要起来走动,基本上已经变得非常的困难,现在就要利用药物的刺激,让苏长荣重新能站起来走路,这就足够了。

一折腾就是一下午,谭春云从屋子里面弄了一些饭菜出来。

“尝尝,老腊肉了,好几年没有吃了吧?”

谭春云很高兴,完全没有想到,苏长荣这临死的人了,竟然也还能起死回生。

“小叶啊,你这些年在外地都做的什么?”

苏叶顿时笑了笑,道:“刚出去的时候,人家也不要我……就在街上捡垃圾什么的,后面遇到了我师父,师父教我医术,就跟着师父一起四处行医治病什么的。”

“那你师父呢?”

“师父……去世了!”

苏叶带着一丝黯然。

“哥哥,我长大了苦钱养你!”

这时候苏晓晓看着苏叶,认真的道。

苏叶顿时笑了笑,道:“嗯!”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早上,苏叶看了看外面,道:“大婶,我上山去看看我爸妈,顺便去采药,下午回来去收拾一下那破屋子,看看找人帮忙修个小屋。”

“你不打算出去了?”

谭春云诧异的看着苏叶。

苏叶笑了笑,道:“师父告诉我,学习医术,就是为了济世救人,我在山村也是一样济世救人,在哪儿都一样。”

其实苏叶还有一个非常深沉的思考,一方面是想要让小妹重新读书,有时候读书不是万能的,但是不读书却是万万不能的。而另外一方面,自己年龄确实也大了,回来娶个妻子,安个家这也不是小事,说起来,人生百年,不就是这样么?

像师父那样,从小就四处流浪,那不是苏叶所想要的生活。

另外还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父母当年的死,到底是不是意外。

如果不是意外,那么,谁是凶手?

午夜梦回,苏叶脑海之中都会出现父母当初被捞出土的样子。

浑身的鲜血,身上模糊不清!

本来苏叶也没有那么多怀疑,但是这些年苏叶在国外看到了太多生死,看到了太多超乎了平常的东西,再加上脑海之中回忆的东西,让苏叶越发的觉得当年的垮塌有点不简单。

而且,更让苏叶惊讶的是,当初苏叶母亲手中有着一块祖传戒指,这戒指是苏叶奶奶传承下来,当初苏叶也见过,如果说起历史的话,要追溯到了明清时候,是真正的古董。

但是当时村子里面将土翻遍了也没有找到那戒指,后面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也是,你看你大叔这?”谭春云看着苏长荣,心底寻思着他能不能恢复起来。

“放心吧大婶,刚才我看了一下,大叔恢复的很好,大概只需要一个星期应该就能下床了,只要吃点东西滋补一下,大概一个月,差不多就能干活了!”苏叶打断了谭春云的话。

“真的?”

谭春云惊讶的看着苏叶,脸上仿佛吃了蜜一样,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哥哥,我和你一起去!”

苏晓晓看着苏叶,低头说道。

苏叶点了点头。

上山祭拜了父母之后,苏叶就让苏晓晓提前回去了,而苏叶采了一些药材之后,就走到当年滑坡的地方,从山顶往下看去,现如今已经一片郁郁葱葱,杂草丛生。

“嗯?”

苏叶忽然皱了皱眉头,一步步往后退了回去。

站在远处,苏叶的目光一凝,眼中闪烁了一道凶狠到了极致的目光,胸口剧烈起伏,仿佛溺水的人一样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