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五章 :少年学剑吗

牧球球拍了拍小手,扭头看向陆北游说了一句:“清场。”

然后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到柜台躺下,好像刚才只是随手清理了一个垃圾一般。

陆北游回过神,急忙对早已收回武器的坐客们说道:“在座的各位请尽快离开本酒馆,本店今天要提前打烊了,今日的酒水全部记在本店的账上。”

小酒馆中的众人听言,如鸟雀般不欢而散。

毕竟摊上这种大麻烦,不是谁都能摆平的了的,不如早点离开这即将到来的修罗场。

不一会酒馆中便只剩下三人,受伤的大汉也抱拳离开了酒馆。

陆北游走向柜台后,看到方才大发神威的小萝莉,现在正窝在躺椅里悠哉悠哉的抱着钱盒吃点心。

陆北游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掌柜的,这次你惹了大祸了。”

小萝莉并没有回应这句话,反问道:“手疼吗?”

陆北游闻言,摇了摇头。

自嘲道:“不疼,我这武道废人也就抗揍能力强点儿。毕竟这比刚开始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揍我揍得要轻的多。”

小萝莉扭过头看向陆北游,笑眯眯的说道:“还记着呢?”

陆北游心想:到死了都不可能忘!

其实陆北游的记忆停留在了两年前,那时候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却又想不起来,便一路偷吃偷喝的来到了青山城。

在青山城身无分文的陆北游,饿的实在受不了了,便在街上抢别人的馒头吃。

却被当时出来采购货物的牧球球看到了,一脚把他踹飞。

后来,牧球球听闻陆北游的事后,看他可怜,模样又长的俊俏,便将他带回店里当个店小二。

陆北游发现牧球球把他留下来却还有另一层意思。

那就是身为掌柜的牧球球根本不会做饭,日常的经营也就只会卖酒,馒头和毛豆花生米。

陆北游从此又多了一个小酒馆厨师的身份,酒馆的生意从这以后好了很多。

起初,陆北游气不过最开始的时候,牧球球踹他的那一脚,又看牧球球娇小无害。

便拿牧球球脸上的暗红色疤痕开玩笑,结果每次都遭到小萝莉一顿暴打。

后来揍得次数多了,陆北游也老实了,只要不去触碰牧球球的虎须,日常生活中的牧球球,也就是一个贪财好哄的小萝莉。

也是这样,两个人就这样磕磕绊绊的在这青山城外走了两年。

牧球球娇俏的说道:“那我怎么办?看着他一筷子戳死你跟那个不要脸的老头?”

陆北游不知道怎么回答。

牧球球继续说道:“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那我这掌柜的当的岂不是很不称职,往后这家店还怎么在这过路边关开下去?”

陆北游咬着自己的嘴唇,依然不知道如何搭话。

过了一会儿,陆北游转移话题问道:“你这次打伤的可是这青山城丁家的独苗,你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吗?”

牧球球闻言不屑一笑说道:“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大少爷罢了。”

陆北游听到这句话,便别不再说话,转身去关上店门。

然后,从酒桌上拖着像死狗一样的老孔拖到了后院,扔在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

酒馆中自然有多余的房间留给过路的行人休息,既然掌柜的决定把老孔留下来了,那自然就要有他一个房间住。

陆北游一脸黑线走出老孔的房间,老孔这家伙躺在床上还不老实。帮他脱衣物时,那家伙居然一脚踹在了自己脸上。

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胡话,好像是什么:大风起青山,云落九重天,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屋外小雪已停,村落也开始点灯烧火做饭,小雪过后尽是人间烟火气。

陆北游在自己房间中随便给自己的手上了点药,便来到中堂,开始收拾酒客们桌椅上的残羹。

柜台后的小萝莉起身来到中堂,抽出一根长凳坐下。双臂撑在桌子上,托着自己肉呼呼的小脸,看向忙碌中的陆北游说道:“你想不想学剑?”

陆北游依然低头干活,也不抬头闷声答道:“想,做梦都想。可是一个经脉具断的废物,能练的了什么剑?”

牧球球闻言,轻笑一声说道:“如果说,就算你是经脉具断也能学剑呢?”

