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小神医

第2章 药王真经

一直到曾雪琴的背影消失以后,张小白才又背起背篓,继续往山上走去,他还得去采药材。

一整天下来,张小白几乎将整个背篓都装满了,但凡只要是他认识的,有价值的药材,他基本上都不会放过。

直到傍晚时分,张小白才终于下山回到家里,然后进入后院。

这两个月以来,后院已经种了不少药材。

张小白将背篓放下,将背篓里面的新鲜药材继续种下,然后才洗手回到堂屋,陪着爸妈吃了晚饭。

一直等夜深人静,张小白来到后院,沐浴着月光,开始静心打坐修炼。

张小白修炼的功法叫做《药王真经》。

这件事情还得从两个多月前说起。

那天张小白和往日一样,背着背篓上山采药,却不料突然天降暴雨,空中雷鸣滚滚。

张小白慌忙中跑进了一个破庙中避雨,可哪知道,恰巧一个雷劈在了屋顶上。

破庙由于年久失修,一下子坍塌了,庙中的神像倒下来,将张小白砸倒在地上。

张小白受伤,鲜血沾染了神像,机缘巧合下,竟然将封印在神像中的远古药王的一缕神识给吸收了,获得远古药王的真传。

《药王真经》正是传承自远古药王,其中内容涉猎甚广,包括炼气篇、真武篇、医道篇、百草篇,等等,甚至还有一些神通秘法。

在获得《药王真经》之前,其实张小白对药材也只是一知半解,但现在他不但学会了很多药材知识,更是修炼了一个小神通——聚雨术。

所以这两个月以来,从山上挖来的药材他并没有立即卖掉,而是种在了自家的后院里,经常施展聚雨术,用灵雨浇灌这些药材。

目的自然是让药材品质变得更好,价值更高。

如果是几个月之前,让张小白凑齐十五万的彩礼钱,那自然是万般为难。

可是现在他有了这些药材,这些药材的品质比市面上普通药材品质更高,一定能够卖不少钱。

“可惜了,我现在才是练气二层的修为,短时间很难突破。否则我到练气三层,就能够炼制丹药,将这些药材发挥出更大的价值……”张小白惋惜叹了一口气。

他培育这些药材,本来是要留到以后炼制丹药赚大钱的。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事有轻重缓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凑够十五万的彩礼钱。

理清好思绪以后,张小白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埋头睡下。

转眼第二天清晨。

张小白洗漱后,在后院打了一套拳法热身,然后就开始扯药材,直到装了两个麻袋的药材才住手。

这时外面传来王苗凤的喊声:“小白,吃早饭了。”

“来了。”张小白连忙一边答应着,一边用水将手上的泥土洗干净。

来到堂屋,王苗凤已经整好了一桌子的早饭,基本上都是蔬菜,土豆、茄子之类的。不过王苗凤的手艺好,即便是蔬菜也做得很好吃,让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

张小白吃完了早饭,往下碗筷,起身说道:“爸,妈,我要去秋梅姐那里一趟。”

“你去干嘛啊?”张大云顺嘴问道。

张小白说道:“我去借一下秋梅姐的三轮车,等会儿去镇子上卖药材。”

以前的时候,张小白也时不时会去镇上卖药材,张大云夫妻都知道这回事,听到张小白解释,于是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孙秋梅不是上河村的人,只比张小白大了几岁,四年前才从外地嫁过来。

就在结婚当晚,新郎官张四海竟然暴毙身亡,从此孙秋梅就成了寡妇。

村里人没什么文化,普遍都比较迷信,大家背地里指指戳戳,说孙秋梅是克夫命。孙秋梅的公公婆婆也觉得是孙秋梅克死了自家儿子,将孙秋梅赶了出来。

现在孙秋梅便独自一人住在村子里的一间空瓦房里,平时种田喂猪,养一些鸡鸭,小日子过得也并不算差。

虽然孙秋梅顶着一个寡妇的名头,但人却长得漂漂亮亮,身材更是没得说,是远近闻名的俏寡妇。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都惦记着俏寡妇,尤其是村子里面的那些光棍汉,痞子们,可没少动孙秋梅的歪念头。

只是俏寡妇却是一副刚烈的性格,但凡敢打她主意的男人,无不是被她骂得头都抬不起来。如果再过分一些,甚至还要被她放狗追着咬。

所以渐渐地,那些闲汉们倒也知道了俏寡妇的厉害,不再敢轻易来招惹她了。

不过张小白家和孙秋梅的关系一直都还挺好,张大云和王苗凤夫妻两人心好,曾经没少帮助过孙秋梅。

而且张小白还是村里的大学生,非常受到孙秋梅的尊重。

张小白一路来到孙秋梅家里。

一条大黄狗正懒洋洋地在家门前的空地上晒太阳,听到动静,抬起眼皮子一看发现是张小白,于是又放心地闭上眼睛,继续去打盹。

“秋梅姐……”张小白一边喊着,一边向屋里走去。

却见堂屋大门开着,里面并不见孙秋梅的踪影。

这时听到厨房有些动静,张小白于是走了过去,推开厨房大门。

然而等看清里面的景色,他整个人顿时都惊楞住,万万没想到,孙秋梅竟然关着门在里面洗澡。

孙秋梅白白嫩~嫩的身体尽收眼底,只是一瞬间,张小白就觉得有一股欲望在心底膨胀。

“小白,你这么来了,赶紧……赶紧出去啊……”

孙秋梅羞得满脸通红,不过却并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

张小白连忙拉上厨房门,回到堂屋等孙秋梅,只是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

此时在厨房内,孙秋梅羞得一颗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她今天早上去地里忙活了一阵,出一身汗,黏黏糊糊觉得不舒服,于是就洗个澡,却不巧被张小白撞了上。

虽然是寡妇,但是孙秋梅的身体却还从来没有被异性看到过。

勉强把身子洗净擦干,孙秋梅来到了堂屋,镇定下来问道:“小白,过来找姐有啥事啊?”

张小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这样的,我要去镇上卖些药材,想要借用一下你的三轮车。”

孙秋梅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也正好要去镇上卖点山核桃,这样的话我们一起去吧,正好也可以搭个伴。”

张小白自然没有意见。

这时,孙秋梅忽然问道:“小白,刚才你看到什么了吗?”

问这话的时候,孙秋梅自己也忍不住羞红了脸。

张小白摇头道:“什么也没看到。”

“真的什么也没看到吗?”孙秋梅追问道。

“真的。”张小白连连点头,神情坦然。

其实他刚才看得很清楚,甚至还清楚看到了孙秋梅左胸口有一个莲花状的胎记,不过这种事情,他自然不好意思说出口。

见张小白一脸坦然,于是孙秋梅也就不再怀疑,转而问道:“对了,你吃早饭没有啊?”

“吃了。”张小白道。

“那你等等我,我下碗面吃,不然到镇上吃还得另外花钱。”孙秋梅说道。

半个小时候,孙秋梅吃完面,把电动三轮车从仓库里面推了出来,又搬来一大袋子的山核桃,少说得有上百斤。

张小白也把自己的两麻袋药材小心翼翼搬上了三轮车。

“小白,你技术好,你来开吧。”孙秋梅坐在后面的车筐里说道。

“好的,秋梅姐你坐好。”

张小白开着电三轮,顺着村中道路出了上河村,一路向柳树镇开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