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武魂

第1章 袁家嫡子

阎浮大陆,青州,石城。

石城外围有七大城镇,其中有一座接连火云岭的镇子叫做青阳镇,镇上有三大世家,袁家便是其中之一。

此时已是初春,偶尔刮起的北风,还带着一丝寒冷。

袁府。

功法阁前。

一名十六岁的瘦弱少年,将泛黄的书籍递给功法阁管事,说道:“叔公,我来还鹤行步,然后借分筋错骨手。”

管事是个六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接过书籍,登记下信息,然后从书架上抽出另一本递过去,随口问道:“这么快就看完《鹤行步》了?修炼的怎么样,丹田现在能储存真气么?”

听闻,少年苦笑下:“还是跟以前一样。”

“唉,这也没办法。”

老者好像早知道结果,叹口气道:“这《分筋错骨手》虽注重招式,也要真气配合,你的丹田并不适合修炼,我这还有卷养生的,要不你先看下这本?而且我听说咱坊市杂货铺需要个小掌柜,你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不了,我再试试吧。”少年摇摇头,跟老者告辞。

老者看着那消瘦身影不断模糊,不由低叹:“真是造化弄人,袁离悟性极高,任何武学招式一学就会,可偏偏在胎中就受了重伤,先天不足,丹田存不住真气,永远没法修炼。昨天的武魂觉醒仪式也失败了,连武魂都没有,彻底失去了成为武者的希望。这种情况下在袁府根本呆不下去,不如趁机离开,去外面接管点家族产业,好娶妻生子,平淡过完一生。”

少年就叫袁离。

他的确很惨。

阎浮大陆尚武,无论寒门,世家皆习武。

他身为青阳镇三大世家之一的袁家嫡系弟子,自然少不了功法,但他还在娘胎时,母亲被一头猿精所伤,虽然当时父亲也在场,并拼死击杀了猿精,奈何猿精阴魂入胎中,导致他一出生便先天不足,身体羸弱,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经脉干瘪,终身无法习武。

无法习武,就得不到尊重,袁离出生十六年,便在歧视中渡过。

昨天是三年一度的武魂觉醒仪式。

武魂。

阎浮大陆少数人特有东西,通过觉醒仪式,一旦觉醒武魂即可成为魂师,拥有至少一种天赋神通,无论武魂好坏,起码终身生存不成问题。

武魂一直是袁离最后翻身的希望,然而觉醒仪式上,家族三代弟子共计九人,其余八人统统觉醒成功,唯独袁离觉醒失败,不具备任何武魂!

轰隆!

信念倒塌。

一切证明袁离就是个废物,好像他前世犯下了大恶,命运不断捉弄他惩罚他。

失望。

颓废。

消沉。

各种负面情绪充斥着袁离心头,但袁离没有放弃,十六年的歧视生活,让他拥有了远超常人的心性,哪怕老天不喜自己,他也要咬牙坚持下去,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我一定能成为武者。”

袁离低喃一句,怀里抱着《分筋错骨手》,青色的衣衫包裹着消瘦的身形,匆匆朝院落走去。

刚走几步,迎面过来一群十五六的少年,差点跟对方撞到一起。袁离抬头望去,见为首是身材修长,面容清秀,穿着华服的气质少年。

“袁海。”

袁家嫡系三兄弟,老大袁青龙,老二袁青虎,老三袁青豹。

袁海是袁青龙的小儿子,十足的天才,年仅十五岁已经有了七星武者修为,昨日武魂觉醒仪式上,更是觉醒四级武魂‘山岳王猴h’,几乎成为袁家三代弟子第一人!

相比之下。

袁离这个袁青虎一脉的独子,终生不能习武,又没武魂的废物,简直就像是蝼蚁与巨象的区别。

袁海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袁离,目光落到他怀中的气功秘籍上后,眉头不由皱了皱:“你怎么还在修炼气功,你知道自己的体质,注定不可能成为武者,而且武魂也没有,一辈子无法出头。你在袁府赖着没用,只是浪费了资源,不如出去分配个职务,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

袁离是袁海的哥哥,可从后者语气里听到的只有不屑。

袁离木讷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是他十六年总结的经验,不能跟他人顶嘴,否则对方用各种方法来折磨自己。

“我说你还真不要脸,你老赖在袁家干甚?海少爷天资横溢,得到家族重点培养,随便跟府里下人知会一声,就能给你安排个闲差,你还不赶快谢谢海少爷。”

