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姻缘已定

除夕,凤帝亲笔诏书,封长孙凤子翔为皇嫡长孙,并将慕倾雪婚配给他,待慕倾雪及笄后完婚。

这也表示凤子翔的父王,凤天傲的太子之位不可动摇,将来凤天傲继位,也必须立凤子翔为太子,然后传位给他,因为凤帝和凤后明确属意,慕倾雪必须是凤天王朝未来的皇后。

原本凤帝和凤后也未想过更立储君,只是突然出现那个预言,扰乱了他们的心绪,太子和皇子们都比慕倾雪年长好多,唯太子的世子只比慕倾雪大两岁,正是绝配,可惜小世子天资并不出众,所以凤帝和凤后不想太早定。

现凤子翔文韬武略,各方面都算是佼佼者,虽不及凤九幽,好在九殿下是他的亲皇叔,这么多年也一直在边关征战,有他威震八方,诸国不敢轻易挑衅,那么将来的帝君只要贤明即可。

凤九幽连续四年不曾过问慕倾雪,想来当年只是他的孩子心性而已,只是如今凤九幽自己双十年华,还未成亲,让凤帝和凤后很着急,又无奈。

凤九幽知晓慕倾雪和凤子翔订婚的事,已是来年春季,还是他去阅兵,偶然听慕怀远提到。

凤九幽心中冷哼:之前迟迟不定,是觉得凤子翔不配,现在有本王镇压诸国,便认为凤天安定了是么?须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今凤天四分之三的兵马尽在本王一人手中,只是本王不屑那个位子而已。

凤京三月,草长莺飞,花红柳绿,处处风景美如画。

慕倾雪想去郊外骑马,凤子翔满口答应,十公主也要一起,另还未出嫁的七公主和八公主也要一起,一男四女整装出发,后面跟着几个尾巴。

五人在郊外的草地上策马奔腾,不想竟碰到了慕吟霜和慕吟秋,这两年她们偶尔见过,也在宫外一起完过,慕倾雪自然的请她们二人一起。

七公主和八公主开始有点不喜慕吟霜和慕吟秋,不过她们二人嘴皮子功夫很好,没多久便将七公主和八公主哄开心了,也就接受她们了。

唯独十公主始终不搭理她们,可能是自小跟慕倾雪亲近,知道那二人的生母是风尘女子,很是鄙夷,尤其看到慕吟霜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凤子翔跟前卖弄,还有那个慕吟秋仗着自己年龄最小,老是撒娇卖萌,让十公主很是不爽。

可惜,慕倾雪根本未曾注意到这些,即便看到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她虽然聪慧,却不懂情爱。

十公主虚岁十五了,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自然样样比慕倾雪知道的多些。

凤子翔今年也十四了,他知道慕吟霜和慕吟秋是倾雪的姐妹,小时候一起玩耍还是有些印象的,尽管有些不愉快的记忆,但那都是小孩子,当不得真,看在慕倾雪的份上,每次对她们都比较温和。

凤子翔一直守护在慕倾雪几步远,他的目光也一直都盯在慕倾雪的身上,时不时的关怀一二,这让慕吟霜和慕吟秋二人很是嫉妒。

慕吟霜提议几个女孩子一起赛马,长孙殿下是男孩子就不用参与了。

三位公主心高气傲,自是满口答应。

慕吟霜则是为了打压慕倾雪,想显摆一下自己比慕倾雪优秀,慕吟秋样样不如慕吟霜,凡事全力配合便好。

七公主和八公主稍年长些,骑术自是比她们四个小丫头厉害,一下子就甩她们在身后。

慕倾雪和十公主差不多,慕吟霜有心超过她们二人,但也不过左右,数慕吟秋最是落后,不过几人都没注意后面。

几个女孩子骑马玩耍,凤子翔一人没意思,便下了马在草地上闲庭信步,几个侍卫离的远远的,不敢打扰主子的雅兴。

慕倾雪和慕吟霜并驾齐驱,十公主落后一步,慕吟秋依然最末,她回头望了一眼,凤子翔并未注意这边,掏出弹弓对准慕倾雪的马臀弹出一颗弹珠。

马儿受惊发狂,将慕倾雪甩飞马背,“啊……”慕倾雪惊呼出声。

“啊……”十公主看到慕倾雪突然摔下马背,自己的马已来不及停下,眼看就要踩踏上慕倾雪,惊慌不已。

凤子翔听到惊呼,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转眸看到那一道绿影,“倾雪……”拔腿狂奔过去,侍卫们亦赶紧往那边跑去。

慕倾雪突然被甩飞,脑子一片空白,相继听到十公主的惊呼,知道她就在自己后面,刹那间脸色大变,眼看着就要落地的瞬间,腰间一紧,身子离地飞起。

十公主害怕看到自己的马踩踏慕倾雪,所以本能的紧闭上双眼。

慕吟霜和慕吟秋二人眼看着慕倾雪紧要关头被一个黑衣人救起,很是恼怒,却不敢表现出来,装模作样的呼喊:“倾雪……”

黑衣蒙面人抱起慕倾雪飞离地面,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几个旋转站定,黑衣人高大的背影挡住了娇小的慕倾雪。

慕倾雪的小身板还在瑟瑟发抖,黑衣人将她紧紧地拥在怀中,让她紧贴着自己的胸膛,轻轻拍着她的背部,“没事了!”男子的声音低沉,但很温柔。

慕倾雪这才回神,意识到自己在陌生男子的怀中,赶紧退出,一福身:“多谢恩公出手相救!”

