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剑尊

第四章 战西门风

火族人乃是大陆专门修炼火属性法决的种族,因为在修炼火之一道山拥有不错的天赋,所以在大陆闻名于世。

宇咸没有言语,他自然知道这天生拥有控火天赋的火族人,火族乃是比火神一族弱小许多的种族,即便是火族的最强者,在火神一族也不过是一般的水平。

“火龙展翅!”宇咸笑着说道。

陡然,那条火龙突然睁开硕大的双眼,宛如千万道火焰不断燃烧一般。

火龙蜿蜒龙身,急速向上官天飞去。

上官天连忙施法,召唤出数丈长的水龙,欲要强行抵抗。可是没想到水龙崩腾向前,仅仅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便是被磅礴的火龙吞噬。

“这是?不可能!”上官天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似乎没有料到这火龙居然回事这般厉害,他上官天在上官家也算是青年俊杰,却是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年轻,居然实力如此强大!

“没有什么不可能!”宇咸正准备催动自己的火龙吞噬掉上官天时,突然红还是心软的说道:“还是放过他吧!”

宇咸一时气结,说道:“他都这样对你了,你就没有对他有一点点的恨意?”

红说道:“我还是不忍心,还是放过他吧!”

宇咸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你运气好,红姑娘心地善良,你应该感谢他,要不是他,你今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多谢红姑娘,多谢大侠饶命!”上官天连忙惊恐的跪在地上,磕头感谢道。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觉得你应该受到一些惩罚!”

不等上官天有所反应,宇咸手中便是闪现一道亮光,亮光宛如黑夜之星光,迅速飞入到上官天的身体里面。

上官天陡然惊恐的吼叫了出来:“我的元力!”

红虽然看着不忍心,不过还是倔强的把头撇向一边,说道:“自作孽,不可活!”

然后一脸潮红的对宇咸说道:“今天多谢你的帮忙,要不是你,我可能今天就……”

宇咸一脸笑意的说到:“无碍,小事一桩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姑娘,难道是上官家人?”

上官红一脸的意外,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

宇咸笑着说道:“我刚才看那上官天称呼你为上官红,估摸着你就是上官家的人了!我说的可对?”

上官红晓然,说道:“瞧我这记性,对,我是上官家的,本来家父生病,想要给父亲采摘一些草药,却是没有想到着上官天早就想对我图谋不轨,真是!”

宇咸回头望去,确实发现上官天早已逃离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他现在已经被我飞出修为,就算他现在想对你图谋不轨,恐怕也没有那能力了!你现在安全了!”

上官红又是俏脸一红,看着宇咸俊朗的脸庞,心中仿佛有某种东西在窜动,不由得强行安捺住自己扑通扑通直跳的心。

“这次就多谢公子了,小女无以为报,只能在此谢过了!”说完,上官红躬了一下身。

“无碍,无碍,如果姑娘实在要想感谢我的话,那就让我送你回家吧!”宇咸笑着说道。

上官红又是小脸一红,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那走吧!”宇咸释然道。

很快,两人便是走出了青山绿水,然后宇咸把上官红安全的送回了家。

或许宇咸还不知道,上官红一直望着宇咸的背影望了很久,很久……

刚一回到西门府,便是看到西门黑剑急匆匆地走过来,问道:“我说你刚才到哪里去了,我突然看见你消失,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可把我急的!”

宇咸心中一暖,笑道:“对不起,黑剑叔,刚才我想出去散散心,看你没在家,所以没打招呼就出去了。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西门黑剑才拍拍自己的胸,舒了一口气,说道:“你没事就好,既然你赞助在我府,就是客人,我理应应该照顾好你,既然你没事就好,对了,你也在我家呆了好几个月,许多西门家的人也或多或少的都认识了,不过你应该还不认识一个人!”

宇咸问道:“这府中之人基本上只要我见过一面,应该都有印象,此人应该是我第一次所见吧!”

西门黑剑笑道:“聪明,不过我得提前告诉你一下,我那表侄可能从小被家里人惯坏了,所以对人可能有时候没有礼貌,到时候万一他对你不礼貌,你可要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把他当做小孩吧!”

宇咸只好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叔叔,原来你在这啊!”

