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大叔超暖甜

第四章 人家根本就没有担心她逃走

自己明明上的是大叔的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大叔出卖了她?

苏浅心里五味杂陈。

她真傻,贺家在空城只手遮天,她居然会有别人会收留她的想法!

她不怪大叔,大叔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面对贺家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怪只怪她自己太蠢,居然会相信有人愿意无私的帮助她。

看见苏浅眼睛里的泪光,祥叔声音放轻了一点。“

太太,二爷吩咐了,让您好好休息,我去叫人将晚餐送到您的房间。”

见祥叔要走,苏浅急忙叫住他。

“祥叔,贺泽川在哪儿?”

她想找贺泽川说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他要娶的人。

“二爷有事在忙,这两天可能不在家。”

……

这两天因为结婚,贺泽川耽误了太多事情。

他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将所有事情处理完。

那高大挺拔的身影,隐隐中带着几许疲惫。

驾车回到空城郊外的半岛湾别墅。

走进客厅的时候,贺泽川随手将脱下的西装丢给祥叔。

“她睡了?”

祥叔知道二爷真正要问的,是太太有没有听话。

他恭敬道。

“按照二爷您的吩咐,让营养师专门为太太调配了食物,太太饭量很好,吃的……不少!”祥叔抬头看了眼贺泽川,见对方没有不悦,继续道。

“法国Noble大师私人订制的服装已经为太太送过去,按照二爷您的吩咐,太太最喜欢的那款游戏,也已经联系客服,将太太的游戏账号装备爆率上调了百分之五十,升级经验减少百分之五十,为了不让太太发现,并没有直接帮太太充值,但是赠送了全服独一无二的大礼包……“

贺泽川点点头。

他调查过,苏浅在白家不受待见,平时学习之余,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打游戏。

还有她平时伙食不是很好,造成了她身体很瘦,也养成了她对食物的执念。

既然她喜欢玩游戏,那就玩好了,既然她喜欢吃,就将她养的白白胖胖,将来一定更漂亮。

抬脚踏上二楼,房间里没有开灯。

苏浅卷缩在大床的一个角落,手机屏幕还开着游戏,照亮她沉睡的稚嫩小脸。

她面色苍白,长睫卷起微微颤动,贺泽川只是脚步稍微重了一点,她浑身触电般的一抖,紧紧抓住被单,看上去好没有安全感。

贺泽川不自觉的放轻脚步,来到她身边,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在那里因为身体太虚出了一层虚汗。

贺泽川拿出纸巾轻轻为她擦干,忽然看见她敞开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

他的喉结剧烈滚动了一下。

每次碰到她,都会克制不住自己。

他低头,冰凉的薄唇落在她的唇瓣。

好软,好甜!

苏浅梦中似乎很不情愿,蹙着纤细的眉,将小脸转向了一边。

“贺泽川,你又老又丑谁要嫁给你……”

睡梦中的她很是对他抵制,贺泽川柔和的眸心闪过一抹阴冷。

臭老头?

她就那么在意他的年龄?

如果换了旁人他一定会一巴掌拍死这个女人。

可她是他过了门的小妻子,曾经……

日子还长,他心里忽然有了一股想要征服她的谷望。

……

“祥叔,你说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年轻的小鲜肉?”

“二爷,您本来就很年轻!”

祥叔永远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二爷这是为了小太太在意自己的年龄了。

贺泽川盯着镜子里的那张俊脸,五官立体,轮廓清晰,修长的眉,漆黑的眸……

“从今天开始,造型师要换一换了。”他突然道。

“不知道二爷想要哪一位造型师?”

“时下最红的小鲜肉是谁,就要他的造型师。”

“好的,我这就去给您办!”

贺泽川离开别墅之前,又对祥叔道:“今天太太的脚伤可能会好,如果她要做什么事,都由着她。”

“好的二爷!”

……

清晨。

苏浅发现枕边残留着一股熟悉的气息,淡淡的带着清新味道,隐隐中有点熟悉!

她蹙眉想了很久,不就是大叔身上的味道吗,昨晚他来过?