但他的木讷表情还是引得几个支系弟子不满,一个微胖少年冲他训斥道。

“你竟然又来借阅气功,你还真是脸皮够厚啊。”

几个支系弟子冲他吼道:“府里应该改改规矩,你一个废物能天天借阅,我们这些支系弟子却有规定次数,每次借阅还要缴纳银子,简直天理不公,你趁早滚出袁府别在这里碍小爷的眼。”

袁家,家族旺盛,弟子极多。

除了三代嫡系七人外,旁系弟子足足数百,眼下这群则是以袁海为首的一伙。

他们身为支系,资源被控制的厉害,远不如嫡系方便,因此心中有怨恨。只是大多数嫡系弟子,仗着资源丰厚,修为都超过他们,他们敢怒不敢言。

唯独对袁离。

这个父母双亡,自身又不能修炼的废物,他们时常冷嘲热讽,拿来开涮。

“请让下,我要离开。”袁离从小就经历这些事情,心境锻炼的极强,一副逆来顺受的木讷表情,低着头就要走。

那些支系弟子不想这么放过他,嬉笑着拦住,故意刺激他道:“大家还记么?还有几个月神武学院就来青阳镇招生,届时三大家族也会比试一番,海少爷修为高深,又拥有四级武魂,定然能取得第一名,进入神武学院,为家族争光!”

神武学院,石城第一势力,能进入的都是绝世天才。

青阳镇三大世家一直以,有弟子进入神武学院而骄傲,哪个家族进入的弟子多,哪个家族就要高其他两家一头。凭借进入学院的弟子,可以压制另外两家,进而吞并对方坊市、矿山、药圃田等。

青阳镇在神武学院面前就是一枚灰尘。

但神武学院招生严格,袁家最近十年只有两个人进入,一个是袁青龙的大儿子,另一个是他的结拜兄弟,在学院当导师。

正是因此袁青龙才能稳坐代家主之位。

“袁海能进入神武学院?”听到这个消息,袁离攥紧了拳头,他知道神武学院的厉害,自己也曾梦想过进入修行,但事实很残酷。

“唉,可惜我们有四五星的修为,但连神武学院的大门都进不去,注定成不了人中之龙。不过神武学院向来有招生怪胎的习惯,你这种不能修炼,没有武魂的废物倒说不定能进。”

“哈哈哈……”

那群支系弟子兴致十足的讽刺袁离。

被奉为天才的袁海,嘴角微微翘着,神色傲然,一脸骄傲:“好了,大家不必跟他废话,我们来是选功法的,先去功法阁。”

他们刚要走。

沙沙……

脚步声传来,又一位不速之客到来,注定今天中午是多事之秋。

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身穿丝绸缎子,一身华贵,面色红润,气血饱满,俨然是保养有术,身边还有个小厮候着。

他满面春风走过来,看了一圈众人,只对袁海略微躬身:“见过海少爷,还有诸位支系少爷。”

“洪管家。”袁海点点头。

“不敢不敢,见过洪福大人。”那群支系弟子连忙回礼。

老者叫洪福。

他是袁府大管家,代家主袁青龙身边红人,属于袁府一手遮天的人物,别看属于仆人,地位甚至比三爷袁青豹还高。

不过相比起袁青龙,洪福更忠诚于袁青龙的妻子,大夫人王氏。

从袁离记事起,大夫人王氏就十分厌恶自己,从小处处刁难,自己在袁家过得极其不如意,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王氏作怪,她男人掌握袁家大权,自己就等同半个袁家家主,有她刁难,自己自然受尽了欺辱。洪福亦是如此,时常克扣袁离的月俸,对其处处压制。

这点从方才他故意无视袁离就能看出来。

袁离也不理会他,权当没有看到,低着头要继续离开。

“离少爷别忙着走,老夫今儿可是专门来找你的。”洪福把手一伸拦住了他:“奉大夫人之命,海少爷天资横溢,家族要重奖,特把虎院赐给他,你的东西已经都拿到偏院去了,你直接让这小厮带你去偏院。”

“什么!”

不止袁离,其他支系弟子也大吃一惊,只有袁海神色如常,显然早就知晓。

“洪管家是何意思,虎院乃我父亲院落,我父亲身死,按照族规虎院归我处理。大夫人要奖励儿子,袁府有的是院落,为何偏偏选我虎院。强行夺我院落,就不怕我禀报爷爷,用家法处置你!”