陆北游还在擦拭桌面的手停了下来,随即自嘲道:“怎么可能?”

牧球球伸出一只手拨动着自己的柔嫩的发丝,轻声说道:“如果我说真的可以呢?”

陆北游这才抬起头看向牧球球,眼球中已满是血丝。

牧球球看着陆北游轻声说道:“这世道终究是实力为尊,有人炼体,成了金刚不坏之躯。有人修行内力,弹指断苍山。有人向天道,一剑问苍天。这都是人体经脉由内而外所散发的气机。”

这时牧球球伸出一只手,一股青色的气团出现在了她的手上,一会儿变成剑,一会儿变成小动物,一会儿变成人形。

这是江湖人士毕生所追求的天地灵气,却在牧球球的手中被肆意玩弄。

陆北游楞楞地看着这一幕,两人在这酒馆相处两年,只知道牧球球应该是极其厉害,不然以她那小身板又怎么能在这边关开店这么多年。

毕竟不是谁都能仅凭气势重伤一个二等高手,可是却也不知道自家掌柜到底有多厉害,看到这一幕时,陆北游才知道这小萝莉掌柜的原来一直都在藏拙,自己当时居然还脑子抽抽了想保护她,现在想来自己也是可笑。

“仙途末路以后,人们便很难沟通天地灵气,只能开发自己肉身的极限,所以需要开拓经脉,去尽可能的容纳储存这些少有的天地灵气。”

牧球球随手打散了手中的气团,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人们都只注重经脉的重要性,却往往忽略了另一种极境的修行方式。”

陆北游一脸疑惑,如果说经脉纳百川,这个世人皆知,在这仙途末路,人体掠夺的天地灵气越多,修为便更是厉害,这已是九洲常识。

可是极境这个东西,陆北游却是第一次听说。

牧球球很满意徐北枳现在的表情,轻咳一声继续说道:“像那画圣王柳之,如何一日三千里看尽人间山水?还有东周的钓龙老人,如何一气御龙破边关?我可不觉得一个画画的,一个钓鱼的。他们的经脉也是宽如江流。”

陆北游听言也愣住了,这些故事他当然知道。小酒馆中人们最常讨论的便是这九洲高手,而这两人更是天下榜前十的存在。

画圣王柳之,之前只是北海皇城的一名普通的宫廷画师,自幼被送到宫廷中不得外出。

在一次诗会上,与北海那位皇帝打赌,是否能描绘出北海皇城三千里外的大好河山。王柳之淡然一笑,向皇宫外走去。

一日后,王柳之协画而返。告诉北海皇帝,这便是三千里外的山水。

北海皇帝不信,派人前去核对。回来的人告诉皇帝三千里外的山水与画卷毫无出入,而这王柳之之前从未离开过北海皇城,此事传出举世哗然。

而那东周的钓龙老人,本是一个普通的钓鱼老翁,在一次行程中,东周君王看到他钓鱼,鱼钩却是直钩。

不由好奇问道:“这样怎么才能钓到鱼。”

老翁说道:“我只钓龙不钓鱼。”东周君王便将他带回朝堂。

在一次外敌入侵边关,敌寇滥杀无辜,钓龙老人正好途径边关,看到这一幕不由怒从心生,从城墙之上踏龙而来,将来犯之人追杀至边关五百里。

陆北游不由陷入了深思,画画能画出经脉吗?钓鱼能钓出经脉吗?显然不能。

如果每个人都画画钓鱼就能成为高手,那一等高手早就烂大街了,那他们又是如何做到的呢?难道他们就是掌柜的口中的极境吗?

牧球球也不打扰陆北游深思,只是一手托腮,一手玩弄着自己的发丝,看着陆北游,眼神飘忽迷离。

陆北游过了一会儿,回过神看向牧球球,指着自己一脸迷茫的问道:“我也可以吗?”

小萝莉盯着陆北游,小脸笑靥如花,一脸小贼阴谋得逞的模样。语气肯定的说道:“可以的!少年,要学剑吗?”

陆北游眼神坚定了起来。

“要学!”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