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诀

第2章 收徒

时间逐渐转向傍晚,兄妹二人依然默默的跪在屋前,阳光慢慢留到山下,老头的木屋依然没有动静,少女月儿的脸色已然苍白,然而小嘴依然紧绷着,身体却已靠在哥哥的怀中,哥哥紧紧的抱住少女,汗水一滴一滴的滴在衣衫上,膝盖已经颤抖,却依然坚持着,将少女努力的抱在自己的怀中。天色逐渐变暗,少年目光直直的盯着木门,腿部早已经麻木,膝盖上布满风干的血迹,少女也一声不吭的倒在哥哥的怀中。

“唉”不知过了多久,长长的一声叹息从木屋中传出,“嘎吱”,木门被慢慢的推开,老头的身影也逐渐显露出来。看见木门被推开,少年的眼睛瞬间瞪的明亮,仿佛看到希望一般,慢慢磕下头去,然而却感受到一股力量怎么也无法低下头。

“不同磕头,何必呢?”,老头无奈的说道:你的性子是很坚韧,但是何必这么坚持呢,老头我一生从不收徒。”

“邪爷爷……,求你……让我变得强大吧,求求你帮帮我吧,求你了……”少年喘着粗气,干涉的声音从开裂的嘴唇中发出,仿佛说出这些话已用尽全力。

“爷爷,……求你了”这时月儿微弱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看着月儿苍白的脸色,老头的心也不自觉的颤抖一下。少年紧紧抱住妹妹,尽量让她更舒服一些。

“罢了,罢了”老头无奈叹了口气,仿佛看穿一切般小声嘀咕了一句:“也许你就是我来这里所要结的善缘吧”,谁也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听了老头的话,少年猛地一喜,大声道:“谢谢,谢谢爷爷……咳咳”,可能用力过猛,干涩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忍不住咳了两下。“哥哥,哥哥,太好了,爷爷是答应你了,爷爷答应你了,谢谢爷爷,谢谢爷爷”,月儿激动的抬起头看着哥哥,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流出。滴在粉嫩的脸蛋上。少年心疼的看着妹妹:“你怎么这么傻”,努力的想要扶起妹妹,谁知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才感觉到磨破的膝盖疼痛难忍。“丝”倒吸一口凉气,“啊,哥哥”,月儿趴在少年旁边,焦急的叫道。

“唉,两个傻娃”,老头摇了摇头,随后一摆,一股清风吹向兄妹二人,二人只感受到一阵风吹过,然而自己一身的痛苦却已不见,又变得生龙活虎。

“哎呀,哥哥,怎么回事,好舒服啊,我竟然一点也不疲惫了”,月儿站起身,跳了两下,惊讶道。

“我的天,这是大仙啊”,少年一脸惊讶的看着愈合的膝盖和手掌,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腿,站起来又跳了两下:“我真是捡到宝了”,少年心里激动的想到。

“谢谢邪师父”少年灵机一动,转头拜到。

“师父真厉害”月儿也配合道。

老头嘴角抽了抽,摆了摆手道:“别急着叫我师父,一切明天再说,饭都在屋里桌子上,今天好好休息,小娃子,明早日出门前等我,明天开始有你受的”,老头说完,转身而去。

“是,师父”

当日出第一缕阳光照到朦胧的小院中,安静的石桌旁,一位少年站在院中,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终于等到亮天了,不容易啊”,少年嘴角兴奋的说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木门。

“呦,小娃子,来的挺早啊”,突然一道声音传到少年耳中,惊得少年一跳。

“啊…,师父”少年猛地回头一看,原来老头已经坐在石凳上,“我以为您会……”,少年指了指木门。

老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师父”,少年期待的望着老者,

“小娃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头慢慢的说道:“你放心,老夫自然决定了,就一定会帮助你的”。

“谢谢师父”少年立马跪在地上,高兴的说道。

“起来吧,小娃子,相见即是有缘,可能这也是我来到这里需要结下的善缘,这都是冥冥中注定的”老头缓缓的说道,不知在何处拿出一个酒壶,咕噜咕噜灌了起来。

少年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望着少年固执的表情,老头微笑的点了点头

“小娃子,话别说的太满,既然要做老夫的徒弟,老夫也要考验考验你”,老头邪邪的笑道:“嘿嘿,小子,入老夫门下,也要尝一些痛苦的”,老头衣袖一甩,在少年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杯子,杯子中是清凉的液体,少年疑惑的拿起来,微微一闻,一股清凉直冲脑海,瞬间心旷神怡,好不舒服。