苏浅随即想,大叔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贺泽川的地盘!

她下了床发现脚已经不痛了,洗漱过后,第一次离开这间房。

贺泽川的别墅很大,皇宫一样走廊交错,她兜兜转转差点就迷路了,好不容易向女佣问清楚,下了一楼,祥叔独自一个人站在巨大奢华的客厅。

“太太,早!”

祥叔双手交叉在身前,微微弯腰微笑。

苏浅脸上微微红了红。

她才十八岁,被人这样叫做‘太太’,心里很是难为情。

但她现在的身份却无从去反驳。

“祥叔,贺泽川回来了吗?”苏浅小声问。

她要对他说清楚自己不是白珍珍。

“二爷昨晚回来了,今天凌晨又离开了。”

祥叔嘴角笑容更深,果然不出二爷的预料。

可爱的小太太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二爷要的是白珍珍呢!

那种女人,二爷怎么可能会喜欢。

“那他什么时候再回来?”

“这个要看二爷的心情。”

苏浅有些失望,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了,而她却睡着了。

但这时候心里又莫名的松了口气。

传言贺泽川性格乖张跋扈,她对他说自己不是他的妻子,会不会将他激怒?

万一他要对她怎么样,这里连个人知道也没有!

苏浅低头沉默。

可是,谁又能帮到她?

祥叔见苏浅沉默着不说话,温和道。

“太太,早餐已经为您准备好,您需要用餐吗?”

“不用了。”

苏浅急忙摆手。

什么东西吃的太多也不好吃了,这几天每吨不是海鲜就是肉蛋,她有点抗不住了。

祥叔也没有勉强,拿出一个精美的双肩包递给她。

“太太,二爷吩咐了,您要是出门,必须背上这个。”

“是什么?”

“里面是您出门必须带上的东西。”

苏浅诧异接到手里,正要拉开包包拉链,祥叔笑道。

“太太,时间不早了,二爷回来您就出不去了。”

苏浅一紧张,急忙将双肩包背在身上,走出了很远,回头看去也没有人来追她。

原来,她离开这里是这么容易!

亏她前几天还悄悄逃走,甚至扭伤了脚。

人家贺二爷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她以为,她需要逃离。

现在才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有担心她逃走。

在路边搭了计程车去往市区,苏浅在车子上打开双肩包,里面最显眼的是一张大红色的卡片。

拿出来一看,她愣在那里!

那是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

贺泽川允许她去上大学?

传言贺泽川心狠手辣,从未将任何女人当做人看,可现在为什么又会允许她继续完成学业?

苏浅翻动背包,里面还有一叠厚厚的钞票至少好几万,还有纸巾、化妆盒、饮料,消炎药……

甚至,苏浅在角落里发现一包姨妈巾。

姨妈巾……

有些哭笑不得,连这种东西……他都给她准备好了!

这样的贺泽川也太暖了吧!

和传言里的一点也不相符。

会不会别人都弄错了,他根本就不是那么坏的一个人!

苏浅心里升起了一丝暖意,随即又想,不管他这个人是好是坏也都不关她的事,他要的是白珍珍,所以这些东西也都不属于她。

将包里那张通知书拿出来,剩下的东西原封不动的放回去。

刚刚她只是顺着祥叔的话,下意识就逃出来了,下了车子之后,她忽然想起自己不知道该去哪里!

过几天才是开学的日子,贺泽川那边她只需要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家,去和他当面说清楚将这个包还回去,从此两不相欠!

最后苏浅决定,找一个酒店先住下来再说。

刚走进酒店,苏浅便看见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是大表姐白珍珍!

一位西装笔挺的年轻男人搂着白珍珍的小蛮腰,前台在给她们登记,那男人贴在她耳边说些什么,白珍珍不时发出娇笑,花枝乱颤的,一副其乐融融。

苏浅咬咬嘴唇,并不打算问白珍珍为什么要逃婚,正要悄悄地离开换一家酒店,白珍珍却发现了她。

“苏浅,你怎么会在这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