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东晋当皇帝

第1章 穿越了

刘健已经是一个有着八年兵龄的老兵了。

可他这八年兵当得,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甚至好不容易提了个副连长,都只是个管后勤和工兵的副连长,耽误了他一身的好武功好枪法,每天里却只能和一群汽车兵或工兵们打交道。

不过,也无所谓了,还有半年他就退伍了。到那时候,他就可以和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杨燕,过上自己没羞没臊的生活了。

正想着,杨燕就给他打来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和杨燕倾诉自己的思念之情,电话那头却是杨燕冷冷的声音:“我已经受够了这种分居两地地生活了,咱们分手吧,祝你好运。”

“等等,杨燕,你听我说,半年,半年后我就退伍了,那时候,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刘健急急的分辩。可那边却只传来一阵阵的忙音,杨燕早把他的电话挂掉了。

当他再次打过去的时候,电话那头却一直提醒他,他拔打的电话已经不在服务区了。

没有一点征兆,杨燕就选择了和他分手,他怀疑,杨燕是不是早有预谋!

倾注了全部心意和爱情的他,居然遭遇这样的对待,如同当头被敲了一记闷棍一般,他顿时有了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可生活还要继续。

上面布置任务下来,要求他次日就出发,去给北方边境某地的专家们运送补给去,而且上面还指名要他这个副连长亲自运送。

因为,驻地北方的某大型煤田在清理尾矿的时候,发现了一座两晋时期的巨型墓葬,专家们闻迅之后,已经连夜赶了过去。

等到专家们到达现场,安营扎寨之后,他们才发现,墓葬之大超乎他们的想象,他们需要更多的挖掘工具,而且因为走得急,也没有带上足够的粮食和补给品。

有困难找子弟兵,他们将求援的手伸向了离他们最近的部队。

这不,专家们将请求上报了之后,上级就指派了有着工兵工作经验的刘健。

补给品和挖掘工具早就有人装好车,刘健办好出车手续,天一亮就驱车出发了。如果此行顺利的话,天黑前他应该能抵达专家们所在的营地。

墓葬被发现的地方,是在远离国道几十里外的一个小山谷里。

运煤车碾压出来的黑漆漆的路面,据说还是先秦时期的直道中的一段。

虽然时隔两千多年,这条直道仍然让刘健的越野大卡车畅能无阻的行驶,许多路面还是剖开山体修建而成,这让刘健不得不佩服起古人的智慧和力量。

电话铃声突然急促地响起来。

“刘连长,你现在到了哪里了,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请你尽快赶到现场支援我们。”电话那头传来刘教授焦急的呼喊声。

“刘教授,你别急,我正在加速行驶,现在已经可以看到矿区了,马上就能赶到了。”刘健左手拿着手机,右手稳稳的握住方向盘。

直道宽逾四五十米,这条路面上只有他一个人行驶,就算他闭上眼睛,也有自信不会跑到路外去。甚至,在接电话的时候,放在油门上的脚还情不自禁的踩深了一些。

卡车以飞驰般的速度箭射出去。

视野里一片空犷,他突然发现自己看不到路面了。

“糟糕。”刘健扔下手机,心里暗暗叫苦。

他哪里知道,直道的正前方,就是一个废弃了的露天煤矿的矿坑。

他猛烈的踩住刹车,可是,这个时候车子已经悬空,踩住刹车也是徒劳的了。

车子仍以飞驰一般的速度向前疾驶,幸运的是,车子还保持着平直的姿态,并没有发生倾覆的现象。

他只能稳稳地坐直身子,暗暗的祈祷好运。尽管他从来不相信有鬼神,但这一刻他却突然生出一种念头:若是这次能逃脱生天,他一定要给漫天神仙菩萨都烧上三柱高香。

视野里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同时他还感到,车轮稳稳的接触地面的坚实感。

虽然右脚仍然深踩在刹车上,可是车子并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竟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黑暗中穿行,他有了一种好像在飞的感觉,这速度绝对远远超出了这辆卡车的极限速度。

隐隐约约还有阴风在耳边飞驰掠过。

没有任何办法的刘建,只能稳稳的握住方向盘,任由车子飞奔。

不,根本不是车子在飞奔,而是车子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吸引向前。因为,他根本就感觉不到车轮转动的震动。

不知道飞奔了多久。

视野豁然开朗起来,猛烈的阳光直射进车窗,刺的他几乎睁不过眼来。

习惯的又踩了一下刹车,这次车子居然马上就停止了。

当他回过神来,望向车窗外面,眼前的一幕不由让他大吃一惊。

他已经许多次经过这片沙漠了,这片沙漠,从来都是黄沙满地,寸草难觅。可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不只是芳草萋萋,甚至还能远远的还有一条溪流.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莫非就在车子风驰电骋的那瞬间,车子已经行驶到了一个他陌生的地方,可是眼下这里到底是哪里。

他甚至想到,他在黑暗中穿行的那一段,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时空隧道?

要是有个人能问问路那该多好。

正思忖间,突然看到了前面有一个人影似乎在蹒跚前行,只是,他走得非常的费力,每走几步就会不由自地地摔在地上,然后又努力地爬起来继续前进。

驱车凑了上去,车况居然还是正常的,这不由又让他感到惊奇。刚才那么疯狂的行驶,车子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终于看清那人的模样:鳞片状的头盔,头顶上还有一束红缨,鳞片状的胸甲,脚蹬圆头短靴!脸是标准的关中壮士的国字脸,只是那脸上布满了风霜,还似乎有数道疤痕。

刘健心中一惊,这是哪朝武士的穿着?瞧瞧前后左右,视野里并没有摄制组等团队成员在。偌大的草地间,就只有他和对方两个人。

当他的车子停在对方前面,跳下车子的时候,对方强撑着身子,也在打量他。

“大哥。”他跳下车迎上前去,瞧见对方四旬左右的年纪,全身上下都是血污,不由更加吃惊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快,救救我。”虽然对刘健的穿着极其的奇怪,但男子还是本能的伸出了手。

浓重的关中口音,当年十分流行的那一口信天游,让许多人都熟悉了这种关中壮士粗犷的声音。

瞧着这兵士有气无力的样子,多半是饿坏的。刘健本能的想转身去车上拿些食物,才刚想要转身,壮士却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帮帮忙吧,求你了,如果你也是汉人的话,有劳你快帮我把这封信送到朝廷去,求求你了,为了我无数的汉人黎民。朔州,朔州的百姓,就快被石虎那厮杀完了,求求你了。”壮士无限悲戚的苦苦哀求。

刘健的心猛地一沉。

石虎!

“壮士,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健急急的说道。

壮士没有接他的话,刘健突觉得手中一沉,在看去,这壮士已经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壮士,不要…”刘健失声的叫道。

伸手探向壮士的鼻子,壮士已经没有了呼吸。

“壮士,你都没有告诉我信要送给谁,你这样让我如何是好?”刘健无奈的摇摇头。

郑重其事的打开壮士递过来的信,丝帛书写的信上,布满了无数血红的手印。而他们唯一一个共同的声音就是,求求朝廷快来救救他们。

信的落尾,则清晰的写着咸和八年八月。

对历史有一定了解的刘健知道,咸和八年是东晋成帝的年号。

他悲哀的发现,他真的是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五胡乱华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