“小子,喝了它,你就是老夫的徒弟了,嘿嘿,闻起来不错吧”,老头邪恶的笑道。

“喝了它,真的么”,少年一脸惊讶的说道:“很好喝啊,闻起来”,少年又闻了闻,闭上眼睛,一副享受的表情。

“嘿嘿”,老头笑笑。

看了老头的表情,少年疑惑的端起碗,“咕噜”,一饮而尽小杯中的酒水。

“丝”,可能是第一次喝酒,少年抽了抽嘴角,好辣啊,抿了抿嘴:“不过好香啊”!少年大口吸了一口空气,缓解口中的酒辣味。

“师父,喝完了,虽然很辣,不过很香”,少年放下酒杯:“师父,你以后就是我师父了。”少年高兴的喊道。

“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好啊,很舒服”,少年一本正经的说道,舔了舔舌头,认真的回味到。

老头只是邪恶的盯着少年,“啊呀”,突然少年只感觉腹部灼烧感,并且越来越强烈,直冲少年四肢与脑海,少年忍不住捂住肚子,倒在地上滚动着:“啊,师父,……师”,少年痛得死去活来,不停的打滚,狠狠的撞在石凳上。

老头浑然不觉:“小娃娃,坚持住,你会获得莫大的好处”,灌了一口手中的酒,又道:“要想做老夫的徒弟,那么必须具有非人的毅力,这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少年忍痛抬头看见老头认真的表情,艰难的闭上嘴,满脸通红,青筋暴突,双手狠狠握拳,趴在地上,捶打地上的沙石,直到手部出血,仿佛手部的疼痛会缓解身上的巨热。

腹部的巨热感觉,慢慢流向少年的腿部以及脚底。少年猛地站起狠狠的跺着脚。巨热感仿佛要撕裂肌肉,冲出身体,随之胸部、胳膊直到手部都不断逐渐变得通红,这说明剧烈的灼烧感已经融入到全身。也许是习惯了疼痛,少年稳稳的站在地上,弓着腰,双手握拳,大口喘着粗气,任由摆布。

老头微笑的看着少年,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

灼烧感逐渐消失,少年终于松了口气,然而,在灼烧感消失的一瞬间,腹部一股冰凉的寒气瞬间蔓延全身四肢,一瞬间,少年浑身发紫,肌肉僵硬,冷热冲击的大脑,让少年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少年满脸的惊讶与痛苦,一热一冷,若没有强大的毅力,一般人早已昏厥。然而少年却依然保持弓腰的姿势不动,握拳的双手不断颤抖,努力让自己看清地面上的尘土。慢慢的,寒气逐渐减弱,流入四肢的寒气仿佛有意识般钻入少年的肌肉中、经脉中。改善着少年的体质。少年的表情逐渐放松,慢慢变成了享受,感受着寒气对身体的滋润,长长的舒了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要飞了,浑身充满力量,感觉一拳能打死头牛,自信心分外膨胀。

慢慢睁开眼,少年望着老头:“师父”,跪拜在地。不用想,少年也知道,老头送了他一份大礼。

“嘿嘿,小子,不错啊,在冰火酒的摧残下还能活过来,不错啊”。老头嘿嘿一笑:“你让我很惊讶,我以为你会晕倒,没想到以你的体质,你能够挺过来,真不错”。

“师父,徒儿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一会让您感到骄傲”,少年一脸骄傲的说道:“况且,这酒的好处,徒儿已经深深感受到了”,少年嘿嘿笑道。

“嘿嘿,行了,少在那说大话,好好看看你自己”,老头一脸嫌弃的说道。

少年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哎呀”,“什么东西”,只见少年一身臭汗,脖子上布满黑泥,破烂的衣服上满是汗渍,少年感受到衣服里也是黏糊糊的,很是难受。

“赶紧去屋后,有条小河,去好好洗洗,赶紧去”,老头嫌弃的摆了摆手。

少年早已往屋后跑去,而且是一边跑一边脱掉衣服。

“嘎吱”,木门声想起,月儿揉了揉眼睛,走了出来:“爷爷,你们这么早啊”。月儿走到老头身旁的石凳坐下,“哥哥呢?”,月儿疑惑的看了看周围。

“嘿嘿,你哥哥去洗澡去了”,老头回答:“对了,你去把这套衣服给你哥哥拿去。”老头随手一会,两套崭新的衣服落在石凳上,“顺便把你自己的衣服也换了。”老头看着月儿一身破烂的衣服,笑道。

