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大叔超暖甜

第五章 小妻子应该不会嫌弃他老了

既然被发现,苏浅不能装作没看见了。

“大表姐,有事吗?”

“我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白珍珍脸上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与鄙夷,言语绰绰逼人!

苏浅心里有了火气,也没什么好脸色给她,直接就顶了回去。

“我在哪里还用向你汇报?”

白珍珍想不到今天苏浅居然敢顶嘴,从小到大,这个死丫头哪一次不是乖乖给她欺负!

一股怒气顿时压制不住!

“你现在可是贺家的儿媳妇,虽然贺泽川不怎么样,但是贺家的颜面总是要顾忌一下,你怎么可以还是这么不要脸,这是要和那个野男人开房吗,要是被贺泽川知道是不是想要害死爸妈?”

“原来在大表姐的观念里,来酒店就一定要有男人,怪不得大表姐经常来酒店了,这位先生,今天是大表姐在这个月第五次来酒店了,不知道您陪她来了几次,大表姐可矜贵了,您一定要照顾好她呀!”

后面半句苏浅是对白珍珍身边的男人说的。

在白家,她每次被白珍珍两姐妹欺负的时候,舅舅、舅妈都会假装看不见,哪一次她敢顶嘴舅妈就会立刻会跳出来指责她。

但这一次苏浅不打算再忍,她反正不打算回白家了。

男人再看向白珍珍的眼底,已经出现了嫌恶。

白珍珍脸色骤变,刚刚苏浅的话纯属瞎掰,根本就是污蔑。

这个男人可是贺家三少爷贺庆丰,是她遇见最有钱有势的男人,刚刚在白家为她下了聘礼的未婚夫!

“庆丰,你别听她乱说……”白珍珍对贺庆丰解释。

“哎呀,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大表姐,这位先生,您可千万别信啊!”

苏浅连忙改口,虽然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

既然白珍珍污蔑她,她也只能昧着良心污蔑回去!

男人浓眉蹙成一团,冷冷盯着白珍珍。

“白小姐,我还有点事,改天再约。”

白珍珍见他往酒店外走,心里真的慌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死气沉沉的苏浅,今天居然这么牙尖嘴利她咬牙切齿:“苏浅,真有你的,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落,急忙追出去,换上一副委屈模样:“贺少等等……你听我说……”

苏浅目送白珍珍离去,抿了抿唇,也转身离开酒店。

白珍珍要是追不上那个男人,以她以往的作风,吃了亏肯定会带着一群人讨回来,而自己只有一副小身板儿……

苏浅想到这里,加快脚步。

……

贺泽川注视助理传过来的视频,漆黑的眸心里隐藏着笑意。

最后看见小丫头屁颠颠的逃离酒店,他终于忍不住勾起好看的唇角。

机灵的小东西!

居然这么厉害,看来老三这次一定失算了!

“先生,您的发型做好了。”

新来的美女造型师注视镜子里的男人,心脏频频直跳。

这是她见过最完美的男人,无论什么造型都能帅到一塌糊涂,特别是那双迷人的丹凤眼,简直就是所有女人的梦!

她几乎用尽了所有手段也难以改变他丝毫气质,也许这就是颜值到了一个顶峰的表现吧!

贺泽川注意力完全在手机里的视频上,心情极好,优雅抬手对一旁的助理示意。

“给造型师的奖金翻倍。”

“好的,二爷!”

造型师随着助理出去了,贺泽川这才抬眸,看向镜子里的发型。

嗯,不错!

小妻子应该不会嫌弃他老了。

苏浅还没有来得及找到下一间酒店,天空忽然落下了豆大的雨点,她急急忙忙跟着人群跑到一间咖啡厅门外的廊檐下避雨。

虽然跑的够快,白色的裙子还是难免被雨水打湿,粉红色的肌肤透过单薄的面料若隐若现,她红着脸将双肩包抱在匈前挡住某个傲人的地方。

盯着廊檐上滴落的雨水,出神的时候,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将她惊醒。

银灰色的轿车上走下来几个年轻男人,径直走了过来。

苏浅左看右看,他们盯着的正是自己。

“有事?”

她刚出声,一个巴掌狠狠落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直抽的她双眼冒着火星,尖锐的男声道。

“偷了我们老板的钱,跟我们回去。”

几个男人架住她往那辆车子前拖,两条手臂都快被捏断了。

苏浅大声解释:“你们弄错了,我没有偷钱!”

可他们根本就不由分说。

苏浅反应过来,偷钱只是借口,他们只是要绑架她。

她对着路边的人群大声喊:“救命,我不认识这几个人……”

路边避雨的人早就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快速围过来,将几个绑匪围在中间,有人开始质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话好好说,真偷了你们老板的钱也应该报警,怎么能当街抓人?”

“是啊是啊,快点放了小姑娘吧,凡是总是要有个证据!”

几个绑匪脸色变了,但还是抓住苏浅不放,路人也怒了,开始对他们推拉,也不知是谁碰了苏浅一下,她手里的双肩包滑落在地上。

一大叠红色的钞票从那拉链口滑出来,一瞬间所有人都屏主呼吸。

“快看吧,一个小姑娘出门怎么可能带这么多现金,还说不是偷的!”

路人们下意识散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个绑匪趁机将苏浅拖进车子里,呯地一声关上门。

苏浅吓的大声哭喊,用脚去踢车门,一个绑匪抓住她就是一巴掌。

“老实点,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不知道?”

苏浅停止了哭。

她一向与人为善,很少得罪什么人,要说得罪……

她一下想起大表姐白珍珍!

白珍珍刚刚在她手上吃了亏,可是……也不至于绑架她啊!

“求求你们放了我……呜呜……我老公是贺泽川,你们要多少钱他都会给你们……呜呜……”

面对几个强壮的绑匪,苏浅只能哭着求饶。

那个绑匪冷笑:“老公?你确定不是他让我们绑架你?”

苏浅脸色一瞬苍白,她想起了那个传言。

贺泽川的三任未婚妻,还没过门就死了!

加入书架