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道

第5章 招女婿啦

首当其冲的是可怜的东方家。好歹也是铁罗国四大家族之一,还跟南家有联姻,东方龙作为东方家家主的唯一儿子,还是南天未过门的妻子东方露儿的亲哥哥,在家那是心头肉啊,可南天一来,直接是二话不说,劈头就是一顿毒打啊,东方家的人又不好去扯吗,谁叫人家之前说了,这是公平比试,切磋切磋。

本来国都的一些大家族每年都有些晚辈切磋比试,不光比武,还要比试文采,每次比试别的家族都怕得罪了南家,故叫自己家族的子弟故意输给南天,可现在倒好,惨败啊。。。。。。

没过多久,整个国都都知道了南家的南天是个变态的战斗狂,和人家比试输了,又接着来,多打了几次没想到就赢了,几乎所有的习武之人都跟他切磋过了。皇帝叹道:“南家的种果然没有一个孬货啊!”

这天,黄昭来了,随行的还有两个青衫男子,约莫三四十岁,还有个穿着鹅黄色的十五六岁的少女。

“南天拜见黄前辈,不知三位是?”南天对黄昭恭敬的说。

“这两位是我流云宗的长辈,这位是宗门长老李长老,这位是宗主!”黄昭很是恭敬,宗主啊,自己这么多年都没见到几次,想不到能跟宗主这么近距离接触,以后跟别人说起的时候可自豪了。。。。。。

“原来是长老和宗主啊,南天有礼了。”南天恢复了之前懒洋洋的样子,眼睛一扫,发现美女了,哎呀,这货真漂亮啊,清纯啊!

“姑娘,小生南天,这厢有礼了,不知姑娘芳名?”以他的这幅德行说出这么有文学色彩的话,实在是。。。。。。

小姑娘笑得直颤,好一会才说道:“我叫北宫梦,这个是我的父亲。”

南天可不去管他父亲,“哎呀,北宫梦,好名字啊,我姓南,姑娘姓北,真是有缘啊。不知姑娘芳龄?”

“啊?什么芳龄?”小姑娘张这个大眼睛。

包括宗主在内的几人都是脸憋得通红的,只有南天还比较自然,解释道:“就是问姑娘多大了。”“哦哦,你早说啊,本姑娘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眼见南天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宗主大人急忙插嘴道:“这个,听黄昭说小兄弟身具传说中的空灵根。”

“不知道。”南天丢下一句话,又继续和北宫梦聊去了:“北宫姑娘,不知本少爷怎么称呼

?”小姑娘想了会,“不如你就叫我梦儿吧,亲切。”“对对对,叫梦儿亲切,梦儿在咱们流云宗有很多人喜欢吧?”“你怎么知道啊?那些师兄们真讨厌!”

宗主大人又插了句话:“本宗主特地来为小兄弟检测一下。”

“没空!”

“梦儿这么漂亮当然有很多人喜欢啊!”“啊,是吗?南哥哥真的认为梦儿漂亮吗?”北宫梦咧着个嘴问道。“当然了,我南天从不骗人,骗你是小狗!”“嘻嘻,我也这么认为的。”

宗主大人火了,你一个小小的晚辈让我亲自来看,还爱理不理的,若不是事关重大,老子一只手就捏死你了。

“小子,给老子过来!”宗主北宫信叫道。

北宫梦不高兴了,人家刚在说我漂亮,你就骂人家,什么意思嘛,“你叫什么叫,没看到南哥哥在跟我说话吗?平时爷爷是怎么教你的?是不是都忘记了?要是忘记了,我回去再叫爷爷教教你。”众人大汗。

北宫信憋屈到了极点,可偏偏又不敢说什么,不然这姑娘回去跟老子乱说,以后就都没有好果子吃了。

只得说好话,还说:“梦儿继续,为父先忙去了,你们玩好!”再不走不知道这丫头会说出什么话来。

“宗主不是专程来找我的吗?那还有什么事啊?”南天歪着头说道,“反正顺路,不如宗主就替我看看吧,不过我时间一点都不宽裕,还希望宗主快点。”

北宫信气得直颤,好容易压下怒气,走到南天身边,抓起南天的手,“你轻点啊,南哥哥怎么能经得起你这么大力啊!”北宫梦抱怨。

北宫信的脸变了,传说中的空灵根者在流云宗也有过一个,就是第八代宗主,在流云宗古籍中介绍,这位宗主在位时将流云宗发展的最为繁盛,本身修为也达到了流云州的制高点,前往了更为辽阔的流云州外。可以说是流云宗乃至整个流云州的最高修为之人。

“李长老,你快来看看!”北宫信急切的叫道。

李长老也来检查了一番,“不对,这不是空灵根!”“什么?”北宫信知道这位李长老见多识广。

“宗主忘记了梦儿的无根之体吗?”“难道这是空根之体?”北宫信更为激动,北宫梦一出生就被断为无根之体,先天性隐灵根,若是没有人打通就是无灵根者,终生不能修仙。

“很有可能!”

