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女的逆袭

第一章 醒来

宋丽琴穿越到不知名的古代变成了十五岁的宋琴儿,她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床边脸色蜡黄的娘,还有身处一贫如洗的家欲哭无泪。

“琴儿,娘对不起你,以后就咱俩相依为命了,好在你没事了。”

是的,原主和她娘被赶出了家门。因为她爹要娶新妻子好生儿子。原主发烧死了,现在住着的是来自现代的宋丽琴的灵魂。

在现代宋丽琴虽然也幸福,却也为钱发愁,更是拿不出钱为母亲看病。也不知现代的母亲怎么样了,弟弟能拿出母亲的治疗费吗?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身边这个柔弱的娘才是她今生要操心的。

“娘,我没事了,只是脑子还有点糊涂,现在只有我们俩一起吗?我们靠什么生活呢?”宋琴儿问。

“我们只有这个茅草屋,是村长看咱娘俩可怜给我们住的,吃的也是村长借的几斤玉米面。不过琴儿放心,等你好利索了,娘就去镇上给有钱人家做工挣钱,娘能养活你的,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宋母坚定地说道。

“娘,咱们一起努力。”宋琴儿揉了揉眼睛。

宋母出去煮玉米面糊糊了,灶台是几块石头搭起的,一口上面有个破洞的大铁锅,好在还能煮娘俩的饭。柴火是宋母到后山捡的。这古代就是山多树多柴火多,就是不知这后山上有没有野菜野果野味什么的。

宋琴儿起身来到门口,看着煮糊糊的宋母说:“娘,后山有野菜吗?”

“有是有的,只是村里人都穷,光靠地里的粮食根本不够吃,所以后山的野菜都很快会被人挖掉,娘明早也要早点去挖一些。”宋母一边烧着柴火一边说道。

石头搭起的灶烧火特别烟,熏得宋琴儿连连咳嗽。

“琴儿,这里烟太大你快回屋躺着,娘很快就把饭做好了。”

宋琴儿回到屋里并没有躺下,那床只是几块木板拼成的,一床破棉被,还有点霉味,睡着真心不舒服。

宋琴儿坐在一张屋里唯一还算干净的一张小板凳上,等着宋母的玉米糊糊。她的肚子已经很饿了。

很快宋母端进来满满一大碗黄澄澄的糊糊,“琴儿快吃,娘用凉水给冰过了,不烫。”

宋琴儿接过碗,喝了一大口。虽然碗是有破口子的,也没有筷子,糊糊也没啥味道,但真的不烫,温温的,她的心也觉得暖暖的。“娘,您吃啊!吃饱了明天我们一起去后山。”

“娘马上就吃。”宋母转身去端她的小半碗糊糊。

吃过饭天还没黑,宋琴儿并不想睡,她来到屋外。

茅草屋很简陋,只有一间,灶台没有遮蔽,要是下雨怕是热饭都吃不上,要是再挂大一点的风,怕是会把屋顶掀掉。

屋前是一块草都不长的烂石地,远处是一个小村子,大慨有二十来户。

后面不远就是一片树林,不是那种特别茂盛的,看来也不会有野兽。

明天宋琴儿就会和宋母去那片树林里找野菜,也许会有別人不认识的,毕竟在现代的宋丽琴特别爱看农村题材的网文,她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对野菜也有一定的了解。

出乎意料的是来到古代的第一晚宋丽琴一夜无梦,睡得特别香甜,也许是因为有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娘在身边。以后自己就是宋琴儿了,在这古代好好生活。

“琴儿,睡得好吗?来吃饭。”宋母端着大碗玉米糊糊进来。

“娘,我睡得很好。”宋琴儿接过碗。

娘俩吃过饭一起来到后山。

宋母背着一个小背篓,还是一样的破破烂烂,好在宋母用了草绳绑了破烂的地方,装野菜是可以的。

宋母的衣裳很破,补丁加布丁。宋琴儿的衣裳虽然也很破,但补丁少很多,还能依稀看见有点小碎花儿。

这古代虽然土地贫瘠,空气却很清新。娘俩踏着露水走到后山的外围。除了大大小小不知名的树,地上的草都不是很多,枯枝倒是有些。宋母看到枯枝都捡起,扎成一捆后藏到树丛中,说是回来时再背回家。

宋琴儿捡了根树枝扒拉这草丛,还别说真让她找到能吃的东西。

“折耳根!娘,这里有好多折耳根。”宋琴儿举着一棵肥嘟嘟的折耳根兴奋地叫着。

“这个不能吃,味道太怪,闻着都难受。”宋母嗔怪道。

“好吃的,娘,我都能生吃。”宋琴儿掐了折耳根叶子就往嘴里塞,还欢快地嚼起来。

“这孩子是早饭没吃饱吧,自己该不吃剩下的半碗,哎!可怜的娃。”宋母自责地想。

宋母找了树枝和琴儿一起挖,孩子想吃,她是肯定不会拦着的。她们挖了差不多有一斤,娘俩都很开心。

后来娘俩又挖到一些婆婆丁,就是现代的蒲公英,在现代这动西都靠人工种植了,听说吃了防癌,死贵。在这古代婆婆丁只是穷人家充饥的野菜,虽说味道挺苦,但能填肚子也是好的,必竟比怪味道的折耳根容易让人接受。

蘑菇也捡到几朵,这里的人是认识蘑菇的,能吃的蘑菇很容易被人摘走,那些穿越女靠蘑菇发家致富都是骗人的。宋琴儿悲哀了。

野果子没有,野鸡野兔也没有,连麻雀都很少。看来想在山上找发财路不太现实。

“娘,你去镇上能做什么工呢?我能一起去吗?”回家的路上宋琴儿问道。

“就是给有钱人家洗洗衣裳,打扫之类的。你不行,你是姑娘家,要名声的,好好在家待着。等娘挣了钱给你买绣线,你就绣绣花,以后找个好婆家。”

宋琴儿老脸一红,还绣花,还找婆家。她很想说娘啊,我的真身不比您小。

“娘,琴儿不嫁人,要一直陪着你。”宋琴儿只能做娇羞状。

“好,琴儿不嫁人,咱娘俩过。”宋母只当小姑娘害羞。

“娘,山那边是哪里?”琴儿指着山内侧问道。

“听说是大山,那里有老虎,还有熊瞎子,以前村里有个会打猎的,去那边能打好多猎物,家里可殷实了,后来有一次打猎碰到老虎被咬断腿,没多久就死掉了。然后就没人敢去那边了。”宋母唏嘘不已。

“我得去看看。”琴儿心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