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修仙奶爸

第9章 老友

天南市,郊外的一栋独栋别墅当中。

一个穿着怪异的老者,正盘腿坐在地上。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坛子,坛子当中又无数的毒虫。

筷子长的蜈蚣,尾巴发紫的蝎子,背上五颜六色的癞蛤蟆,最有三角型头的毒蛇。

此时这些毒物都在瑟瑟发抖,原因无他,在他们的中间还有一只七彩斑斓的毒蚕。

毒蚕只要往某一个方向移动一下,那个方向的毒物立马自动的避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毒蚕突然躁动起来,在坛子的中心翻来覆去,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坐在旁边的老者猛然睁开眼睛,眼中隐隐有寒光闪耀。

而与此同时,毒蚕翻到在地上不能动弹,周围的毒物趁机一拥而上,撕咬着毒蚕的身体。

很快,毒蚕就只剩下一滩紫色的脓液。

那些吞噬了毒蚕身体耳朵毒物们兴奋异常,好像是嗜血的狼一样,不过这种亢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死了个干干净净。

全部都被毒死了。

“是什么人,竟然敢毁了老夫的万毒蛊虫?”

“可恶,让老夫抓到你一定把你千刀万剐。”

老者气的全身发抖,那毒蚕是他精心培养的好几年的产物,没有想到竟然被人弄死了。

“鬼虫师父,赵家的那个老头死了吗?”

这个时候,从老头的身后,走了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一脸期待的问道。

老者沉默片刻。

“没有,还搭进去我一只万毒蛊。”

“什么,怎么会这样?”

金丝眼镜男大吃一惊,眼前这位龙师傅那可是一个神人,他可是亲眼看过,一只大象毒虫咬了一口,不到一分钟就被毒死了。

他本以为让鬼虫师傅出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赵家的老爷子丧命黄泉。

但是谁能想到,现在会是这样的结果。

“鬼虫师傅,这和我们刚开始说的和不太一样啊。”

金丝眼镜男有些不高兴,可是那老者回头瞪了他一眼,他顿时不敢再接着说下去了。

并且全身冒冷汗,似乎是被死神盯着一样。

“对……对不起,鬼虫师傅,我是多嘴了。”

鬼虫冷哼一声,

“哼,放心,老夫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办到,我让你找的东西,找的怎么样了?”

金丝眼镜男松了一口气,赶紧说道。

“已经有下落了。”

“好,只要能找到那东西,别说一个赵家老爷子,天南市你让谁死我就帮你杀了谁。”

老者的眼神当中露出寒芒,他现在最想杀的,还是那个解除赵老身上蛊虫,中伤他万毒蛊的人。

此时,秦炎家里正准备午饭。

母亲在做菜,小丫头睡午觉去了,他一个人出来买点菜准备加餐。

老城区虽然破败,但却是五脏俱全,什么都能买到,甚至时不时会有一些惊喜。

秦炎眼前的这家烧鸡店,是十几年的老字号。

很多市中心的人,都专门打车过来吃。

秦炎记得自己小时候,就喜欢吃这家的烧鸡,不过那个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好久才能吃上一次。

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依然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老板,给我来一份。”

秦炎对屋里年迈的老板说道。

“好嘞,你来的可真巧,最后一份了。”

老板笑呵呵的接过钱,紧接着就打算把烧鸡递给秦炎。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窜出个人影,把东西抢了过去。

“最后一份我要了。”

一个带着墨镜、大金链的男人说道。

秦炎看了那人一眼,微微皱眉。

老板也是一脸的为难,按道理他收了钱,东西就已经是秦炎的了,但是这大金链一看也不好惹,他不敢多嘴,只好看向秦炎。

秦炎没有责怪老板,而是看向大金链子。

“拿来!”

秦炎冷冷的道。

大金链子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瘦弱的年轻人,有些不爽,“你他么是找死是吧,就你这个逼样还敢跟老子抢东西。”

秦炎面无表情的道:“不想说第二次。”

大金链子也怒了,在这老城区谁见到他张大丰,不是客客气气的?

这个臭小子,还给脸不要脸了是吧。

“你特么跟谁两说话呢。”

说着,张大丰就想动手。

秦炎表情淡然,这种蝼蚁般的人物,他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秒杀。

只要他想找死,秦炎不介意送他上路。

“住手。”

就在张大丰刚想冲过去的时候,一个清脆甜美的呵斥声传来。

秦炎和张大丰同时看向喊话的那人。

张大丰立马怂了。

“小姐,是这个家伙找事,不管我的事情啊。”

秦炎也是微微一愣,出现的这个女子,他好像在哪见过。

柳菲菲走到秦炎的面前,突然露出惊喜之色。

“你是……秦炎?”

秦炎微微一愣。

“我啊,我是你高中同学兼同桌柳菲菲啊。”柳菲菲欢喜道。

秦炎恍然大悟,露出一丝微笑,

“哦,原来是你,你比以前漂亮了,差点没认出来。”

柳菲菲切了一声,娇笑道:“会不会说话,好像我以前不漂亮一样。”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柳菲菲却也没有怪秦炎的意思,反而下意识打量秦炎一眼。

当初高中的时候,两个人是同桌,关系就很不错,甚至有些暧昧。

而如今再见,柳菲菲发现秦炎不仅有种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还有种说不出的气质,她忍不住一阵心动。

“小……小姐,原来你们认识啊。”

站在旁边的张大丰一脸的尴尬,他发现自己可能干了一件蠢事。

柳菲菲回过神,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大丰。

“一天到晚尽惹事,你要是在这样,以后不用来我们家了。”

张大丰顿时是害怕了,赶紧的说道:“别别别,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说完又赶紧对秦炎赔笑。

“兄弟,咱们这事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误会啊,我给你赔个不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忘心里去啊。”

说着张大丰赶紧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还一个劲的讨好秦炎。

秦炎倒是没把他放在心上。

柳菲菲的父亲曾经是老城区的大哥大,不过为人仗义,很受大家尊重。

后来她家发生变故,父亲为小弟抗事被抓进去了,她也离开了老城区。

从那之后,两个人便断了联系。

估计这大金链子是她父亲以前的小弟。

“遇到你正好,我本来还打算去你们家找你的,咱们高中的同学搞了一个同学聚会,咱们到时候一起去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