袁离本来想息事宁人,但对方实在欺人太甚,连他父亲遗产也要剥夺,这如何能忍?

“离少爷你太天真了。”

洪福不把袁离放在心上,翘着嘴角,道:“你还真当自己是袁家少爷,你既不能习武,又没有武魂,废物不如!多年来,你一直能在虎院待下去是看在你是袁青虎儿子的份上,袁青虎拥有五级武魂‘水火白猿’,大家都以为你也能觉醒一个五级武魂,在老族长的关照下,这才继续把你当作少爷,结果你却觉醒失败。你还有什么资格住在虎院。”

“你!”

袁离心中怒火中烧,可知道绝不是洪福对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内心不断的在劝说自己,要冷静。

“洪管家说的是,他竟然连家族特有的‘山岳猴’都没有,简直给袁家丢脸,我看直接把他一脉从族谱划掉,他父母的牌位扔出祠堂。”一个支系弟子不切时机的拍马屁道。

“混蛋,你说什么!”

本来要继续忍的袁离,听到这句话登时怒了。

龙有逆鳞。

袁离不是龙,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欺负自己没关系,侮辱自己我能忍,但决不允许辱及父母。在他记忆中,有位病痛缠身的和蔼女人,始终不顾一切的爱自己,讲述他父亲的故事,让他了解未曾谋面的父亲,教导他知识,给他温暖与活下去的勇气,那个女人就是他的母亲。

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父母。

要是连父母的灵位都要扔出袁家,那他枉为人子。

“你要干什么?”

那支系家伙被他眼神吓了一跳,本能退缩一步,他不清楚对方哪根筋不对,温柔小绵羊突然变成了狮子,让他心惊胆战。直到过了片刻后,才想起自己被一个废物吓退,顿时恼羞成怒:“我说把袁青虎父母牌位扔了,你一个废物嚷嚷什么,一只手就打扁你。”

“说得好!”

“离少爷这是有怨气呢,快去给他消消火,人家不能修炼,你也别太欺负人家,就用三成功力好了。”那群支系弟子在一旁煽风点火。

“说的不错。”

洪福一锤定音,作壁上观:“我们袁家向来鼓励弟子切磋,你便让离少爷指点指点吧。”

那支系家伙得了众人支持,气焰汹汹,阴森笑着朝袁离走去:“既然洪福大人都说了,那我就让离少爷指点一二,还请手下留情。”

“擒拿手!”低喝一声,那支系家伙一招大擒拿朝袁离抓去,隐隐有气劲缠绕爪间,显然是全力施展,他乃三星武者,一抓之下能捏碎成人胳膊粗的树枝,抓住了袁离能一下捏碎他肩头。

可谓心狠手辣。

袁离目光如炬,在对方动手的那刻,他就做好了准备,看着擒拿手袭来,脚下一动,施展鹤行步,身体灵活闪躲过攻击,抬手一拳砸到那弟子脸上。

嘭。

一拳把那弟子砸懵了。

袁离十六年如一日修炼气功,他丹田有问题不能储存真气,但招式方面已经炉火纯青。那家伙只想耍帅的一招擒拿,根本没料到他能闪开,自己还被揍了一拳,脸上青了一块。

“你找死!”

这一拳不含真气,对他没有实质伤害,却让他觉着掉没了脸,顿时怒气冲天,攻击狂风暴雨般的落下来,袁离精通招式,但毕竟没真气,很多能闪躲的攻击,因为没有真气辅佐而无法闪躲,被对方抓住机会一脚朝他胸口踹来。

砰!

这一脚像是一柄大锤,袁离堪堪避开要害,肩头挨了一脚,整个身子朝后摔去。

“臭废物!”那弟子恶狠狠骂道。

“离少爷小心。”

一道不温不火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紧接着一只手托住了自己,但还没等袁离站稳,一道阴损真气陡然钻入了体内,让他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同于肩头那脚是外伤,这道阴损真气创伤了他的内腑。

“你……”袁离扭头看去,原来是洪福接住了自己。

洪福微微一笑:“切磋归切磋,你是少爷伤到筋骨我们担待不起,要小心身子。”然后冲众人吩咐一声:“切磋完成,大家都散了吧,你把离少爷送回偏院,记得照顾好他。”

说罢,将袁离推给了小厮。

袁离只觉那道阴损真气在破坏五脏六腑,肚中火焚一般疼痛,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被小厮接住后,死狗一般的拖着带向了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