宗主这回比发现南天是空灵根还要高兴,看向南天的眼神也变得暧昧了,这货就是对自己太不尊敬了,不然做我的女婿还是没多少话说的。。。。。。

南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怎么回事?没人要杀我啊。。。。。。

“好了没有啊,好了就放开南哥哥。”北宫梦不耐烦了。

“好了好了。”“南哥哥,你再讲个笑话啊,你讲的笑话真好玩。”北宫梦拉着南天的手,南天心道:“这丫的手还真嫩,捏起来真舒服。”想着想着就捏了几下。

“哇呜呜~~”一个清脆的哭声传来。南天回头一看,急忙摔下手,跑过去了。原来来的是东方露儿。

“南哥哥不要我了,我回去跟我爹说。呜呜~~”南天过去抱住东方露儿,又展开了自己的铜牙铁嘴,好说歹说,讲了几个笑话,终于让东方露儿破涕为笑了。这个刚好,那个北宫梦又瘪了嘴了,嘴巴撅着,挂得起个油瓶。

南天拉着露儿来到了北宫梦旁边,介绍她俩认识了,没过多久两个小姑娘就玩得不可开支,直接把南天给排开了。

“小兄弟,这个,明天咱们就动身吧?”北宫信道。

“动身?去哪儿?”南天又歪着头,叉着腰。

“去流云宗啊!”“我为什么要去啊?”一句话将宗主大人给问着了,是啊,他为什么要跟我去啊?

“行了,开个条件吧?”宗主不愧为宗主,没想多久就想到了。

“我这个人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不过看到梦儿本少爷是一见钟情啊,还望宗主能成人之美,将梦儿。。。。。。”

“嫁给你?”宗主盯着南天。

“是啊是啊。”

北宫信一把抓住南天的手,“这是你说的,不能反悔,你要是敢反悔老子弄死你,李长老,黄昭都听见了,你不能耍赖!”

南天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哥本来只不过是要个台阶下下,你丫真的要把女儿嫁给我啊?貌似咋还是第一次见面吧?这是个阴谋?这个不行啊,一个杂家就弄不过来,再来个还得了啊?

“宗主,这个我是说着玩的,在下已有一方妻室了,总不能让宗主的宝贝女儿做妾吧?”

“男人三妻四妾正常得很,不就是妾吗,只要你小子真心对梦儿好,做妾就做妾,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梦儿她母亲还是我的第三房妾呢!”

南天无语了,还是嘴贱啊,死要面子,非的找台阶下,现在下是下来了,却又上了个更高的台阶。哪有这样的老子啊,直接把女儿给嫁了,老子又不是什么什么帅惊天下的人,虽然还是很帅的,但也不用一见到老子就嫁女儿吧?

他现在是头都大了,“宗主,这件事要不要先跟您父亲老人家商量一下?不然要是他老人家不愿意,对您就不怎么好了是吧?”南天搬出了北宫信的老子来压他。果不其然,一搬出老人家宗主大人就沉默了,是啊,万一父亲大人不喜欢这小子呢?这小子这么倔的脾气,父亲大人还不一定喜欢,要是真给嫁了,他还不得剥了我的皮啊。

“你别管那么多,”面子是不能丢的,“现在跟我回去,立马就走,见我父亲,听从他的指令。”

南天道:“我最不喜欢别人命令我,我今天还就不去了,是你求我娶你女儿,又不是我非要娶她,你还命令我咧?有你这么办事的吗?”

这么久了北宫信也知道了南天的脾气,只得道:“行不行啊?”

“嗯,这还差不多,给你,不,给梦儿和梦儿爷爷一个面子,就依你吧。”

北宫信大喜,急忙带着南天去找南天奶奶,听说这么个好事后,奶奶是哭得伤心可怜,听着的人都是鼻子发酸,这老人家一边哭一边说,直教人心酸。

好歹将南天带走了,东方露儿也非得来,没办法,在北宫梦的强烈要求和威胁下,只得将东方露儿一起带走了。

在和北宫信的聊天中,南天总算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修仙者有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渡劫,大乘几个阶段,而宗主现在有了元婴后期的强横实力,不知什么原因,流云州的上限是化神期,北宫信的父亲,也就是流云宗的前宗主,有化神修为了。

南天估计自己打得这么些天的架,估计也有练气期的实力了但苦于没有法力,所以只能用武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