月儿愣愣的看着凭空出现的衣服,“爷爷,你是大仙啊,这是怎么来的衣服,一下子就变出来了”。月儿瞅着老头充满兴趣的问道。

“行了,行了,别问那么多,你就当老头我是大仙吧,赶紧送去,要不你哥哥一会光屁股出来了。对了赶紧换完过来吃饭,老头我给你们普及普及知识”,老头手一挥,说道。

“啊,哦”,一听到哥哥要光屁股,月儿赶紧拿起衣服,向后院跑去。

“哥,你快点,爷爷等着我们呢”,月儿的声音在后院想起。

“好勒。”

不大一会,少年牵着月儿的手走了出来,二人的衣服虽然不是很华丽,哥哥是一身劲装,虽然身体较为单薄,倒也显得干净利索。而妹妹虽然衣着朴素,却更能显露白皙的笑脸,娇小的身子不高,却给人一种玲珑剔透的感觉,邻家小妹的感觉,让人尤见怜惜。

“完事了,赶紧吃饭”,不知何时,老头整了一石桌的饭菜,招呼道。

“来了,师父。”

“小娃子,老夫说话算话,既然你已经喝了拜师酒,那么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徒弟了”,老头看着兄妹俩说道。

“师父”,少年马上放下筷子,站起来恭敬的说道。

“坐下”,老头摆摆手:“老夫收徒,没有那么顽固死板,随意就好”,少年嘿嘿一笑。

老夫倒了一杯酒说道:小子,告诉老夫你的名字。

“师父,我没有名字,我不知道父母是谁,不过别人都叫我要饭的”,少年理直气壮的说道。

“噗”,老头一口酒喷在地上:“什么要饭的,你能不能有点志气,这名字你也接受,真想一口酒喷你脸上。”老头故作生气的说道。

“呃…,我一直没想过”,少年挠挠头,憨厚的说道:“我就想让月儿吃饱就行”,少年溺爱的看着月儿说道。

月儿抬起头,幸福的看着哥哥,通红的小脸映着阳光,煞是可爱。

“月儿不是你亲妹妹吧。”

“您老怎么知道的,月儿是我在河边捡到的”,少年一脸惊讶的说道:“当我捡到她时,她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自己叫月儿,后来我俩就相依为命了。”少年认真的说道:“真不知道是谁将月儿抛弃的,让我找到这个人,我一定让他好看”,少年愤愤的说道。

“不要,这辈子我只认哥哥”,月儿依赖的说道,满嘴塞满食物,看着自己的哥哥。

“恩”老头点了点头。

“行了”,老头重新倒满一杯酒,说道:“小子,既然你已入我门,那么就由老夫给你取个霸气震天的名字”,老头突然站起来一指天空,又收回手指,指向少年,风吹得竹林“沙沙”作响。

少年惊讶的看着师父:“好。”少年猛地站起,大声喊道。

老头猛地灌了一口酒:“听好了,小娃子,老夫名为纳兰邪,以后你就随老夫之姓,你就叫纳兰笑天,人生在世酒言欢,一指乾坤笑苍天”,老头看着天空,大声说道,一壶酒猛地抛向少年:“喝”。

感受到师父的壮烈与豪迈,少年猛地一握酒壶,想也不想,一口灌下:“咳咳…”由于灌得过猛,少年咳了咳:“人生只是酒言欢,一指鸿蒙笑苍天,师父,我就是纳兰笑天,我要踏破这天地,翱翔于宇外”,少年豪放的吼道,一指高空。

“好,有志气,坐下”,老头一招手,酒壶飞回手中,慢慢坐在石凳上道:“吃饭。”

看着少年坐回石凳,老头点点头说道:“虽然你很弱,但是有这份气势,没给老头我丢脸”。听着师父的夸奖,少年通红的脸上满是喜悦。“你妹妹叫月儿,既然如此,以后就叫纳兰灵月吧”,老头看着月儿说道。

“好啊,好啊”,月儿高兴的拍着粉嫩的小手说:“谢谢爷爷,哥哥,我也有名字了”,少女兴奋的摇着笑天的胳膊,笑天轻轻地摸了摸月儿的头,高兴的点点头。

老头喝了一口酒说道:“天儿,师父这一生一共收了三个徒弟,你是第四个,也是最小的一个,以后等你走出去,可能有机会遇到你的三位师兄。”

“师父,师兄都是什么样的人?”,少年疑惑道。

“等你以后遇到自然会知道,不必多问”。老头没有多说。“好吧”,少年点点头。

“天儿,刚才为师给你所喝为冰火酒,主料是冰火两级渊的冰火草”,老头取出一个酒壶说道:“此草药性极为霸道,集暑寒双性为一体,合理用之,将会有效改善人之体质,祛除杂质。”笑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