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医流

第9章

“嗯,好多了。你是不是特别累啊?如果你很累的话,就快去休息吧,我没事的。”夏月浅浅一笑。

“也没有,我就是睡眠特别足,就喜欢睡觉,要给我一张床,我一天能睡二十个小时呢。”杨琨自然不是吹牛,这些天他实在是太无聊了,看电视他又不喜欢,所以只能睡觉了,借助身体中的毒素,基本上除了吃饭和给夏月驱毒,他都在睡觉。

“咯咯,那你岂不是和小猪一样?”夏月被杨琨逗乐了。

夏月忽然想到了些什么:“对了,你是爸爸专门给我请来看病的么?”

“算是吧,我师父和你爸爸是朋友。”

“那你肯定很厉害,我昏迷的时候,听到叶城哥哥说,我的病根本治不好,他们给我喝的药虽然每次都能让我停止发抖,但身体却变得更凉了,我好几次都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冻住了。”夏月抿起一丝笑容,很平静的说道。

这是一个很乐观的姑娘,以至于哪怕是剧毒,都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说这话的时候,她笑起来特别可爱。

杨琨心头微微一怔,他很想将真相告诉这个丫头,可是这种事情,由自己一个外人来讲,未免有些太多管闲事了,所以思考了一会儿,杨琨还是决定让夏明山自己来说。

“放心吧,有我在,你的病一定会好的。”杨琨很自信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夏月笑起来的时候,嘴角的弧度像是弯弯的月儿一样。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夏月忽然问道。

杨琨已经感觉到了,这是一个心思很单纯的姑娘,她醒来的时候自己的手正放在她的小腹上,要是换做夏璇那个女人,不将杨琨给劈成两半才怪,可是夏月却很理解,并且她表现得很羞涩,她这种表现,很容易让人产生怜爱。

“我叫杨琨。”

“那你应该比我大,我就喊你杨琨哥哥好了。”夏月笑声如铃:“杨琨哥哥,你刚刚是怎么将暖气送到我身体里的?我感觉好舒服呀。”

听得此言,杨琨撇了撇嘴,这算是他最大的秘密了,这些天,他都是私下给夏月治疗,在给夏月治疗的时候,他甚至将房间门锁上了,为的就是不让夏璇和夏明山发现,他身体中的毒素是他最特殊的能力,但这种能力如果告诉一个人,对方一定会觉得非常恐怖。

毕竟,一个浑身上下都是毒的人,想想都够惊悚的。

“呐,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我就将这个秘密告诉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你要替我保密。”杨琨对着夏月说道。

夏月连忙点了点头:“好!杨琨哥哥让我不说,我就一定不会说的。”

“是这样的,我身体可以释放一种能量,这种能量恰好能治你的病。而我之前之所以将手放在你的肚子上,是因为肚子处于你身体的中间部位,能量进入你身体之后,会朝着你身体四周扩散,让你整个身子都是暖暖的。”杨琨不敢说自己身体中存在的是毒素,他怕吓到这个丫头。

听得杨琨这话,夏月显得很惊奇的样子:“哇,真的么?好神奇啊,居然还能用这种办法治病。”

杨琨笑了笑,用手握住了夏月的手腕,微弱的火毒顺着夏月的手腕就流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真的是这样,杨琨哥哥,你好厉害。”夏月显得很惊奇的样子,但很快,表情就变得有些失落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之前那么舒服了?”

“呃……”杨琨一时之间竟是无可作答。

夏月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笑了笑,抓起杨琨的右手,直接放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这样就好啦。”

“…………”杨琨顿时无言以对,这妮子,可爱是可爱,可未免太不知道保护自己了。

“月儿,你醒来的事情,你姐姐和你爸爸还不知道,我先去把他们喊过来,你乖乖的躺在床上,千万不要下床,好么?”用火毒给夏月暖了暖身子,杨琨开口说道。

杨琨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个女孩的身体,夏月的小腹很柔软,像是一团棉花一样,杨琨的手放在上面,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再加上夏月一脸舒服的样子,杨琨再这样下去,他自己都估计就要火毒毒发了。

