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婚礼是她的葬礼

几个小时后。

岑白意浑浑噩噩地披上了婚纱,站在了城外郊区的婚礼现场。

本应陪她走过红毯的岑父没有到场,只有岑母肿着眼睛出席她的婚礼,望着她欲言又止。

她孤身一人踏上红毯,连个伴娘也没有。

也许,这一场婚礼,真正高兴的只有付寒言一个人。

那端的付寒言带着浅笑,等着他的新娘向他走来。

他满心欢喜的样子,不像平常那样清贵,如隔着云雾似的,淡泊而有距离,现在的模样,像初雪消融的山林,美好又纯粹。

岑白意轻笑出声,她都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付寒言了。

此刻的付寒言,谁会把他跟昨晚的恶魔联系起来。

她当年,不也是被这幅样子骗了吗?

一步、两步、三步……

越靠近付寒言,她心中那个念头越清晰。

这场婚礼,是她的葬礼。

埋葬了曾经的岑白意,和她心中最后的情意。

岑白意渐渐走向他,走到中途眼皮却越来越沉,脚下突然一崴,她直直地摔落在地。

醒来时,她人已经在医院了,手上还带着针孔,她回想起没有完成婚礼,感慨万分。

她起身上了个厕所,刚准备出来时,门外两个小护士的聊天吸引了她的注意。

“唉,也真是惨,那个新娘子刚晕倒进医院,她妈妈就自杀了。”

“是啊,好好的一场婚礼没办成,这就要办丧礼了。”

岑白意踉踉跄跄地冲出洗手间,跑到那两个小护士的面前:“你们说的新娘子的妈妈自杀,是哪个?”

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小护士都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小护士用自己的手机调出了一个新闻。

“就是今天那场天才外科医生付寒言的婚礼啊,他的新娘半路晕倒,岳母随后自杀,这事现在可闹得沸沸扬扬的……”

看清了新闻内容后,岑白意瞳孔不自觉的一缩。

她妈妈自杀了?!

怎么会?

前几天他们不还在商量,一起出国定居吗?

岑白意想起付寒言说的他们在闹离婚的事情,还有只出现在婚礼上的母亲,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她拔腿跑出医院,拦了一辆计程车往自己家而去。

推开家门,满室的血腥味充斥在她的鼻腔中,地面上全是清洗之后的水迹。

岑父坐在卧室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她扑上去蹲在父亲的脚边,带着哭腔开口:“爸,是真的吗?”

岑父侧过头来看着她,似笑非笑地模样。

“别叫我爸,恶心!”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你妈为什么自杀?因为你是个孽种啊!她没脸啊!”

岑白意跌坐在地,惊呼出声:“什么?!”

“你是你妈跟野男人偷情生的孽种!”要不是不小心看到了岑母和野男人的那些信件,他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不!我不信!”

岑父冷笑着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把信件,手一扬,泛黄的信件落了岑白意满身。

“那你就好好看看,你那个母亲是多么‘贤良淑德’!”

岑白意颤着手,拆开一封信件,匆匆扫了几眼,她不敢置信地又拆开另一封。

每看一封,她的泪就多一分,上面一言一语全似在讽刺她家多年的阖家美满。

她此刻心中千头万绪,乱糟糟地侵蚀着她的理智。

望着失魂落魄的岑白意,岑父本来报复性的一丝快意也被冲散了,眼里带上几丝泪花。

他蹒跚着往门边走去,声音渐行渐远,半是感慨半是心酸。

“冤债啊……有本事你就瞒一辈子啊——!”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