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小神医

第3章 一起打包卖

电动三轮车“突突突”地行驶在路上,颠簸个没完没了。

很快孙秋梅就忍不住喊道:“小白,停一下。”

“怎么了?”张小白停下三轮车问道。

孙秋梅连忙跳下车筐,来到前面的驾驶位,紧挨张小白坐着,嘴里解释道:“坐在后面太颠簸了,实在难受,我来前面坐。”

张小白有些为难,毕竟前面位置可不宽敞,一个人坐倒是绰绰有余,可要是两个人的话就显得拥挤了。

而且这大热天的,拥挤不说,可能还会很热。

“愣着干什么?开车走啊。”孙秋梅拍了一下张小白的肩膀,催促道。

张小白只好答应一声,继续开车。

两个人坐在一起的确太挤了,孙秋梅的身体和张小白的身体亲密挨在一起。

随着三轮车的颠簸,两人的身体时不时便碰撞一下,摩擦一下。

而且现在是夏天,衣服自然穿得少,张小白就穿了一件T恤和短裤,孙秋梅也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两人接触在一起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热。

张小白虽然曾经谈过恋爱,但还没有突破到最关键的那一步,所以对女人的身体还处于陌生地步,充满了神秘感和幻想。

此时和孙秋梅的身体挨在一起,张小白心里顿时就变得火热起来,心脏“砰砰”跳动。

其实此时的孙秋梅也处于异样之中。

开始的时候,孙秋梅只顾着自己难受,的确没有想太多。但现在和张小白挨着一起坐,她才终于觉得有些不妥,心底竟是有一种刺激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脸颊在发烫。

“小白还是个孩子呢,我怎么能想这些羞人的事情呢,不行不行,我要冷静下来……”孙秋梅不断在心里对自己说着,努力控制情绪。

但效果却适得其反,她越是压抑自己的情绪,反倒那种刺激感就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这种感觉让孙秋梅害羞和紧张,却又忍不住有些令人迷醉。

一时间,气氛多少有些尴尬,两人都没说话。

一直到离开村子的泥土路,来到县道的水泥路上,路况瞬间就变得好了许多。

半个小时后,三轮车进入了柳树镇,来到镇子上的农贸市场。

农贸市场主要是蔬菜、肉类,不过也有水果和山货之类的货物,草药也在货物的买卖范围之内。

今天不是周末,而且还是大中午的,所以市场里面人有些少,只有一些固定摊位还在正常经营。

张小白和孙秋梅找了一个显眼的摊位,便从三轮车上把货物卸下来,摆好药材和山核桃,开始等待顾客前来关顾。

“卖核桃啦,皮薄肉多,便宜卖呐……”

刚一摆好货物,孙秋梅就扯开嗓子开始叫卖起来,声音优美,哪怕是叫卖,也让人很乐意听。

很快叫卖声就招引来了顾客,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妇,手里牵着一位小女孩。

少妇问道:“你这核桃正宗吗?”

孙秋梅连忙回答道:“是我亲手从大山上采摘下来的,那还能有假?尽管放心,都是正宗得不能再正宗的山核桃,假一赔十。”

“可以尝尝吗?”少妇又问道。

“当然可以。”孙秋梅点头。

于是少妇就挑了一个山核桃,用力在地上磕了几下,却没有磕碎。

旁边的张小白伸手道:“姐姐,我来帮你弄开吧。”

少妇把核桃递到张小白手里,只见张小白用食指和拇指一捏,也看不出怎么用力的样子,核桃“咔嚓”一声就裂开了。

看到张小白这颇为酷炫的一手,孙秋梅和少妇都有些被惊呆。

少妇从张小白手里接回核桃,发现里面的果肉的确很多,又尝了一点,便连连点头道:“味道不错,你这个怎么卖的啊?”

“还是以前老价格,十八块钱一斤。”孙秋梅笑道。

少妇稍微想了想,说道:“那给我称个五斤吧。”

十八块钱一斤的价格并不贵,店铺里面的价格也差不多,但品相明显赶不上孙秋梅的山核桃。

少妇称好山核桃后,付了钱,满意离开了。

而有了少妇起头,后面的顾客开始一个接着一个,才一个多小时,孙秋梅的山核桃便被卖了个一干二净,一共卖出了一千八百多块钱。

孙秋梅忍不住眉开眼笑,这段时间的辛苦劳动,总算收获了成果。

“小白,姐姐等会儿请你吃好吃的。”孙秋梅开心的对张小白说道。

张小白也为孙秋梅感到开心,闻言说道:“秋梅姐,还是我请你吧。”

“你怎么还和姐姐客气起来了。”孙秋梅笑道。

张小白也笑了笑。

药材和山核桃不同,山核桃是食品,而且买得多也不容易放坏。药材可不一样,并非是人人都需要。

路过摊子前的人有不少,但连价格都没有来问一下。

不过张小白也不着急,反正他的药材品质摆在这里,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总会有人识货的。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在摊位前蹲了下来,对张小白的药材明显感兴趣。

“这些药材看着品质都挺不错的,怎么卖的?”西装男子问道。

张小白说道:“我这些药材一起打包卖,一共一万五,不讲价的。”

“什么?一起打包一万五?”西装男子顿时被惊住了。

“是的。”张小白点头。

西装男子回过神来,摇头说道:“小伙子,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啊?你这开价也太吓人了。”

他虽然对张小白的药材感兴趣,但心里价位顶多一千左右。

毕竟摊子上的药材又不是什么稀罕物,都是一些田七、金钱草之类的常见药材,就算去药店买处理好的药材,也绝对要不了这么高的价格。

张小白说道:“做生意讲究你情我愿,你如果不愿意买,我当然也不强迫你,说实话,一万五卖出去我还有些亏本呢。”

西装男子叹了口气,摇头离开。

旁边的孙秋梅说道:“小白,生意真不是你这样做的,你开价也太吓人了。”

张小白道:“秋梅姐,我的药材的确值得起这个价格。”

他这些药材都经过灵雨的浇灌,比普通药材在品质上远远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卖一万五丝毫不过分。

刚好在这个时候,有四个小青年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几个小青年要么染着发,要么戴耳环,或者在手臂上纹一个狼头,打扮和神情看起来都痞里痞气的。

为首的一个青年脖子上更是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只是不知道真假,嘴里叼着烟,戴一副墨镜,光看那副样子就已经非常嚣张了。

周围的商贩们看到这几个小青年,无不是直皱眉头,打心眼里厌恶,可偏偏又不敢得罪。

“该交管理费了。”小青年们首先来到水果摊前,一个染着白发的小青年嚷嚷道。

水果摊老板也不敢放肆,陪着笑脸取了一叠钱交了过去。

青年们一个摊子挨着一个摊子的走过去,依次收取所谓的管理费。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张小白和孙秋梅的摊位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