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道

第7章 南天的感悟

“祖师,你认为南天真的能打败刘剑雨吗?”

“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武道追求的不是第一,而是追求武学的真谛,也就是说,追求的是我们为什么练武。”

“作为一个武者,我们这一道的跟其他的不一样,若是突破到了先天境界就会有好多条路可以选,可以继续做一个武修,可以跟老道一样做个法武双修,但是与普通修真者相比,武修的修炼无疑更难,晋级无疑要更难,所以造成了武修的数量如此之稀少,但是武修的战力无疑要更强。”

“你们为什么练武?”龟禅道人说着说着就突然问道。

“为什么练武?”几个先天武者都陷入了沉思,对啊,我们为什么练武?从练武到现在,自己又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为什么来练武?其中的好几个人是因为家中之人送来练武,而自己竟然糊里糊涂的练了几十年!此刻听龟禅道人一问,他们脸上竟是火辣辣的烧,一个武者,竟然不知道自己练武的目的,还配成为一个武者吗?还有资格说自己是个武者吗?

“你们都不知道,但是南天知道。”大家惊奇的望向站在擂台下扒着个腿的南天,就他?他知道武学的真谛?谁都不会相信。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南天望向了这边,然后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先生有事找南天?”南天略微恭敬地对龟禅道人说道。

“南兄已经报了擂台?”龟禅道人问道。旁人都对龟禅道人的称呼感到异常诧异。但南天就像没事人一样,道:“是啊,也只有前十名的人值得我奋力一战了,我的突破需要战斗。”

“南兄,”龟禅道人顿了一顿,道:“你为什么练武?”

南天盯着龟禅道人,“为的就是战斗,我为战而生!”除了龟禅道人以外的众人都倒吸了口凉气,这句话太有霸气了,普天之下谁敢说自己为战而生?而且说这话的还是一个连先天境界都没有达到的乳臭未干的小子。

“听见了吧,所以你们只能停留在先天武者而不能更进一步,哪怕你再努力。”龟禅道人对着几个先天武者说出了这句话,转而对南天道:“南兄对夺冠有多大的把握?”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把握,我只是凭自己的意愿做事,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酝酿把握,而且,夺不夺冠对我也没有多大的影响,我的目的是寻找比我强的对手,然后,击败。”南天如是说。

“先生问此不知所为何事?”

龟禅道人呵呵一笑,道:“南兄知道又何必再问呢?来老道这儿却从没见过南兄打听过这儿,难道南兄真的只打算在这儿突破先天境界就走?”

所有人齐齐色变,突破先天境界?这才多久就开始突破?别人需要数十年他只需要几十天?

“看吧,我说过,我不走寻常路。”南天哈哈一笑,就转身离开,前往擂台了。

余下众人面面相觑。“祖师,南天说的可是真的?”“怎么,你们都不信?”“这怎么可能,他才十几岁,怎么可能。。。。。”话还没说完就没龟禅道人打断了,“这件事以后就不要提了,南天生来就是人上人,他所能达到的成就是你们难以想象的,但他所要付出的也是你们难以想象的。”

南天感到很没劲,看了十几场,他觉得很是没胃口,这种比试叫做什么?这不就是两个小孩在打架玩吗?叹了口气,南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对自己不可谓不是个影响,他需要借着高手来提升实力,但是高手往往都是最后出来的,那还得过多少时间啊?自己必须得尽快的与高手比试,这样才能更快的提升实力。

“咦?”南天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找不到头绪。“到底想丢了什么?”

猛然间南天想起来了,“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南天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我为什么要去追求实力?

我追求到了强横的实力又有什么用?长生不死?不,那样有什么意义?

前世的我为什么要死命的追求实力?因为我是个工具,我是个杀人武器,我只有有了强横的实力才能保命,才不会被敌人杀死。而现在我为什么要去追求?我有绝对的安全,我是个自由人,我有背景,在流云国甚至流云州我都可以横着走,我还追求什么?

“不,不对,我所依靠的都是别人给的,而不是我自己的。”我追求的是绝对的自由,天地间没有任何事物能约束我,我不受任何东西的管制,而这一切,都要以强横的实力为基础。

还有,我要尽一个男人的职责,保护好自己的女人,这一切,也是以实力为基础。

再个,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绝不会平庸的过一生,我要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前世遗失的东西现在要找回来,亲情,爱情,友情,所有的情,前世遗失得最多的就是情。

南天闭上了眼睛,就此打坐了起来。

“不可以不为什么?就不为什么,因为我向往,这个条件够了吗?”南天在心里问自己,这个条件够了吗?因为我向往实力,我向往强者,我前世就是个强者,所以,我必须要成为强者,不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要的是轰轰烈烈,无拘无束,因为这是我的本性,因为我想,我向往,所以我追求,因为是我而不是别人!

我南天就是南天,不会跟别人一样,不会走别人走过的路,别人都是为了某一种目的成为强者,而我是为了成为强者而成为强者,我注定要走一条与别人不同的路。而这一切,全是由于天府!若是没有天府,我就算再怎样走与别人不同的路都不行。

以前的我只是个无牵无挂,无亲无故的国家杀手,而现在,我有奶奶,有其他的亲人,我是流云宗的女婿,有两个未婚妻,有岳父和诸多岳母,还有爷爷,还有千千万万的同门,我必须得守护他们,这是我的责任,从成为奶奶的孙子,北宫信的女婿,北宫望的孙子,北宫梦、东方露儿的未婚夫,诸多同门的师弟的时候,这种责任就形成了,这是我的宿命

责任,不可推卸!

想通了这一点,南天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这时,天府里的蟑螂恶霸浮现在南天的脑海中,“恭喜你,悟通了责任,心性得到了质的提升,现在你可以使用天府的一个附加功能了,藏经阁。”这次的蟑螂恶霸完全不同于以往,这次是那种低沉严肃的声音,没有半点感情。南天没有在意这些,问道:“藏经阁?”

“不错,天府藏经阁拥有寰宇所有书籍的副本。”

南天咽了口唾液,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说的寰宇是多大?整个人界?”

蟑螂恶霸拟人化的露出鄙视的目光,这时的声音才带有感情色彩,道:“在天府的概念里,寰宇指的是所有的空间,是所有的,包括储物袋。”

南天的口水流了一地,发了发了,那我岂不是有无数的功法秘法可以修炼了吗?

似乎是感受到了南天的恶俗的想法,蟑螂恶霸更为鄙视的道:“天府的破天是寰宇内最顶尖的功法之一,而且一旦修炼了破天就不能在修炼别的功法了。”

“之一?难道还有与破天相媲美的功法?”南天喜欢抠字眼。

“哪这么多的废话,你只有突破先天武者才能修炼破天,你一旦修炼了破天,就意味着你在同阶之中就是无敌的,若是你的能力够强,越级挑战也不是问题,若是你是先天就会战斗的人,连越几级都不是不行。破天主战,但并不是主攻击,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南天并不在意前面的那句话,而是细细的思索着这句话,战和攻击有本质的区别?

区别在哪儿?南天想不通。

“你现在别想了,你现在要想的不是这个,而是应该有个计划,一个称霸寰宇的计划!”

接着,南天就和蟑螂恶霸坐在一起商讨了起来,不多时,南天就淫笑了起来,更为可怕的是,没有感情色彩的蟑螂恶霸也似乎在笑,只是没有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