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妃九倾

第1章 陆婉重生

冷宫中,一个衣衫脏旧的女子狼狈的倒在地上,她的额头冒出冷汗,手指也被夹板夹得红肿,没有了知觉。

她抬眸看向面前的华袍妃子,气息虚弱的道:“我没有毒害过皇嗣!”

丽妃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罪名早被认定,我便是知你没有又如何,你今天非死不可。”丽妃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喝吧,这是太后恩德,念你是平阳公主的女儿,给你留个全尸。”

两个太监一人一边,陆婉疯狂的挣扎也逃不过,那液体流入口中的感觉,她永远都忘不了。

“丽妃!今日你为非作歹,他日你也会不得好死……啊!”陆婉瞳孔泛红,下一秒,毒酒发作,疼得她面部狰狞,恐怖不已。

陆婉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最后几下,都感觉不到痛了。

“娘娘,陆婉的尸体要怎么处置?”太监上前查看确定死透了,一脸讨好的样子上前。

丽妃拧着眉,手中的手帕已经变形,看着陆婉的尸体安静的躺在那儿,似还有些气不过,上前准备踩几脚。

“呵,还想诅咒本宫,本宫让你死都……”

“滚开!”一个身影晃过,丽妃被一脚踢开。

“丽妃打入冷宫,永世不得出宫一步。”

那人眼神犹如地狱,让丽妃全身颤抖一下,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人堵住了嘴拖了下去。

今年京城的冬日格外的冷,大雪纷飞。

不过达官贵人的府上都是暖洋洋的。

“公主,那边来话,玉姨娘发作了。”香茹匆匆走到里屋中段,不敢再向前一步。

平阳公主伸出手轻柔的拍着床上的孩子,淡淡而言:“本宫知道了。”

一个妾室生子,她还要舍了自己的女儿去那边?

香茹应声退下。

“婉儿,不过是个小小风寒,怎得还不见好……”平阳爱怜的摸了下陆婉的额头,继续着先前的动作,轻柔的拍着,希望她能舒服些。

小小的人儿脸上泛红,躺在床上,小小的眉头紧蹙。

“我没有,不是我,你们走开,滚开!”陆婉全身都在抗拒,猛地惊醒,睁大了眼睛,怔怔看着上方。

“小姐?”覃妈妈弯着腰朝前试探一问,看到陆婉睁开了眼睛,惊喜的跑到外间,“公主,小姐醒了。”

平阳不过是出来用个早膳,未想到女儿就醒了,立马放下手中的粥奔进去,见陆婉呆傻的看着某处,眼泪就不由落了下来。

“婉儿,婉儿,娘在这儿。”平阳轻声呼唤,唯恐吓着了女儿,一时间也忘了上前,站在那儿小心的看着她。

陆婉有些迷茫的偏头,只觉得那妇人处处透露着熟悉。

“娘?”小声的唤出了声,陆婉迷茫的眼神让平阳悲从心来,上前就把她搂在怀里。

“婉儿,你可把娘担心死了。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娘?”平阳隐隐有种女儿失而复得的喜悦,上下打量着,心里也后怕之极。

陆婉在怀中闻到了一种让人心安的味道,让整个人都甘之如饴,可——

她不是死了吗?不是被丽妃一壶毒酒给……

“公主,大夫来了,请他给小姐看看吧。”覃妈妈领着人进来,笑容满面,小主子醒了,她自然是高兴的。

陆婉看着年轻了许多的覃妈妈,颤声道:“覃妈妈?”

覃妈妈在她进宫前病了一场,已是去世的人。

这一切,是怎么了?

直到陆婉的小肚子被人喂得饱饱的了,才似醒非梦,她回到了四岁的时候,那时候她的娘亲平阳公主还未去世。

香茹从外进来,瞧见陆婉醒了,高兴一笑,才低声禀告:“公主,玉姨娘生了。”

平阳抱着陆婉,轻声哄着她,似听到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问都不想问。

陆婉浑身一僵,远安侯府那个举世闻名的京城第一才女出生了……

她幼时没了娘亲,亲近玉姨娘,疼爱这个妹妹,可她得到了什么?

陆清踩着她得了才女的名声,玉姨娘也踩着她当上了正室夫人。

她因为这些人,被迫嫁入宫中,最后不过一杯毒酒惨死宫中……

“公主,那边?”香茹见平阳不说话,出声提醒。

平阳不咸不淡的瞧了香茹一眼,道:“备份平常的礼就行了。”

香茹被吓得心惊胆跳,垂下头道是,退了出去。

“娘,那边生了孩子,我们不过去看看吗?”陆婉早对儿时的娘亲没了记忆,伸出肉乎乎的手扯了下平阳的衣袖,充满困惑的样子。

平阳冰冷的视线落到陆婉的身上,瞬间融化,轻声道:“婉儿的病还没好呢,病好了娘亲带你过去玩。”

陆婉被平阳这快速的转变吓了一跳,乖巧的点点头。

在公主府修养了几日,陆婉摸清楚了娘亲的脾性,这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什么都不在意,只在意她。

若是前世她有娘亲一直的爱护,在远安侯府时就不会被人欺压,也不会为了保住自己入宫,最后落到那般的下场。

陆婉总算等到了娘亲带自己去远安侯府的日子,这一世,她要把远安侯府搅和的人人不得安宁!

“祖母好,二婶婶,三婶婶也好。”陆婉一进门就挣脱了平阳的手,冲进去,坐到了祖母林氏旁边,抱住她的一只手臂,满脸高兴。

平阳公主缓缓而入,严肃的看着陆婉:“婉儿,不可如此没规矩!”

“婉儿想祖母了。”

女童说话奶声奶气,林氏心花怒放,直搂着陆婉说话:“婉儿是想祖母了,公主别怪罪她。”

平阳顺势给林氏行一礼,便淡然坐在林氏下首的位置。

“婉儿,你可别只顾着和你祖母说话,二婶婶也喜欢你呢。”薛氏有些吃醋的模样,让林氏更加高兴。因大夫人是公主,这远安侯府目前掌管中馈的乃是二夫人薛氏。

“婉儿你看,你二婶婶竟吃醋了,你快去哄哄她。”林氏满脸笑意,被哄的极开心。

陆婉小手捂住嘴嗤笑:“二婶婶,羞羞。”说完就跑过去,挨着薛氏,“婉儿也想二婶婶了。”

薛氏也不动怒,反而一把揽住陆婉,亲热的亲了亲她的脸蛋。

“三婶婶,我也想你的。”陆婉从薛氏的怀里伸出头,对三夫人霍氏真心一笑。

前世在这府中,只有三婶婶让她感受到了温暖,可霍氏后来与三叔赴任,现今看到,她是真的很想。

霍氏一愣,反应过来,尴尬一笑:“我也想婉儿。”

平阳淡淡扫了霍氏一眼,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

林氏只觉得霍氏小家子气,抬不上大场面,虽是个庶子媳妇,但也代表了远安侯府的脸面。当下就有些不喜,招手示意陆婉到她身旁坐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