“举手之劳!”黑衣蒙面男子淡淡道。

于他来说是举手之劳,可对慕倾雪就是救命之恩了,慕倾雪正欲说什么,被凤子翔的呼喊打断了。

“倾雪……”凤子翔边跑边喊道。

黑衣蒙面男子转头扫了一眼凤子翔,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异色,落在慕倾雪脸上,沉声道:“这个男子保护不了你!”便飞身离开了。

慕倾雪木然的站在草地上,望着黑衣蒙面男子离开的方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倾雪……”凤子翔气喘嘘嘘地跑近,谢天谢地,倾雪没事。

“倾雪……”慕吟霜和慕吟秋看到凤子翔过来,赶紧也跑向慕倾雪。

慕倾雪看着凤子翔的眼睛,他是真的担心自己。

“倾雪……没事就好,刚刚吓死我了……”凤子翔一把将慕倾雪抱住,慕倾雪竟感觉到他的颤抖。

或许凤子翔并非最优秀的那一个,可他在乎她,这便够了。

“嗯……我无恙!”慕倾雪轻声道。

“倾雪,我们以后再也不来骑马了,好不好?”凤子翔看到时正是慕倾雪被甩飞的那一刹那,并未发现有何异常,所以以为是马儿失常。

“倾雪……呜呜……吓死我了唔……”十公主哭的稀里哗啦。

“倾雪……你没事吧?”七公主略带担忧,她听到这边出事,立刻赶回。

“刚刚发生何事了?”八公主也很是紧张,她并未看到这边的惊险一幕。

“我没事,对不起……”慕倾雪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害大家担心很是难为情。

“倾雪……呜呜……”十公主挤开凤子翔,熊抱住慕倾雪大哭,她是真的吓的不轻。

“对不起,惊吓到大家了,我们回去吧!”慕倾雪拍了拍十公主的背部,抱歉道。

凤子翔也心有余悸,慕倾雪若出了事,他不得被扒一层皮,不过,他是真心紧张慕倾雪。

凤子翔和慕倾雪以及三位公主一道回宫,慕吟霜和慕吟秋二人则骑马回慕府。

后来听说,慕吟霜和慕吟秋回府的路上,慕吟秋突然摔下马背,被马蹄踩断了一条腿,九死一生。

慕倾雪知道此事,已是数月后了。

一行人回宫后,侍卫们不敢隐瞒,如实将慕倾雪落马一事禀报凤帝和凤后。

听到侍卫们绘声绘色的描述当时的凶险,凤后很是惊恐,好在慕倾雪命大福大,平安无事。

凤帝听到说慕家两个庶出的女娃也在,龙目闪过一道幽光,并未出言。

凤后觉得慕家姐妹也在,此事兴许并不简单,再三盘问侍卫,确定无人看到慕倾雪是怎么落马的吗?都差不多,即便看到也是马儿突然发狂,将慕倾雪给甩飞了。

凤后无奈,只得下令,无事不许慕倾雪随意出宫。

太子妃听说了慕倾雪坠马之事,赶紧地命人备上一大堆的补品进宫去看望,并且将凤子翔训斥了一顿,字字句句都是为着慕倾雪,以后要凤子翔务必近身保护好慕倾雪,真真是一位模范好婆婆。

那一晚,慕倾雪竟然梦到了九殿下。

九殿下比以前又高了些,比以前更俊美了些,比以前更沉敛了些,但还是一样的温柔笑脸,还是一样的宠溺眼眸,她却感觉他的笑容不达底,眼眸中隐隐夹带着一抹忧郁。

他问她可还记得他?她说不曾忘记。

他问她可有每日想念他?她犹豫了。

他苦涩一笑,问她是否自愿嫁给凤子翔?

她蹙了蹙秀眉,说她的婚事全凭凤帝和凤后做主。

他欣然一笑,提醒她不可以忘记他……

翌日,慕倾雪悠悠醒来,想起昨夜的梦,慌忙跳下床冲出了房门,宫女们看到她披头散发,不穿衣服鞋子往外跑,吓的惊慌失措,生怕她是因为昨日受了惊吓,发疯了可如何是好,赶紧地追上去。

三月的天气微凉,地上温度也是冰冷的,慕倾雪穿着衾衣,打着赤脚狂跑去九殿下的宫殿,一路惊吓了不少宫人。

一双如玉雕刻的小脚不知在何处划破了,鲜红的血溢出冷凝在肌肤上,白与红形成鲜明的对此,甚是刺目。

单薄的身子立在九幽宫门口,风吹拂起她的青丝和白衣,似一只白色的蝴蝶,欲乘风而去。

她微微仰着头,望着九幽宫三个烫金大字,满目哀伤和失落,明明那么真实,却终究不过黄粱一梦。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