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影后太撩人

第一章 不能带劲点吗

静谧的卧室里,kingsize的卧床上,两个年轻活力的人,正恩爱在一起。

“喂,我出钱,你就不能出点力吗?”小女人一脸嫣红,眉头紧皱,不耐烦道。

沉迷于女人馨香气息的男人闻声一顿,湿汗的头抬起,如炬的目光染上一层蕴怒。

“女人,你这是在质疑我?”皇甫翊脸黑如水,他不过是想温柔一点,这个女人居然这么难耐,还敢挑衅他?

萧雅喝的大醉,现在她很暴躁,丝毫不理会男人说什么。

她迷迷糊糊推开男人,开始自己解决,压根没注意男人的表情。

“既然你这么暴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男人剑眉紧拧,抬手,修长的手指把玩的勾着,“这样够带劲了吗?”

萧雅殷红的唇角一勾,“小样,给老娘配合点儿……”

女人诱人的曲线淋漓尽致的绽放,男人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到,“该配合的是你。”

“萧小姐,我限你半个小时,必须赶到发布会现场,否则后果自负!”

“喳!”

称呼换成萧小姐,经纪人这是要放大招了,好阔怕,嘤嘤嘤,萧雅闭着眼睛挂断电话,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准备起床。

怎么浑身青一块红一块,看起来就显得特别羞耻,偶买噶,难道昨晚她跟什么人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啊……”

萧雅还在继续尖叫,浴室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低笑,“醒来就这样刷存在感,是还想来吗?”

卧槽,真是有男人!

妈的是谁?

她跳下床,朝浴室冲去,冲到一半,又猛然停住,她现在身无片缕,冲进去……难道是真的想再来?

箫雅脑门一热,隐隐约约有点印象了,昨晚她喝醉了,拉着一个男人嚷嚷着要他陪她……

玻璃门内,男人精壮的身体在花洒下格外的迷人,他仰着头,利落的搓着头发。

萧雅眼睛都瞪直了,我的妈,这男人身材真棒,结实的胸肌,紧致的八块腹肌,挺翘的臀,还有一朵黑色的蘑菇……

真是撩的不要不要的。

“看够了,不如我邀请你进来一块儿洗?”男人发现她正在偷窥,侧过头不怀好意的问。

萧雅隔着玻璃也能感受到他眼底的戏谑,脱口而出,“洗你妹……哦呸……洗你蘑菇!”

里面的人动作一顿,一时间,除了水声,气愤诡异的尴尬,随即男人心神领会,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怎么,忘了你昨晚还说蘑菇挺好吃的?”

萧雅脸红到了脖子根,暴躁的抓了抓头发,趁他还在洗澡,迅速穿好衣服,扔下200块闪人,特么的,现在连公子都这么嚣张了,混蛋!

皇城酒店第三层。

“这么快?”梁冰怀疑的看着她。萧雅嘿嘿笑了两声,摸到化妆间快速的化妆,逃离梁冰的追问。

她只是个小配角,为了不抢主角们的光芒,萧雅只化了个伪素颜的妆容,抿嘴对镜一笑,打了个响指,完美!

她萧雅就是没有后台、没有机会,否则,她一定是平地一声惊雷,让十三亿人口刮目相看!

瞧瞧这小脸蛋,再瞧瞧这眉眼,精致得连她看了都忍不住爱上自己……

“好了,别臭美了,赶紧准备准备,马上就要登台了。”梁冰过来叫她,边帮她整理衣裳边交待。

“一会儿到了台上,微笑要一直保持住,能尽量露一手的地方就露一手,但记住,千万别用力过猛。”

“知道了知道了,我保证,一定一定不给你丢脸,OK?”萧雅比了个OK的手势,见到梁冰点头,赶紧问道:“我可以走了吗?”

“去吧。”

梁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毛毛躁躁,比起蒋怡来,差得太远太远了,指望她重新登上金牌经济人的位置,希望怕是要落空了。

萧雅白衬衫加一字黑裙,匆匆跟在几个主创人员的身后登上“爱情两小无猜”的宣传发布会舞台。

在不断闪动的镁光灯中,萧雅吊在末尾,跟着一众人深鞠躬后,坐到了最尾端的位置。

她的目光习惯性的扫向台下的一众记者,正要收回目光时,却见到风影娱乐周刊的记者朝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萧雅微微一愣,再看之时,那记者已经看向了别处。

“不知道萧小姐与皇甫翊先生是什么关系?昨晚有人目睹萧小姐与皇甫国际总裁皇甫先生一同进入皇城酒店,直至发布会开始半个小时前才离开。请问萧小姐选择此刻与皇甫先生的关系曝光,是否是在为新戏炒作?”

记者提问刚刚开始,风影娱乐周刊的记者立刻站起来,矛头直指萧雅,甚至拿出了两张偷拍到的照片。

萧雅看着照片,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她望向提问的风影娱乐周刊的记者,不死心的确定道:“你说昨天晚上我和皇……”

皇、皇甫翊?那个一天能换三个女伴的花花公子?

萧雅猛拍额头,恨不能立刻撞墙而死,该死的,该死的,那花花公子……谁知道他有没有病,不行,等会结束后,她得去医院检查检查!混蛋!王八蛋!

萧雅的一连串反应,落在众人的眼里,无疑就是承认了昨晚的事。瞬间,整个电视剧发布会的现场,直接变成了萧雅的个人专访。

看到一众记者疯了一样朝萧雅围过去,主办方立刻上前阻止,主持人更是适时的提醒道:“各位,今天是‘爱情两小无猜’的发布会,各位有什么问题,可以一个一个来。”

导演别有深意的撇了萧雅一眼,紧跟着开口,“萧雅与皇甫先生的事,我也是刚刚知道,我们的这个剧是与青春有关,青春,是纯真无邪的,是两小无猜的。所以,我们是绝不可能会用这么拙劣的炒作方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