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大叔超暖甜

第二章 我的小猫咪丢了

一张中年男人带着猥琐笑容的脸映入眼幕,浑身顿时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苏浅快速站起身,下意识一阵紧张:“你……是贺泽川?”

矮胖、秃头、一张大麻脸,以及满身的油腻气息……

不是传闻中又老又丑的贺泽川还能是谁?

中年男人露出一口大黄牙笑了,双眼上上下下打量她,咽下口水道:“对,我就是贺泽川,跟我走!”

这个小丫头也太好骗了!

“我不去!”苏浅快速往后退。

“小妹妹别怕,哥哥会对你好,床上了暖着呢……”中年人一把抓住她,强行往柜员机室外拖拽!

苏浅用力挣扎踢打,可惜终究比不上中年男人的力气,被他重重推向玻璃门撞去!

脑袋上一阵剧痛,眼前一黑。

贺泽川下了车子,远远看见这一幕,浓眉顿时蹙成一团。

不用他开口,保镖快速为他撑起雨伞,往那中年男人冲去!

贺泽川迈开脚步,澄亮的皮鞋踩在雨水里。

漆黑的眸,注视着地上已经晕过去的苏浅,她是他贺泽川的妻!

“小丫头,还真不让人省心!”

......

苏浅醒来发现自己在一间医院病房里。

然后便看见一位挺拔高大的男人,背对着她站在窗前。

影影绰绰的阳光碎片透过窗前落在他洁白的衬衣,白的耀眼,黑色小脚西裤下露出好看的脚踝,整个人仿佛玉树而立。

听到了动静他缓缓转过身,一张完美的俊脸出现在苏浅视线里,黑修长的眉,深邃如墨的眸,刀削般的深邃轮廓……

她一瞬间被他惊艳到了,心脏剧烈跳动挪不开眼睛!

贺泽川居高临下睨着她,微微蹙眉,眸色里带着嫌恶。

“看够了?”

苏浅脸上瞬间发烫,才发现身上盖着他的西装,拿起来递给他用来掩饰她的窘迫。

“谢谢你的西装,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她记得昨晚逃离贺家后进了银行过夜,剩下的什么也想不起。

贺泽川垂眸接过西装,上面还残留着她的体温与属于少女的体香。

他不动声色的穿在身上。

“昨晚你晕倒了,是我救了你。”

所以她要感激他,最好现在就乖乖跟他回去。

苏浅心神不宁,这个男人给她莫大的压力,攥住被单的手心里泌出一层汗水。

“谢谢大叔……”

不管怎么样她对眼前的男人还是心存感激。

大叔?

贺泽川眼神幽暗,他是她老公,才二十八岁而已有那么老吗?

许是怒急,贺泽川垂眸浅笑,声音幽幽。

“大半夜你一个人在银行,就不怕遇见流氓?”

苏浅愣了愣,昨晚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现在想想不免一阵后怕,幸好遇见了这位好心的大叔!

可他身上的气息也太可怕了,苏浅下意识对他露出讨好的笑容。

“所以才要谢谢大叔你,要不是你,就算不遇见流氓我可能也会病死在街头上!”她担心对方问她逃婚的事情,又将话题扯开:“对了,大叔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苏浅脸上本来肉很多,笑起来更像瓷娃娃一样,贺泽川眼底的冷意渐渐消散。

好半晌,他道。

“我的猫咪走丢了,找了一夜,刚巧在银行看见你。”

苏浅眼睛闪了闪,这个男人高大魁梧,却对一只猫咪那么柔、软,她不免放松一丝警惕。

“那大叔找到了吗?”

贺泽川点点头,算是承认,站在那里一直盯着她在看。

这一刻好像她就是他那只走丢了的猫咪。

苏浅脸上忍不住一红,也松了口气。

“大叔找到了就好,要是因为我耽误了大叔找猫咪,我……”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样对一位陌生的大叔说出感激的话。

贺泽川眼底闪过莫名。

他的小猫咪就在这里!

“你穿着婚纱,是在逃婚?”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冷。

苏浅机灵灵打了个寒颤,还是没有逃过这个话题。

贺家在空城只手遮天,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就是贺家逃走的新娘,恐怕……

但眼前的大叔是恩人,她不想对他撒谎,只能半真半假道。

“他们让我和脾气古怪的大叔结婚,听说他又老又丑,某些方面还不行,又克妻……”

苏浅说到这里,忽然发现大叔那张好看的俊脸阴沉下来。

她急忙改口,尴尬一笑。

“不是说大叔你啦,他要是有大叔你这么帅,又心地这么善良,我一定不会逃婚的。”

苏浅说的随意。贺泽川俊脸上的表情终于好看了很多,

倒是个鬼机灵!

他很帅他承认,但她从哪里看出他是好人?

“你逃婚了,有没有想过你的丈夫应该会很伤心?”

“他才不会伤心呢!”苏浅不在意道。

贺二爷那么坏的一个人,心黑手辣的又怎么可能会在乎她?

“没见过他,又怎会知道他不伤心?”贺泽川眸光变的锐利。

“不可能……?”

苏浅突然有些底气不足。

她确实没有见过贺泽川,一切都是听到外面的传言,或许传言有误也说不定。

“我和他一次也没见过,更不要说什么感情,其实他要娶的新娘……是大表姐,我……我是舅舅、舅妈强迫嫁过去的?”

贺泽川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说完,他走出病房,一路走出走廊的尽头。

拿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是好兄弟秦晓痩。

“贺二哥不好了,白珍珍……被我弄丢了……”

对面的秦晓痩哭丧着一张俊脸。

前天贺二哥忽然打电话让他去抓一个女人,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去抓了,没想到今天事情办砸了。

贺泽川眸光一凝。

“不是让你看好她?”

“我也不知道啊,是你那个弟弟突然跑过来,对我说是你让我放了白珍珍,我刚刚才知道……中计了!”秦晓痩咬牙切齿。

“知道了。”

贺泽川淡淡说了一句。

挂上手机。

果然,没过多久手机再次震动起来,来电显示是老爷子。

“泽川,你在哪里?”

“有事?”贺泽川明知故问。

“家里刚刚得到消息,昨天你娶回家的那个女人不是白珍珍,而是她的表妹苏浅,你弟弟已经将白珍珍接到家里来了,你快点回来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