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娘子太凶猛

第7章 案发现场

两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在旁边的某位公子觉得空气压迫的自己无法呼吸一般。忽而,他们相视一笑,仿佛嘭的一声……压迫感瓦解,伴随着另一份暧昧不清的情绪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我陪你。”三个字。

“好。”一个字。

无声的信任建立在两人中间。

天哪,这氛围,太诡异,两个大男人,这暧昧不清的因素是什么情况?我还是先撤,慕容公子一边朝门边移动一边暗自低咕。

咕……

一声不优雅却很真实的响声打破了这份暧昧不清的感觉,湘离下意识的脸红了。隔着人皮面具虽然瞧不真切,但却能感受到她那白瓷一般的小脸红扑扑的样子。

“哈哈……”逸祍看着这样的湘离,只觉得更加可爱,要不是旁边还杵着个碍眼的家伙,怕是这会小白兔已经被大灰狼欺负了。

“我们去吃饭……”逸祍拉着湘离的手,错过已经石化的某人,朝着饭厅走过去。

幻觉,一定是幻觉……怎么可能是真的?逸魔王笑了,还是对着一个男人。显然,慕容大公子还沉浸在刚刚那一幕无法缓神,总觉得是在梦中,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嘶……”疼,是真的,天,世界观被颠覆,难道两人真的是断袖?还是……

“准备愣到何时?速度爬过来!”一道由内力传过来的低沉声音,迅速传到慕容耳中,终止了他各项绚霓的小心思。

走到饭厅,各种华丽美食已经呈现,叫的出名字的,还是叫不出名字的。对于湘离这个吃货来说,本该大快朵颐的,这会却没什么大的心思,只想速度吧啦完,好去癞王子的死亡现场看看。

也许猜到她的心思,逸全程倒是没有开口,只是偶尔给她加上几筷子看她吃的比较多的菜。

在离蛤蟆王子寝殿还有一段不算远的距离,湘离已经闻到一股十分浓烈的人体组织味道,看来,这场火,确实不小。

“有动过案发现场吗?”湘离一边走,一边低声询问。

“没有,因为并不是普通人,县衙没有权利,大理寺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屋内全部东西,包括尸体,都维持原样。”逸接上湘离的询问,简单答道。而后视线一直盯着湘离肩带上挎着的箱子,这不是湘离离开住的地方时,唯一带着的东西吗?究竟是什么?来这里为什么会带着这个?满肚子疑问只等她来慢慢解答。

“你们在外边等我可好?人太多进去,反而容易破坏遗留下来的证据。”

“好。”逸点头,顺便给了慕容一个眼神。

啧……烧的火候可以啊,无聊了这么久,总算可以好好玩玩了。

湘离刚踏进寝殿,就看到地下躺着的那一瘫焦黑,之所以湘离说烧的火候可以,是因为尸体现在呈现的这个状态,让她想到了牛排,外面煎的恰到好处,里面却十分滑嫩。

焦黑的尸体,却并没有完全烧烂,里面隐隐的露出并不鲜红的内脏。

在这之后湘离并没有再继续过多的关注尸体,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已被大火烧的几乎看不出任何情景事物的寝殿上。

有趣,实在是有趣…

时间一分分过去,里面的人毫无动静,可是却急坏了屋外等候的人。湘离前脚进去,后面侍卫就已经搬好了雕花梨木,准备好上等的雪顶香茗,以供逸王爷休憩。可是某公子却不如咱们的这位王爷稳坐如钟,在坐了没一会功夫,就开始在凳子上扭来扭去,显的好不焦急。

起初逸王还懒的理他,没过多久,慕容的动作却越加夸张,简直像是要在凳子上跳舞一般。“紫林,慕容公子臀部有痔,久坐想必是犯疾,你去把杜太医请来给他瞧瞧。”

“噗……”身后一众侍卫听到后忍不住想笑,可又碍着王爷的威严,谁也不敢吱声,这可苦了众人,一个个脸部扭曲,有些还被憋成了猪肝色,好不热闹。而这一幕却被恰好走出的湘离看了个完完全全,好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原来我们的小玉儿有这种旧疾?早说啊,别人不好意思,对我们何必藏着掖着,让薏仁给你找个好太医,一定好好诊治,想必能祛病根。不能因为害羞而不就诊,这对以后的生活若是有什么影响,我们怎么忍心啊!”

“哈哈!”逸衽在听到某小女子如此解释刚刚自己随口丢给玉迪的话茬,忍不住笑出了声。

身后的侍卫在听到逸王爷的笑声,比听到隔壁村的王二寡妇死了两年丈夫,却忽然怀孕,硬说是死去的丈夫在梦中跟她幽会而导致她怀上娃的消息还要震惊。

而后自动忽视这件事情,齐刷刷换上一张扑克脸,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湘离的错觉,侍卫可不敢管,也管不了湘离怎么想,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家白发人送黑发人。

“瞎说什么啊!这么多人在,给点面子给我好吗?本人何曾有过此种旧疾,脸都被你们丢干净了。”慕容此时恨不得有个洞能让自己钻进去,面若桃李的脸蛋此时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看着慕容这模样,湘离竟然起了继续捉弄他的心思。“你在找洞吗?又没练什么缩骨功,有你也钻不进去啊!再说了,里子外子都丢完了,还怕什么?厚着脸皮直接上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找……”洞字还没来得及说,反应过来的慕容,脸简直红到了耳朵根。

“哈哈!我脚边有个蚂蚁洞,要不你试试?”湘离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没想到这个玉迪武功这么高,性格却像小孩似的,太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