宇咸抬头一看,赫然看到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走了过来,看起来倒也算是玉树临风。

宇咸心中一阵奇怪,这莫非就是西门黑剑所说的公子哥?

西门黑剑一脸笑意的说道:“说曹操,曹操到,我刚才还跟我的朋友说起你呢,没想到你就出现了!”

西门黑剑连忙拉着宇咸,说道:“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说的表侄西门风,这个就是我的客人宇咸!”

那西门华看了一下宇咸,似乎不以为然的样子,居然连手都没有伸出来,一副很不礼貌的样子。

这让西门黑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不好发作,于是尴尬着说道:“两位都是我的贵客,难得我们几人相聚,我请二位喝杯茶!”

宇咸还没开口,倒是那西门华开了口:“喝茶就算了,我怎么看这小子这么不顺眼啊?这个就是叔叔的客人,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吧?”

西门华蔑视的看着宇咸,眼神充满了不屑。

宇咸虽然心中冒出团团怒火,但是西门黑剑在场,恰好自己刚才答应了他,也不好当场发作,于是只好冷笑着说道:“我是西门大哥请来的,不是某个臭小子请来的,还有某个臭小子最好对人放尊重点,否则总会有人会教教他的!”

本来以为对方也会嘲讽,岂料对方反应还要大:“小子,你在说谁是臭小子?你有资格说我吗?”

宇咸冷笑着说道:“要是我没有资格,恐怕就没有人有资格这样说你了,不知道是哪家跑来的野孩子,没大没小的!”

宇咸终于爆发了!

“你……有本事我们单挑,你敢吗?”西门风竖着中指挑衅着说道。

宇咸冷哼一声,笑着说道:“来就来,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好!既然你答应的这么爽快,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西门华冷笑道。

只是过了片刻,两人便是站在了比武台上,西门黑剑一脸凝重的站在台外,毕竟两人都是自己比较熟悉的人,谁受伤了,他都不忍心。

不过他还是选择阻止,毕竟西门风这等娇生惯养的性格早就让他看不惯,现在有个人教训一下他总是好的,于是他选择了旁观。

宇咸一脸云淡风轻的站在比武台上,看着西门风说道:“不是你要挑战我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可以挑战我,你这般肆无忌惮,看来是没有人教导你,我倒不介意教导你一下,让你知道一些做人要低调的道理!”

“来就来,痛快点,我倒要让你尝尝我拳头的厉害,我今天要打的你满地找牙!”西门华说道。

就在这时候,西门华陡然飞腾而起,一道霞光闪烁,赫然是十道冰锥,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飞至宇咸的面前。

“哼,又是雕虫小技!”宇咸不以为然。

再也没有耐心跟对方纠缠下去,伸手一挥,顿时无边火焰飞腾起来,像是无数道金乌飞腾而起。

瞬间便是爆发出极其恐怖的能量。

那熊熊火焰瞬间便是把冰锥融化,直接向西门华扑去,西门华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败得如此之快,当即一道火焰烧到自己的手臂,顿时将他的衣袖烧着了。

“啊?我烧着了!”西门华突然惨叫了起来。

宇咸冷笑道:“你承认你输了没有?”

西门华此时那顾得了这么多,连忙说道:“我输了,我输了还不行吗?”

宇咸摇了摇头,便是将自己的火焰撤走,此时一看,西门华右手上的衣袖全部烧光了,就连衣服下的皮肤也被熏黑了。

“我早就告诉你,做人莫要那么肆无忌惮,狂妄自大,现在总吃到亏了吧!”西门黑剑连忙走了上来,显然对宇咸拥有这般实力感到极其惊讶,那西门华无地自容,连告别都没说,就灰溜溜的走了。

“宇咸,可以啊,没有想到你居然隐藏的如此之深,我都快被你瞒过去了!”

“雕虫小技而已,你之前也没问过我,我也就不好意思说了!”

西门黑剑笑着说道:“正好今天没事,咱俩就在家喝酒,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不醉不休!”

宇咸笑着说道:“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们可都说好了,不准使用元气将酒排出来!”

“好,一言为定!”

说完,两人便是走进屋内,大碗大碗的喝起酒来!

两人喝的大醉,最后都喝的不省人事,烂醉如泥!

过了两天,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走进西门黑剑的府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