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大叔超暖甜

第三章 带你回家

贺泽川勾起弯弯的唇角。

“我已经睡过苏浅!”

“什么……”老爷子在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睡了就睡了,白家也不能怎样,你回来娶白珍珍就是了,剩下的事情有爷爷给你解决!“

老爷子说的霸道。

贺泽川声音忽然变的低沉。

“爷爷,您总说男人要有担当,苏浅她现在是我贺泽川的女人。”

他一字一顿:“既然睡了,就睡一辈子好了!”

“泽川……”

“爷爷,白家那边,还是麻烦您去解决,白珍珍那个女人,您看着处置,要不……就让老三娶了她!”

贺泽川没有再给老爷子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着电话。

摇摇头,那个同父异母的老三总给他捣乱!

他要的是苏浅,老三却故意对白家说是白珍珍,害他折腾了一场。

这次从国外回来,才知道他在国内的名声早已坏的透顶。

他查过了,一切都是老三动的手脚。

贺泽川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转身往病房走。

他的小妻子总不能一直放在外面乱跑。

苏浅睡的迷迷糊糊的,鼻子里面传来诱人的香味,睁开眼,看见大叔手里拿着饭盒站在病床边。

“饿了吗?”他低沉问。

苏浅想说不饿,肚子却不争气的发出抗议声,忍不住脸上一红。

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

“馄饨放的太久会变成坨坨,吃完了我们去办理出院。”

苏浅无法想象这样有烟火味道的话,是从这位帅大叔口中说出。

他用的是‘我们’,忽然对他有了一种亲切感。

苏浅眨眨眼,看见只有一个饭盒。

“大叔你吃过了?”

贺泽川点点头,在病床边优雅叠腿坐下,背对着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张报纸。

苏浅盯着近在咫尺帅气的背影,咬咬嘴唇,轻轻拿起桌上的饭盒打开。

虾仁混沌入口,苏浅眼睛一亮,这是她最爱吃的,本事乐观的她瞬间便忘了所有困境。

“大叔,我叫苏浅,苏东坡的苏,浅谈的浅。”

“嗯,很好听。”贺泽川淡漠点头。

苏浅心里一喜,苏浅这个名字是妈妈给她取的。

第一次有人说她的名字好听!

“那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我……?你不是叫我大叔?”

贺泽川盯着报纸,优雅叠起大长腿。

他在考虑要不要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她。

苏浅才反应过来,追问一位比自己年长的人的名字,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说到底她和大叔,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对不起,其实叫大叔也挺好!”

吃完了馄饨,苏浅见大叔还在看报纸,她也无聊的盯着墙壁上的电视机。

贺泽川站起身,对她淡淡的道。

“走吧!”

“去哪儿?”

苏浅怔了一下。

“你想赖在医院?”

贺泽川勾起唇角。

该带她回家了!

苏浅想了想,这里的住院费那么贵,她总不能浪费大叔的钱,再说她和大叔也不是很熟。

“欠你的钱我会还给你,但要等一段时间……”

站起身从病床上下来,脚下忽然一阵剧痛传来,昨晚扭伤的那只脚使不上力,一下子往地上重重的跌去,贺泽川眉心一挑,飞快转身将她单薄的身子搂在怀里。

一瞬间,苏浅鼻端满满他身上清新好闻的气息。

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浑身绷紧。

“大……大叔……!”

贺泽川修长的手臂紧紧挽着她,盯着那又红又肿的脚踝,眸心凝滞了一下。

他不知道她的脚伤的这么重,至少需要几天的静养。

“我背你!”

他不由分说的将她背在后背。

苏浅一惊,浑身触了电般的紧绷,脸上烫的厉害。

“大叔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可贺泽川没有要放下她的意思,迈开大长腿往门外走:“乖乖不要动,或者你想要我抱着你。”

苏浅闻言,瞬间就不动了,

趴在他后背上宽阔又结实,温暖又舒适。

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她心里仿佛有只小鹿般跳个不停。

走出电梯贺泽川依旧没有要放下她,苏浅忍不住问。

“大叔要带我去哪儿?”

“你需要几天静养,医院什么都不方便,我带你……回家。”他声音里带着诱惑,两只温暖的掌心在身后轻轻托住她。

苏浅刚放下的心又紧张,他虽然帮助了她但毕竟是个陌生人。

“谢谢你大叔,你在这里放我下来就好。”

“你不去我家,准备去哪儿?”

“……”

苏浅说不出话,她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

小丫头很瘦,身体很轻很软。

贺泽川背着她非常轻松,那背后的两团柔兔,绽放出丝丝电流传遍全身。

他的耳根渐渐发红,一阵口干舌燥。

昨晚小丫头要是没跑,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开吃。

可现在她一口一个‘大叔’,让他怎样还能下的去手?

将苏浅放在副驾驶,亲手为她系上安全带。

“你乖乖的,不许动,要对你做什么,昨晚什么都做了。”

他的口气带着命令的味道,苏浅在他眼神胁迫下只能下意识点头。

貌似他说的有点道理。

她本不是唯命是从的人,可现在无法选择,自己逃婚,贺家和白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要是被抓回去,这辈子就完了。

所以她宁愿和这位大叔呆在一起。

车子驶上公路,车窗外又下起了雨。

苏浅大病初愈,摇摇晃晃很快又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她在一间陌生的奢华房间里。

巨大柔、软的床,暖色的吊灯,以及精美的窗帘……

苏浅愣了愣,才想起这里应该是大叔的家。

她起身从床上下来,脚踝还有丝丝阵痛,但比一开始好了很多。

一瘸一拐的过去打开门,门外的走廊上光线有些昏暗,远远的看见一道身影站在那里。

“大叔?”

那道身影走近,是一位年过半百的男人,不是大叔。

“太太,您醒了?”

太太?

苏浅心里咯噔一声。

“这里是哪儿?”

“这里是二爷在空城郊外的别墅,我是二爷的管家,太太可以叫我阿祥,也可以叫我祥叔。”祥叔的脸上带着温和笑容。

眼前的女孩真漂亮,和二爷的相貌是如此般配,难怪二爷会喜欢这个女孩。

苏浅听见‘二爷’两个字,脸色瞬间惨白。

在空城,能被人称作‘二爷’的,只有贺家二少爷贺泽川!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