“好,你快去吧,爸爸见到我康复了,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夏月乖巧的点了点头。

杨琨这才将手从她小腹上拿开,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可没走两步,他又回过头来:“记住哦,不能告诉你爸爸和你姐姐,我是用这种方式给你驱毒的。”

“放心吧,杨琨哥哥,月儿一定会为你保密的。”

出了屋子之后,杨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朝着夏明山所居住的地方走去。

“什么!月儿醒了?”当杨琨将消息告诉夏明山的时候,夏明山噌的一下就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表情显得很是激动。

杨琨来的时候,夏明山还蹙着眉在看文件,可当杨琨将消息告诉夏明山之后,他的反应非常剧烈,很显然是激动坏了。

“是的,她现在在房间里等着您呢,咱们过去吧。”

“好!实在是太好了。”夏明山激动不已,笑起来的时候嘴唇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带着夏明山来到夏月的房间,杨琨就主动呆在了客厅,他们父女两肯定有许多要说的话,杨琨就不好再打扰了。

安安静静的坐了半个小时,房间里,夏明山还没有出来的打算。

忽然,杨琨踹在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打来电话的,是老家的座机。

“喂,师父?”杨琨接起电话:“你总算知道给我打电话了?”

“这几天我忙着割稻子,哪有空管你这臭小子?怎么样了,那丫头的毒你给解了么?”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老却有力的声音。

杨琨答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再有三天我就可以回来了,田里的稻子你别急着收,我回来帮你。”

“你别回来了!”老头子声音坚定的说道:“我自己在这边过点清闲日子,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该独立生存了,夏家是个很不错的靠山,你就待在那里吧。”

“什么意思?不让我回去?”

杨琨愣了一愣,他和师父的关系向来不错,他是个感性的人,老头子虽然平时对他很严厉,但在别的方面,却对他非常的好。在老家的时候,老头子每天都给他买大鱼大肉,偶尔会唠叨两句,说他是长身体的时候,让他多吃点。

在杨琨眼里,老头子就跟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

其实,老头子的性格和杨琨也差不多,但二人在一起生活却很少吵架,这是因为杨琨非常听话,老头子交代的事情,他都会认真的去完成。

“我已经跟夏明山说了,他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我也不会带着你到农村里来,现在既然找到机会了,那你就牢牢的抓住这个机会。”老头子答道。

“师父,你是不知道,我在这夏家待得实在是太无聊了,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睡觉,还不如回家种田呢。”

“你不知道找点正事去做啊!你夏叔叔是个非常好的人,年轻的时候他帮过我很多,可以说,我这条命就是他帮我捡回来的,你现在呆在他家里,若是他遇到什么烦心事,你就帮帮忙,我辛辛苦苦教了你一身本事,你不觉得用来种田太浪费了么?”老头子一口气说了一大串。

“可是……”

“别可是了!你张阿姨找我了,我去她家吃饭了。对了,我在你麻袋的衣服里放了本书,你自己找一找,有空多看看,对你有好处的。”

“师父……”杨琨喊了一声,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嘟嘟嘟的声音。

将电话放下,杨琨心头变得有些失落,他不排斥这样的生活,但他内心却更想给老头子养老。他想起自己三岁的时候,那是冬天的东北,他走丢了,遇到了老头子。这个老头子欺负他,给他买了两个包子,却是下了毒,他痛苦的在雪地里打滚,老头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一个小时之后,他被老头子拎了起来,像是拎小鸡一样拎走……

后来老头子告诉他,之所以给他下毒,是想看看他身体的抗素,结果老头子发现,杨琨从小就具有抗毒的身体,相对普通人来说要好了很多,于是就把他给拐走了。

或许是因为心头愧疚,老头子从小对杨琨就很好,随着年龄的增长,杨琨和老头子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他现在一点也不恨自己的师父。

或许,师父让自己留在这里是有原因的,这一次,还是像往常那样,乖乖服从安排吧……

一个人静坐了一会,夏明山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他一脸的笑容,目光感激的看着杨琨,他清楚,没有杨琨,夏月现在已经死了,他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哪怕这个时候杨琨提出要求报酬,不管是什么报酬,他都会满足。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